老朽今年三十八

近代史基情挖掘机器/APH红色同志半隐退/家道中落的文手,乱涂乱画(基本私设的都欢迎抱人设呀!),爱好唱歌。

【原创】心跳同步的时光 1(苏中有,战争,器官捐献梗)

(我与你的相遇 是那么偶然)

  “金元帐,我的枪在哪儿?”王耀蹑手蹑脚地推开病房的门。

  “我这里有一把弓,你那种热兵器早就该淘汰了。”金蒙拨了拨毡帽下跑出来散乱的刘海,将打磨尖利的铁头箭搭在弓上。

  “你个老古董。”王耀头也没回,金蒙知道他肯定在翻白眼,“等里面的人一醒,我们就冲上去按住他。”

  “老天,我说过我们应该带张地图来的。”金蒙靠在墙壁上,“我们就不能去问个路吗?就不能稍微友好那么一点点吗?”

  “我说过我不应该带你来的。”王耀说着,发现金蒙脸色从平常变得有些许难看,透着黑色,他低头一看,发现影子多出了一截。王耀一回头,一个高大的苏//联军人立在他面前,他看不清这家伙的表情,总之绝对没什么好事。

  “金元帐——”王耀转身往离他一米开外的金蒙跑去,不过可惜的是他一下子就被抓住了,看起来居然十分轻而易举的,“姓金的老子白养你了!你还是不是我徒弟!”

(你面上的笑容 铭记着到现在)

  “放开我师父!”金蒙怒不可遏地弯弓搭箭,用最大的力气射出一箭,那家伙一把抓起墙角憩息着的被遗忘了的枪,用枪柄打棒球似的弹了回去。

  “金元帐你玩什么过家家!拿我的枪,过来!”王耀挣扎着抬头,猛然看见他很奇怪地笑着,“噫。”

(虽然我还不能 与你交谈)

  “啊,太好啦!”戴着眼镜的澳//门//军//医兴奋地喊着,“那么这样,他就可以做到重新说话等等其他事情啦!”

  “你简直不知道在这荒郊野外找到一颗捐赠的健康心脏是多么不容易!”

  金蒙似懂非懂地点着头,看着躺在病床上带着氧气罩昏死过去的王耀。

(有许多想说的话 该如何传达)

  “王濠镜,这心脏哪儿来的?”金蒙放下电话。

  “哦,是苏//联//烈//士自愿捐赠的。”

  “王耀知道会很开心的。”金蒙难得地笑了一会儿,“他微小的生命也许获得了伟大的重生。”


注意。括号里是歌词,金蒙是金元帐的昵称,即蒙//古。

tbc

评论(2)
热度(6)

© 老朽今年三十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