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朽今年三十八

近代史基情挖掘机器/APH红色同志半隐退/家道中落的文手,乱涂乱画(基本私设的都欢迎抱人设呀!),爱好唱歌。

【all耀/妹控组】吾将前行!(11)

吾将前行进入正轨我很高兴!大家请不要嫌弃我!

百度那边我绝对不同步了,因为都沉下去了。

所以这里寄予了我的希望啊!!来交流一下剧情吧(点烟)


——

Chapter11 10%金蓝色(勘微寻迹)

  不一会儿,贝瓦尔德回来了。

  “没有人接,通话切断后电话卡还弹出来了。”贝瓦用他低沉的嗓音讲故事一般,“我还在楼下看到一个怪人。”

  “什么?!”亚瑟吓得一下子把红茶抖了出来,冒着稀拉拉的热气的茶全撒在他手上。

  “穿着我们学校的校服,拖着一根棒球棒,带着棒球手套拿着棒球,戴着头盔。”贝瓦说,“棒子拖在地上很吵,不然我也不会注意到那边有个人。”

  “是老师吗?!是老师吗?!不是的话——”

  “一定是‘那个’!”他们异口同声地说道,二十四个人的声音格外响亮。

  “瑞先生……为什么不捉住他?”艾斯兰抱紧了海鹉,“放掉他不就是纵容他吗……?”

  “对呀!贝瓦明明可以一拳暴击,对吧?”丁马克夸张地挥舞着拳头,“阿冰说得对啦!”

  “丹先生……瑞桑……”

  贝瓦尔德依旧用那张可怕的脸看着他们叽叽喳喳,却是一句话也不说。

  “不对,他为什么见到瑞桑不去袭击呢?”王耀说,“他不是逢人就打吗?怎么会这么奇怪呢?”

  “没有,他可能是避着我走,被我看了一眼然后就加快了脚步。”贝瓦说。

  “啊……原来是这样吗?”

  “大家……报敬言吧……”莱维斯缩在角落里抖个不停,“事情好像越来越可怕了……”

  “糟糕。”路德维希脸色一变,“我的钥匙,不见了。”

  “什么钥匙?!”罗维诺冲过去问他,“土豆混蛋你要是把大门钥匙弄丢了我就宰了你!”

  “VE……pasta、pasta。”费里西安诺在他身后喃喃着。

  “你的钥匙不是放在你腰带那儿吗?怎么可能弄丢,你被扒裤子了不成?”伊丽莎白说。

  “我今天根本没有系腰带!我这裤子没有腰带扣!”路德维希急了,“现在我的口袋什么也没有了!难道是‘那个’?不可能!我们这么多人是不可能混进来的!”

  “嘿,我就知道。”伊丽莎白一脸成熟女性的笑容,“我这儿有备用……啊!”

  “注册表、本子、纸巾、帽子、书……”她清点着,希望发生些什么奇迹,“我的钥匙也不见了!!”

  恰巧的是,刺耳的放学铃声长驱直入绝望的人们的耳膜,不停地敲打着,仿佛就在催促他们“该下班了”!随着伊丽莎白的脸色逐渐变成复杂的颜色,就连调色盘也无法调出的。太阳嘲笑他们似的爬下了山。

  “所以……我们回不去了。”海格力斯半躺在办公椅上,一办公室的人齐刷刷地看向那个随时都可能被睡意主导意识的家伙。

  和他一针见血的话语。

  “不要紧,学校的教师公寓是不锁门的。”贝瓦尔德把帽子扣在扑过来哭号的丁马克头上,以至于挡住他整个面部,“只有独立的房间拥有门锁,不过有些已经坏了。不介意我们求救之后在那儿休息算了。”

  “哦,对。”亚瑟说,“不在本市居住和生活的老师都可以住在公寓里。”

  “可是学校没有给我们分房间咧。”王耀说,“没办法我们在这儿都有家……而这儿住宿的老师是少之又少。”


评论(2)
热度(7)

© 老朽今年三十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