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耀/妹控组】吾将前行!(10)

Chapter11 10%黑色(丢失在此)

  “是用吾辈丢失的手机发送的。”瓦修和除了他剩下的十人、留守本部的十二人这么解释道。“吾辈想,可能就是几天前那个可恶的家伙所为!”

  “啊,我记得……我记得,我在上课的时候看到了……”亚瑟低着头说,“瓦修的手机一副落在讲台的样子,等我回头关电脑时,它就不见了。”

  那天。

  “爱德华你下次不要再说你们家那边的方言了!”亚瑟有点生气地敲着讲台,他背对着藏匿在四块折叠黑板后的电脑,“不要说同学听不懂,连我都听不懂啊!”

  “怎么会呢,我可是下一届的北区欠人才呐。”爱德华镇定地举起了一本教科书护在头顶,预防着亚瑟随时扔出来的粉笔,并且华丽丽地无视了一旁不知道什么表情的五人组。

  “Time is life(时间就是生命)!”亚瑟戳了一下电脑屏幕使课件翻页,“If you finish early,you can go home(如果你完成得早,你就可以回家了)!”

  “为什么没人追究补课的只有我们几个呢?”诺威在一旁用手撑着头说。

  “你离我远点,拜托了。”王嘉龙抬起脚踢开凳子。

  “你也是。”诺威隔着王嘉龙踢开丁马克。

  “两位同学请听课,谢谢。”亚瑟又翻了一页,“那么,谁来告诉我……What time do you take a shower?(你什么时候洗澡)”

  “today?(今天)”王嘉龙一嘴巴的粤式英语。

  “去漱漱口,Please.”诺威扔过去一本关于如何学好英语的教材,“挪//威语比你这个好听多了。哦,不,是美妙动听。你这是哪门子的混血语言?”

  亚瑟半推半就地上完了课,一脸忍无可忍地无视了一个角落平息另一个角落又会沸腾起的学生们。

  他一抬手,在课本旁发现了一部规规矩矩地躺着的手机,似乎正在呼唤着亚瑟靠近。

“请问这是谁的?或者有同学知道是哪位老师落下的吗?”亚瑟拿起来朝他们晃了晃。

  “老师……是茨温利老师的。”艾斯兰把座位上正在叽叽喳喳叫喊的海鹉重新抱起来。

  “哦,对。”亚瑟把手机翻过来,背面贴着一张瑞//士//国//旗的贴纸,“我白痴了,sorry。” 

“那下课。”亚瑟转身去拉黑板,“回家注意安全。”

  手机,不翼而飞了。

“大概就是这样……你们有什么办法吗?”

“不可能……”路德维希说,“一回头就不见了?”

“听起来更像,”亚瑟说,“天方夜谭。”

“不会的,吾辈的手机里有定位系统。”瓦修推开并排疑惑的两人,“肯定是一个鬼迷心窍的家伙在暗中戏弄我们罢了!你们可以试试拨打吾辈的电话,既然可以发短信就可以接收电话!‘那个’一定还没有扔掉吾辈的手机卡!”他越说越坚定,众人仰视着振振有词的瓦修,仿佛看到了光明。

“对对对,快用手机打一遍。”丁马克说。

“不可以,”诺威把他怼到一边,“既然是茨温利老师的手机,应该会存储着大家的手机号,到时候‘那个’一看到备注名,就可以视而不见或者直接挂掉了。”

“学校里有公共电话,我去打。”贝瓦尔德开门走了出去。

“没事的……瑞桑可是很厉害的!”提诺目送着贝瓦尔德虎虎生威地踏步走了出去。

“是啊是啊,贝瓦很厉害的。”丁马克自豪地扬起了头,“哼哼哼,一定会把‘那个’撂倒后打晕扛回来的!”

“不对……有点不正常。”王耀说。

“怎么了?”

“我们在凯尔旁边发现了一个油漆刷上去的字母和数字……”

“对。”路德维希说,“而且还发现了一支沾满油漆的圆珠笔,‘那个’应该是用笔写了什么……不过不是那些字母数字,那是用刷子刷上去的。”

“老师!老师!”爱德华小跑着推开门,大声地报告着,“柯克兰已经送去医院了,还有气。不过……我们在凯尔背上发现了一张纸条。”

“写了啥?”

“没有什么……就是一个数字,23。”

“哦,对了,凯尔身边是否有油漆刷的文字与字母?”

“有、有的!”

“刷的是什么?”

“A和1。”

评论
热度(5)
< >
placed under house arrest/微博@老朽今年三十八
< >
© 老朽今年三十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