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路组】河岸Chapter1

◇说明,文中有关抑郁症。并不是一篇正常文章,并提到部分屈辱史。慎入。

◇这本身就是一个抑郁症患者的独白……我想了很久,大概终于可以把它写出来了。来吧,也请你们看看一个抑郁症患者的文笔是怎么样的。

 

 

 

就在那河之岸古老的河流在你眼中流淌

冲刷掉河岸边的尘与土请你紧紧地贴近那河水

此时河水便助你视听独自来到那河的边缘

石头一般坠入河之中河水寒冷彻骨

缘何我独自来到这河之岸

哦,上帝,我知道万物如何在河水深处被撕碎

但我并不明了,为何我要踏上如此征程

就在那河之岸

哦,上帝,我知道万物如何在河水深处被撕碎

但我并不明了,为何我要踏上如此征程

就在那河之岸

                      ——《Riverside》

 

Chapter one

  “跟我走吧。”

  “跟我走吧。”

  “你为什么还要执迷不悟地留在这里?告诉我,这里只有炮火,杀红了眼的敌人像畜生一般,哪怕你只是无辜的过路人,也会被轰成这么一点点的渣滓。”

  “……不忘归乡,不忘归国,不忘归根。”浑身血污的人从地上爬起来,与他平视,眼睛里透出的是坚定和希望的光芒,“你不也是吗?这么一点点。”

  “那是以前的事情了。”

  “嗯,他们屠杀我们的人民,抢占了我们的土地,用各种武器轰塌我们的家园……使之成为废墟……我们,在他们的眼里什么都不是的家伙,也沦为未来的亡国奴。”他转过头来面向阳光,一滴晶莹的泪水从他的脸庞上划过,划过那些伤口,甚至还往外慢慢地渗着血,阳光把它们照的明亮。

  “可那是……未来呀。我也是不明白……区区一倭寇,不足我四分之一,却可残害了我足足有四分之二。”他说着,也不知不觉地颤抖起来,“会的。我会的。把那一刀补回去。”

  “海对面的那些家伙呢?”

  “嘘。”

  “不忘归乡。”

  “不忘归国。”

  “不忘归根。”

  “我会和你一直活下去。”

  他将满腹的仇恨变成了一个微笑。

  并不是什么壮丽的誓言,这个时候,凯撒的瞳孔里倒映着他的身影,那枚扣在穿了几个孔的墨绿色布军服上的等功勋章,不像金子般辉煌,也是普通的铁质,也在阳光下熠熠生辉。

  这天早上,凯撒已经从阳台到冰箱前来回踱步了几千次,把邻居海格寄样在这里的猫给兜晕了,小家伙正在不停地上下挥动肉爪子,并从喉咙里发出低沉的呜咽声,示意他停下无意义动作的脚步。

  “你怎么了?”坐在沙发上的高大的日//耳//曼人把书合了起来,“我从第一页到看完,你还在兜圈,你在干什么?”

  “噢,没什么。”凯撒一边走着一边应他。

  “你该去看医生,”日//耳//曼人把他从阳台晾衣架下扯回客厅,“亲爱的物理老师。”

  “去看什么医生?”

  “心理医生?或者神经科也是个不错的选择。你现在就跟发癔症一样。”

  “不,我不要。被人认出来会很丢人,我可不想第二天去上班被学生取笑这是个心理有病的老师,并且在这里光明正大地教书育人。”

  “医生们都很漂亮。”他不理会凯撒类似于垂死挣扎的闹脾气说辞,一把拽住他的后衣领就往玄关走,“本市的心理医生一般都是女医生。”

  “好的我去。”凯撒一副要跪的样子被日//耳//曼人牵着走了出门,“带路带路。”

  凯撒独自一人在服务台挂了号,默默地带着鄙视意味地瞥了一眼坐在椅子上等待他出来的家伙,也就是,让他一个人去看病,出来就跟他一起回家。没什么。

  凯撒顿时觉得自己被卖了一般,但是低头一看手里紧捏着的单子,再后悔再打滚跟他大义凛然地讲道理也是来不及的了。啊,他立刻想起了中//国的一首诗,“故园东望路漫漫”。他现在多么想回家,他现在觉得海格力斯那只猫其实也挺可爱的……

  “去啊你倒是,你怂了?”日//耳//曼人正襟危坐地花式嘲笑他,“回去会被费里看不起的。我相信你是个好爷爷。”

  “首先,他的好爷爷没有你这样的好朋友。”凯撒留给他一个潇洒的背影,自己就好像要去奔赴前线一样雄赳赳、气昂昂地走进了医院走廊。

  在凯撒处于一种迷路状态的时候,他听见了车轮的滚动声,闻到了消毒水的味道,他感觉他要崩溃了。

  “啊,老师好。”

  “你谁啊你?”凯撒用了一种极不体现文化水平的语言将属于陌生人的问候怼了回去。

  “你是王嘉龙的物理老师……?”穿着白大褂的人手里拿着个水杯,看样子是个出来休息的医生,“我是他家长。”

  “哎呀,那小子怎么会有这么漂亮的妈妈。”凯撒的心理状态在短时间内发生了许多微妙的变化,“你好我是他物理老师,瓦尔加斯。”

  医生看了一眼他后,没有理会凯撒,自顾自地走进了诊室。

  可能是自己说了什么不该说的,或者是他不爱听的话吧。凯撒暗自说了声可惜,就接着开始了他遥远无期的寻找诊室之旅。

  从走廊另一头走出来一个人,视力检测优良成绩的凯撒一眼就认出来了。

  “路德维希!你好!请问201诊室在哪里?”

  “工//口老头,你面前就是。”路德维希面无表情地打开对面202诊室的门,对他说了一句极简的回答后,把门重重地关上,回去干活儿去了,“另外,精神科在三楼,我有优惠券,要的话来找我。”

  啪。

  凯撒突然知道那个在学校上厕所像摔门一样的可恶家伙是谁了。

 


评论(5)
热度(9)
< >
露中不可逆/画画什么的我做不到!/微博@老朽今年三十八【注意!我发布的所有属于我本人的东西,都有它受到保护的权益,未经允许不能做出任何举动(包括转载、二次创作等)!严禁挂文!未经我的允许请不要擅自墙我的文和我的脑洞,以及我本人。】
< >
© 老朽今年三十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