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耀/妹控组】吾将前行 Chapter4

Chapter4 20%灰色

  “我们真正的大本营,果然还是在办公室啊。”王耀加快了脚步,但这丝毫不干涉他的发言,“或许……他不对我们进行攻击的原因,很可能是他‘惧怕’我们三人当中的某一个。”

  诺拉把视线放在了路德维希身上。的确,路德维希天天带着正经的面孔在这所学校出来进去,学生和老师们熟知他的性格,深知他的严厉,平日很少有人去惹他。除了和他判若两人的哥哥,大大咧咧地和他打招呼,整个人都是大大咧咧的,路德维希不以为然,也会很严肃地向哥哥的那只小黄鸟问好。

  “那我们得感谢路德维希先生。”王耀换了一副腔调,“无形之中保护了我们呐。”

  他们一路说着,途中又下起了大雨。路德维希走到办公室门前,伸手推了推某个房间的门。

  “王耀,像是有什么东西顶住了门。”他说道,“但是我们得进去躲雨。”

  “那是监控室。”王耀抬头看了一眼门牌。

  “监控室没人上班,为什么门会被堵住……啊!!”诺拉惊叫了出来。

  “怎么了?!”正在推敲的二人闻声看向柔弱的少女,那是寻找队伍中的主要指路人,而且诺拉·茨温利还是个女孩子。要是出了什么事,即使瓦修·茨温利平安无事地回来了以后看不到每天放在办公桌上的黄百合和便利贴留言他会忧郁起来。

  “哥哥……给我发短信了。”诺拉说。

  “这是……什么?德语?”王耀看得一头雾水,把手机递过去,“路德维希,考验你的时刻到了。”

  “瑞士人不应该是说法语或者意大利语吗?王耀你个东方人除了英语真的就什么外语都不懂了吗……”路德维希接过来,“你确定这是德语?!这分明是葡萄牙语好吗!”

  “什么啊,这分明怎么看都不像是葡萄牙语!”王耀反驳道,“当年在大学,有个家伙语言学不及格!”

  “你自己有个弟弟是澳//门人你居然不懂吗?”路德维希看起来很气愤地敲了一下王耀的头,力道并不重,反而有点像安抚生气的小宠物的意思,“搞不好是乱打的。”

  “哥哥不会平白无故用自己家里以外的语言和我交流的。”诺拉摇了摇头,一一否定了。

  “诺拉你这是急坏了……”安东尼奥把伞收好后,看见他们正在专心地讨论着什么,也把头伸了过来,“哎呀……居然没有猜到是西班牙语吗……算了,我这里有番茄哦!”

  王耀像罗维诺一样轻轻打了他一拳:“你怎么才来!你家那个水果牙人呢?”

  “这可不是西班牙语!”路德维希语气严肃地说。

  “我只是说你们没有猜到西班牙语,没有说这个是西班牙语呀。”安东尼奥笑了起来,“我哥他啊?貌似走得太慢了……可能去找王濠镜了吧。”

  “你这理所当然的语气是什么意思……”

  “要不我们给哥哥家打个电话吧!”诺拉绞尽脑汁终于想出了一个比较实际的方法。

  “瓦修先生家有座机吗?”路德维希问她。

  “是的,的确有。”诺拉点点头,“我也有一台,但是还是用哥哥的电话多一点。”

  王耀按照诺拉所说出来记忆中的那串数字,一个一个键地打了上去,按拨打键时还不忘重新核对一遍。

  “嘟——嘟——”

  电话唱着百年不变的旋律,一个节拍就揪一下这几个人的心。

  “啊,通了!通了!”王耀的眼睛捕捉到了刚刚画面上的字体和眼色稍纵即逝的转变,遇到什么好事似的高兴地说着。

  “是哥哥吗?”诺拉兴奋地凑过来,“哥哥他有用留言的习惯呢!”

  “您好,吾辈是黑塔中学教师组数学科成员,中级教师瓦修·茨温利。”

  电话那头还没等王耀开口询问,就先机械一般地说了起来。

  “什么?”王耀小声地嘀咕着。

  “这是哥哥用来工作的电话,他是不会用来闲聊的。”诺拉看着听得云里雾里的王耀,解释道,还不忘催促他询问瓦修的下落,“王老师……快说吧……”

  电话那边也十分有耐心地等待着王耀的发问,就像小男孩蹲在正在对食物细嚼慢咽的猫咪面前,温柔地等待它吃饱,然后不辞辛苦地把它抱回小窝。

  “请问,你是瓦修·茨温利本人吗?”王耀说。他在惊奇自己的声音居然一点也不抖。

  “……”

  对方是一阵沉默,以及机器的声音。

  


评论
热度(6)
< >
露中不可逆/画画什么的我做不到!/微博@老朽今年三十八【注意!我发布的所有属于我本人的东西,都有它受到保护的权益,未经允许不能做出任何举动(包括转载、二次创作等)!严禁挂文!未经我的允许请不要擅自墙我的文和我的脑洞,以及我本人。】
< >
© 老朽今年三十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