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朽今年三十八

近代史基情挖掘机器/APH红色同志半隐退/家道中落的文手,乱涂乱画(基本私设的都欢迎抱人设呀!),爱好唱歌。

【all耀】妈妈我再也不做历史老师啦 Chapter11

【世界视角】

  凯撒·瓦尔加斯是一名优秀的语文老师,他来自罗/马,和不是同一个科目的王耀老师十分友好(迷之前缘)。比起校长这个艰巨的任务,他还是比较愿意当一个默默无闻的园丁浇灌祖国的花朵。虽然上了年纪但是敬业的他依旧坚持完成他的教育事业,要把他的小孙子手把手教大成人,并且严厉打击一些作风不良的教师。

  “我在哪儿呢?我被扔到院子里,已变成一堆残破的碎片。但是我的记忆还在,我不会忘记的。”

  凯撒·瓦尔加斯在上课。

  凯撒·瓦尔加斯听见一声哨响,随机是几万匹飞驰的野马脚步交错的声音。

  凯撒·瓦尔加斯一回头,整个教室都空了。

  “……喂!”凯撒几乎要抓狂了,“起码尊重一下我好不好!!”

  “出来集合!!”日/耳/曼在操场吼了一句,看来刚刚那声哨子是他吹的。

  “怎、怎么可以这样!!”凯撒还很煽情地挤了几滴眼泪以表他的不满,如果可以,他现在就要冲出去把自己那颗受伤的心掏出来给罪魁祸首日/耳/曼看个清清楚楚。

  【我视角】

  “瓦尔加斯老师……我的妈!!”我推开门,看到这片狼藉吓了一跳,“这……这节是体育课吗?瓦尔加斯老师您什么时候调到那边去了?”

  不知道他受了什么刺激,好吧,又是一个亚瑟的食客吗?我们心目中那高大英俊的校长先生,此时此刻就颓废地趴在地上,我想他下一秒就要仰天长啸,或者来个动画片中的变身……所以我是不是应该先躲到一边去?

  “那个……”我试图把变身未果的校长先生拉起来,毕竟形象还是要的。

  可貌似一脸正直的瓦尔加斯先生不为所动,完全沉醉在自己的世界里。……天哪!他那个驾驶!不会是要唱歌了吧!虽然我不否认他的嗓子很不错,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听这个家伙唱歌,就像学生们老师们见到基尔伯特准备唱歌都纷纷用身上所携带的任何东西向他开炮。

  “哦,对了。”我忽然灵光一现,“王耀老师和瓦尔加斯同学在外面等你。”

  凯撒听闻,立马把头抬起来,用我迄今见过学校里最厉害的短跑健将的速度飞出了教室。我要是没有错过这学期的听力检查的话,那我应该听见了:校长先生一脸人类语言无法形容的表情,嘴里还用滑稽的语调说着:“我真是幸福呐~”

  我一定是困了。我敲了敲我自己的头。即使我前几天在走廊也听见了这人和费里西安诺一般人不能理解的对话,但帅气的我依旧坚持了选择性遗忘。

  “啊,我来干什么来着?”

  但是我已经忘记了,只记得一点点就是老王的确让我来找这个不着调的老头来着。

  然后我就抱怨了一句没趣,就原路返回了办公室。路上我遇到了托里斯,奇怪的是这个学校并没有严格地要求学生要把头发弄成什么什么样,所以这几天下来,学生们的发型花样也是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呢。

  托里斯把后面的头发卷着扎了起来,耳朵旁边留着长长的鬓发,他身上穿的校服外套里面,是一件我从来没有见过的带图案的白色T-shirt,上面画着桦树,还有一串我看不懂的立/陶/宛语。

  这个时候的托里斯,貌似很忙碌。

  他除了和我打了招呼以外,还把从脸色就可以看出来惊吓过度导致昏厥的莱维斯拖回教室,一旁的爱德华和上次那个抱着小狗的芬/兰学生正在讨论一些关于IT的东西。啊,那个凶神恶煞的瑞/典人不在小狗身边真是意外的事情。

  “老师好,我叫提诺。”他笑着跟我问好。

  “二班这节是体育课呀。”我低头看了一眼貌似即将夭折的莱维斯,“那个……‘花鸡蛋’和你的朋友呢?”

  “花鸡蛋吗?应该是在瑞桑那边。估计瑞桑又在帮忙吧!礼堂那边今晚好像要开会呢……”提诺这么说。

  “开会吗?我怎么不知道?”

  “我们班有小道消息站,”爱德华跟我解释,“老师你们办公室就没有吗?”

  “我正要回去呢。”

  “老师再见。”

  我和他们说了一会儿话以后,朝办公室的方向走去,只留给他们一个意义不明的背影。

  “哎——呀——!”

  我打开办公室的门以后,又是一声尖叫。


评论
热度(14)

© 老朽今年三十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