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妹控组/all耀】吾将前行(略黑暗向) Chapter2

Chapter2

  “喂,马修!”阿尔弗雷德一个健步冲上去拍了拍马修的脸,“晕过去了?”

  “他怎么了?”王耀看着倒在地上的,前几分钟刚刚给他打过电话让他过来的图书馆管理员。看起来是的,他的上方有一台红漆的电话,话筒还没有来得及挂上。

  “路德维希,你撩开窗帘时有看到马修吗?”王耀回头问那个原本站在门外因为惊叫声而进来查看的男人,“或者,你今年有去参加学校的教师体检吗?里面有视力检查。”

  “看到了我会跟你说的。”路德维希抬手绑好无精打采的窗帘,“以及,我很健康。”

  “这一点我们都知道。”王耀一边与他谈话一边侧着头听马修的心跳,“他还活着。快点!阿尔,打电话了吗?”

  “什么电话?”被点到名的阿尔正在专心致志地观察着马修的反应。

  “打了。”亚瑟从容地举起了电话,“笨蛋,当然是医院的电话。”

  “话说,马修怎么跑这里来了。”王耀说,“今天图书管理员休假。”

  “我们不应该先为马修只是晕过去而庆祝或者开心一分钟吗?”阿尔露出了他那比太阳还要灿烂的笑容,美//国//人的牙齿很健康。

  “资料完好。”路德维希检查完一遍后,放心地关掉了电脑,“看来他的目标不是资料,难道仅仅是冲着马修来的?”

  “不会的,马修的交际还没坏到那种程度。”阿尔很自信地说,“就像hero我。”

  “搞不好就是因为你。”亚瑟眉头紧锁,站起来抢过话题,“别忘了啊,你们可是长得很像的!不知道马修性格的人完完全全会混淆你们!”

  “啊……对……”

  正当他们还在疑惑不解为什么马修会晕倒在这里的时候,门外响起了一阵十分急促的脚步声,还有几声模糊的呼唤,朝他们这里袭来。

  “大哥!”

  “嘉龙?”王耀反射条件性地应答。

  “大哥,你没事吧?”王嘉龙推开虚掩着的门。

  “怎么了?”王耀问。

  “没事就好……”王嘉龙停下来喘了几口气,似乎想起来什么似的,扭头喊了一句,“濠镜,你慢点吧!大哥他没事!”

  “瓦修老师呢?”路德维希打开隔壁办公室的门,里面只有诺拉一个人在对着一台罢工了的打印机,瓦修却不见了踪影。

  “哥哥他啊,工作到一半的时候打印机坏掉了,”诺拉回想着,“哥哥说要去找教务处的老师借用一下他们那里的打印机。”

  除了陪晕倒的马修去医院的阿尔,剩下的几个人听完这句话后,目光不约而同地投向了一楼尽头的,标着“教务处”三个字,门却是紧锁着的那个角落。

  路德维希瞳孔放大,几乎是呐喊出来的:“白痴!教务处早就休息了!起码要一个月后才能上班!现在……现在除了我们这里谁也没有!”

  王耀突然流起了冷汗,他感觉像是有条蛇爬上了他的后背,颤抖着开口:“不对,今天人还没有来齐。”

  “王耀,我,阿尔,路德维希,瓦修。”亚瑟说着,从口袋掏出一张表,清点着人数,“今天没有签到的老师是……基尔伯特,伊丽莎白,安东尼奥和他哥哥佩德罗名字超长反正我就只记得后面两个字的,梭罗。帮助工作的学生到了的是王嘉龙和王濠镜,诺拉,托里斯和爱德华。没有来的是……莱维斯和伊万。没来真是太好了。”

  “哥哥那个家伙……”路德维希一听到“基尔伯特”这四个字,胃立刻开始绞痛。

  “但是我比较关注那两个没来的发生了什么……”亚瑟扶着额头把纸折好放回去。

  “那瓦修呢?不会真的在……那里吧。像马修一样?”路德维希瞥了一眼那可怖的黑暗。

  “不会吧……哥哥大人不是朝那个方向走的。”诺拉打断了他们的臆想,“他顺着车棚,经过那棵红花羊蹄甲,朝学校门口那边去了。”

  “瓦修他应该知道教务处不上班,所以去找人开门了吗?”王耀说出了他的猜想。

  “应该是的。”诺拉点点头。

  “那这样,你们留在这里。佩德罗和安东尼奥来了之后,濠镜你们就去看看教务处,现在先不要动。”王耀对他们说道,“诺拉,你带我去瓦修走过的路线,我们去找找他。”

  “万一你也遇到危险怎么办?”亚瑟挂掉电话,“阿尔说马修没事了,是被人用钝器打晕的。马修清醒的时候,也就是被袭击之前,吃过一种食物——瑞士卷。”

  “如果我两个小时后还没有回来,你们就去告诉校长,让他来。”

  “校长……?他来了更乱吧。”

  “等等,佩德罗和安东尼奥来了的话,就可以了。至于你和诺拉,不安全。”路德维希拉住准备离开的王耀,“王耀,我跟你去。”

  “把伞拿上。”亚瑟对他们嘱咐道,“快些回来!祝你们旅途平安。”

  “你们千万不要独自行动!学校的门已经锁住了,只能从外面开,我们在里面,不到我们下班的点是绝对不会开门的。”王耀有重复了一遍,“万不得已一定要集体行动!攻击者应该还在我们这里!”

  “也就是说,我们只能在里面,外面的人也可以进来。”

  “王港王澳,我们先进办公室。哪儿也不要去,我打个电话给缺席老师。我们人太少,不安全。”亚瑟和两个学生在办公室里,为安全起见他把门关上了。然后掏出签到表和手机开始联系老师。

  门外突然响起了轻微的敲门声,如果不努力去听根本听不到。

  “嘉龙,我去看看。”王濠镜朝窗那边走过去,还没等他撩开窗帘一探究竟,门外的人小声地说:“请问有人在吗?”

  “托里斯?!”

tbc

评论
热度(10)
< >
露中不可逆/画画什么的我做不到!/微博@老朽今年三十八【注意!我发布的所有属于我本人的东西,都有它受到保护的权益,未经允许不能做出任何举动(包括转载、二次创作等)!严禁挂文!未经我的允许请不要擅自墙我的文和我的脑洞,以及我本人。】
< >
© 老朽今年三十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