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朽今年三十八

近代史基情挖掘机器/APH红色同志半隐退/家道中落的文手,乱涂乱画(基本私设的都欢迎抱人设呀!),爱好唱歌。

【妹控组】 吾将前行 Chapter1(略黑暗)

◇大家好,我回来了。

◇CP是妹控组。

 

“急促的脚步舞蹈着,黑白分明的钢琴优雅地嘶吼着,唱片的针‘啪’地断掉了。这是一个美丽的夜晚,雪、星星和森林,他们放声歌唱着,呼唤着远方迷失了方向的人儿,等着他的归来。来吧,伸出你的双手,悠闲的提琴手会为我们伴奏。请不要过早地紧闭双眼,你我的使命还未完成。风沙将你明亮的眼睛迷惘,你和当年的他一样迷失了方向,踱步在这皑皑白雪之上。”

                                             ——题记

 

Chapter1

    雨终于停了,浓重的氤氲笼罩着这所中学。

  王耀挂掉座机电话,拍了拍外套上的灰尘,出门前顺手拿下了挂在窗台的雨伞。天气变化无常,这场没缘故的大雨已经下了两天,从王耀监考完最后一场期末地理考试开始,一直持之以恒到了今天。

  “王耀老师,麻烦你到柯克兰老师的办公室门口前等我们好吗?我们有点事情想拜托你。昨天晚上调了你们班里的几个学生去帮英语科改期末试卷,真是抱歉。前阵子晕倒在图书馆的那个学生……醒过来了。”

  刚才学校图书馆的管理员马修先生给他打了个电话,如此说。

  王耀急急忙忙地撑开雨伞,急速运动着的双腿使地上雨水残留下来的尸骸四处飞溅,把他那双人人见了都说是军靴的靴子洗得发亮。迎面的冷风呼啸而来,王耀终于抵达了目的地。

  办公室的门紧锁着,路德维希正在门口一脸胃痛地来回徘徊,时而还推一推或敲办公室的门。王耀走过去,问他:“马修呢?”

  “所有学生的期末成绩都在里面的这台电脑里,谁拿着这里的钥匙?!时候已经不早了,这个学校除了滞留在这里工作的老师,其他学生都回家等候成绩了。”路德维希说着,又不死心地撩开办公室窗口的窗帘,里面确实空无一人。

  “早干完活早回家。”王耀笑了笑,“多亏了你们,我们地理才能这么快上完成绩啊。”

  “素质手册的评语呢?还有学生个人记录表呢?”路德维希表情缓和了不少,“王老师。”

  “啊呀,”王耀把雨伞收好放在地上,“我忘了。不过不要紧。”

  “大家都在这里。”列支从隔壁办公室伸出一个脑袋来看着他们,“外面太冷了,进来吧。”

  “不了,我等人。”路德维希摆摆手回绝了她,“如果这些老师还在睡觉而不来工作的话,我可不会饶了他们。”

  “对了,路德。”王耀忽然想起了什么,叫住了想转身上楼的路德维希,“上周那个晕倒在图书馆的学生……”

  “已经醒了。”路德维希打断了他,“医院检查发现有钝器击打伤,估计是校内的学生所为。”

  “星期一公布的处分名单够多了,”王耀说,“不是么?”

  “该死的,怎么一个人都没有来?”路德维希有点生气地跺了跺脚。

  “哦,‘连等待的时间也不会好好利用吗’!”王耀捏着嗓子学着路德维希对费里西安诺说话时的语气。这句话是上午的时候路德维希对因无聊而不满的费里西安诺说的。

  “可以。”路德维希还算有礼貌地回答了他,“请问三楼还有人改卷吗?昨天那批改完没有?”

  “不知道你说的是阅览室还是教室呢。”瓦修抱着一堆试卷和资料表冒雨冲了进来,“淋死吾辈了。”

  “是阅览室。”路德维希说。

  “要不你上去看看,应该没有人了。”

  “好。”

  路德维希说完后,转身走向楼梯。


评论
热度(7)

© 老朽今年三十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