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耀/露中】妈妈我再也不做历史老师了!(1~10)

度娘吃了我的贴!!!封了我的号!!!!!!

重发。我是打不倒的!!

——

◇以一个无名的历史老师为第一视角。(好吧有可能是三次元的我。×

◇现代架空什么的当真就不好玩了。

 

◇第一章历史老师先生找不到重要角色老王于是他纠结了一章。

 

Chapter1

  我,是一个年轻的老师。

  当我的生命之舟载着二十四支蜡烛,驶向二十五岁的彼岸时。

  一阵过堂风。全灭了。

  好吧我是一个历史老师当年读文科我十分自豪。我初一历史满分六十我就五十五了,科代表偷偷抄书也就比我多一分。因此我很自豪,但从来没有什么慈眉善目的大爷大妈叔叔阿姨甚至是陌生人看到我的分数后摸摸我的头,亲切地告诉我这孩子将来是个学历史的料。

  我的中学时代就这么无所事事地过去了。和谁都一样。唯一不同的可能是我有一个大概一米九的数学老师,当年教物理,会说作死,上课像演戏。貌似和我家里人很熟,他在去食堂吃饭的路上和我爸搭讪过几次,还有一次我去教室找试卷,也碰见过他,吓得我一边跳着脚换了个方向下楼梯一边十分恐惧地念叨这老头的名字,感觉背后阴森森的一阵风,但还是被这老头看见了我,我老老实实地问了好,他意味深长地笑了几声,说出了我的名字——我的妈老师你上课看过我吗你怎么知道我叫什么!

  因此我对理科老师都有点小阴影,以及英语老师,是她让我走上爱国的道路,让我把仇恨的目光移到那些番邦蛮夷身上。好吧。顺便,痛恨着发明地理的人。

  今年我终于大学毕业了。

  当地教育局很爽快地把我分配到了一所中学当实习老师,履行我的本职,当一名青涩的历史老师。听说班主任姓王,在我到学校那天和学生开学报道那天王老师始终没有露面。我不免对这个人产生了不小的好奇心。

  王老师就给我打过一个电话。声音闷闷的,很像我爸煮完他那些反\人\类的药汤之后被熏的。王老师告诉我,先学习一下有经验的历史老师是怎样上课的,觉得适合时机了就可以考虑上课的问题。当然,所谓学习并不是什么“季夏之月,鹰乃学习”那种文绉绉的玩意儿。不就是拿个小板凳,端着圆珠笔,拎着大学发的小本本,乖乖地坐上那么一节课。

  ——好吧,我坐,还不行吗!

  ——老子当年被强迫去演讲,去做二十个仰卧起坐,什么没有做过!

  一节和谐美满的历史课。

  好吧熊孩子们还没见过我我又长得那么年轻。回头看我就算了……为什么一个个的目光都这么奇怪你们是没见过实习老师吗……噫笑得说好的天真无邪美丽可爱呢。我一边在心里暗暗吐槽一边庆幸还好我不是英语老师还好我不是分配到高中部的不然。平起平坐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作为老师的你需要面对你那一堆学生的善意骚/扰和十分奇怪的问候。

  话说王老师怎么还没来啊死半道儿上了么。这丧/病的学校也没有规定班主任可以迟到啊。七点四十,都打铃了。王老师不接电话,发了短信不见回。当然您读到这里不用质疑我和他是什么关系,连迟到都这么担心。担心?——王老师是班主任他不来我怎么知道要做什么啊!作为一只实习老师,作为一只需要听班主任分配工作任务的实习老师。难道要让我到学校去游荡什么的么……而且第一节课是上英语。

  ——英语。

  ——哦,上英语啊。

  这……

  是要我当着英语老师的面旁听吗……

  没办法啊没事做如果真的游荡会被门卫大叔当成无业游民赶出去的吧。

  但是……

  你让一个对英语有阴影的人情何以堪啊!!

  好吧好吧我不是旁听不是旁听只是坐一坐坐一坐趁王老师没来之前坐一坐只要英语老师不看见我就可以很安全嗯对没错没错我是实习老师我只是学习长辈的教学方式不是没事找事。良好的自我催眠。

  再次拿个小板凳,端着圆珠笔,拎着大学发的小本本,乖乖地坐上那么一节课——第一节课上完了大概王老师应该到办公室了吧。

  可是我还没见过其他老师。这样一声不吱地坐着大概会打扰到人家吧。真心觉得文科老师去听教洋文的老师的课很别扭。但我没事做,学校还没有清出办公的地方来给我。哪怕要是有呢,我喝杯茶暖暖身子我都不去听洋文课。

  可惜没有。

  “造化弄人啊……”我一边拎着板凳一边小声嘀咕。前面的女生似乎听见了,回头疑惑地看了我一眼,赶紧跑上楼梯了。……我又不是坏人。总之,我要在英语老师来之前悄无声息地潜入教室,不让他们发现我。我有身高优势(这个有什么好自豪的啊)!就这么愉快地决定了。想着我加快了脚步。

  进到教室后,人家英语老师快人一步,早来了。

  我真是弱爆了。

  英语老师居然是英/国/人。

  超级惹眼的眉毛让我想起了家妹经常放在房间里的零食。按生活环境可以分为水生生物制成的那种……叫什么名字来着……啊,对了。

  ——海苔。

  海苔眉很不舒爽地瞄了我一眼,从表情可以读出他不满于似乎没有任何人告诉他今天有老师来听课。我有点慌了手脚,跟他解释:“我是实习老师,王老师不在,所以我……”

  他估计今天心情不好或者是其他什么的原因,没有瞄我第二眼。听都没有听我解释就转身去找他的课件去了。

  天哪大/英/帝/国的人都这样吗还是说他听不懂Chinese?

  然后他让学生们读书,对我这个方向招了招手,示意我出去。

  大概是叫我出去的意思吧。

  于是我跟着他出去了。

  “你干什么的。”他对我说。

  “history teacher”我说。我也不知道我怎么了胆大包天的敢跟一名英语老师飚英语,最怕的就是语法错误一般都能跟我撕巴一节课。

  海苔眉脸上依旧没有表情,也没有说什么,简单地“哦”了一声,问我:“历史老师来我这里干什么?”

  “给我分任务的王老师不在,不接电话,学校没有给我腾出办公的地方。”我说。

  “王老师这阵子可能都来不了了。”海苔眉的表情没有那么僵硬了,听到“王老师”这三个字眼我觉得他心情一定愉悦了不少,“你不会是要一直坐在教室后面吧。”

  “要多久才能来?我实习期只有两个月。”我有点方,“什么都不做可不行啊。”

  “王老师运动过度,右腿抽筋了,连路都走不了,坐也坐不下去,只能一天到晚睡着呢。”海苔眉告诉我,“行了,你回去吧。”

  他转身潇洒地回了教室,留我一个人在风中凌乱。

  我的脑子里还在迅速运作,我在想着运动过度等关键词汇(没错文科生就是这么有想法),海苔眉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我要不要拿个小板凳去看看王老师?面试的时候还好好的怎么说不来就不来了?

  海苔眉的表情很像在说“in the evening”。

  我站了一会儿,回到了教室。

 

◇啊,我终于找到我初中时的English课本啦!←说话都变味了。

 

Chapter2

  “当表示‘学校的课’时,class和lesson区别不大,美式英语中常用class,英式英语中常用lesson。”海苔眉用粉笔在黑板上写了一些我看不懂的洋文,他已经忘却了有我这个人的存在了,肆无忌惮地讲着他的课。

  粉笔突然断了一截,在黑板上划出不好看的弧线,海苔眉气沉丹田,青筋凸起,指着他面前十二点钟的方向,一句“后面那个给我起立!”喝住了本来就已经很安静的教室。

  我一脸无辜,前面的人没有一个是站起来的。好吧……说的是我吗?不管怎样我先站着先吧。我面朝讲台方向,很听话地站了起来。海苔眉看见后有些惊讶:“怎么又是你?我还以为是个学生!”

  他难得没有无视我扭曲的面部表情,有些抱歉地对我说:“行了你坐下吧。”

  ——我心好痛啊!

  ——你确定他不是在歧视我如此完整的一米六的宏伟的身材吗!

  忽然,调成振动的手机的屏幕亮了一下。王老师给我回信了。

  “不好意思,手机关机了。现在有点事脱不开身,下午我让眉毛语老师把文件袋给你吧。运气好的话我下午大概也能来吧”

  哎?眉毛语是什么东西。

  下课我忍不住了。除了历史老师的课我再也不去听别的老师的课了。心机叵测啊这群老师……这不是赤果果的借机报复??老天呐赐我我双明亮的双眼吧让我洞悉了世间百态的丑陋与美丽污呜呜。

  好不容易熬到了下午,王老师还是没有来,留我一个人在陌生人堆在一起的鬼地方,哭都没有地方给我哭。难得有一个塑料盆给我盛西湖一样的泪水去建设国家的水资源。哦,终于有一个好消息了。历史老师终于愿意分点作业给我改了,王老师不来的话就让我先坐他的位子,将就一下。

  于是我很开心,一边跳着脚一边嘿嘿嘿地傻笑往二楼的初二办公室跑。

  到之后,我才发现。

  我被骗了。

  ——我的妈这几大摞叫做分一点???天哪历史老师你这辈子真够充实的,你还看人/民/day/报呢!怎么这么悠哉!

  历史老师把视线从手机屏幕移到我身上,不戴眼镜视力超棒的她没看见我(这感觉就像吃了死扛.JPG)的表情,拍一张薄薄的纸在桌子上,笑容可掬地跟我说:“答案在这里,改去吧。改完拿回来我给学生上分数。”

  说完后继续看她的人/民/day/报。不亦乐乎。

  ……所以,你不打算给多我几支红笔,也不打算让几个学生帮我抱作业过去吗?或者你考虑一下雇一个车队什么的?

  好好好我自己干还不行么好好好你是老师你说了算。

  十分明智地选择了分批运输,所以我才能活着抓起红笔啊。

  然后我发现,王老师的位置不够放试卷的。

  所以我被遣去阅览室了。

  几张漆着油漆的绿油油的长桌子,全都是一直二十四班的试卷。很整齐,好心的老师把我要改的部分让学生一组一组地码好了。阅览室有一个政/治老师,貌似也是在改段考试卷的吧。几个学生,刚刚考完段考,他们很神奇地看着我,那种眼神就像在动物园里看属于珍稀动物的猴子似的。

  “哦,能帮我一下吗?”我向他们投向求助的目光。

  书架里摆满了整齐的杂志和资料,墙上贴着爱国英雄的画像和各种标语,有的学生听见这话从容不迫地把书塞回去,齐步走,顺着高一二十四班的楼梯扶着扶手滑了下去——嗯这是体育部的学生吧真有意思啊有意思。看看手表,距离问出请求到学生逃亡。

  半分钟不到。

  有一个学生,没有跑。安安静静地低着头,看着他手里的书。

  “能帮我一下吗?我需要你的帮助。”我说。

  “嗯?”他朝我抬起头。从一个简单的单音我就能听出这个人的声音有点娃娃,可他毕竟是个大个子,目测大概有一米八,比我高两个头。天气冷的原因,他围了围巾我开始后悔问话了。然后他对我说话,我更后悔了。

  “同学你好,我是初一一六〇一班的实习历史老师,能帮我一个忙吗?”

  “好的。”高个子合起书,放回书架,向我走来。

  ……我错了。

  “老师好~您是实习老师哎,您认识王耀老师吗?”高个子声音很奇特,奶声奶气的。如果闭上眼睛和他说话,我会认为他比我矮两三个头(那就是一年级的小孩子了)。

  可惜不是。如果是我就不会这么怨念了。没办法啊,我就好奇他们体育部的学生不应该去主任那里集中么来阅览室玩什么!!

  “认识的。”我淡淡回答道,“你是他的学生吗?”

  “啊,是的。如果是小耀老师的好朋友的话,那就要好好帮忙了~☆”他很兴奋的模样,像是乡下的小孩去看露天电影那样开心。

  ……我真的错了。

  ……我这辈子最后悔的事情,除了中学时军训趁教官弯腰捡水杯,我没忍住,手欠把他裤子脱掉了之外,就是当了历史老师。以后这句话会经常在这篇坑爹的文章出现的,我相信它的出场率一定比我还多。

  “那麻烦你了。”

  “油漆很新的样子哦,老师不知道油漆前几天刷过吗~?☆”

  “我就说怪不得这么熏鼻子!!”

  ……王老师你快救救我啊!!!

 

◇本章回忆……放假的时候历史老师先生和老王的夜跑时间?

Chapter3

  说起跟王老师混熟的那天,还是放暑假的时候。我刚刚来到这个学校。因为学生们还没开学的原因老师们都很闲,开学工作已经做好了,我的实习手续也办好了,校长决定自己抛下我去哪里吃喝p/i/a/o/d/u(划掉),把我交给王老师,让他带我熟悉一下环境。

  当天王老师就跟我约好去南校区的操场跑步。还是晚上。

  ……我才不怕黑呢。晚上人也很多对吧。

  天气很美好,黑漆漆的天空像是被谁用抹布擦过一样亮,有几颗璀璨的星星零零散散地分布在夜空的任何一个角落。

  “小王老师!”我向王老师招了招手。

  “你怎么这么慢啊阿鲁!上公交的时候被司机杀掉了吗?”王老师似乎等了很久了,他的脸上浮现出许多不愉快——不,不愉快都写在脸上了好吗!用湖笔写的,标准的吕/建/德字体。我见过。

  王老师听了我的解释后,一脸愉快地拉着我去运动场跑步去了——SO这货根本没有生气只是唬我玩呢?!忽然,我发现了王老师腰那里别着一个东西,黑乎乎的把手,看来我得小心点,王老师今天带中华锅出来了。为了我的生命安全,体质差的我还是跟他疯疯癫癫去了。

  “王老师,我怎么觉得这么奇怪啊。”我叫住了王耀。

  “什么阿鲁?”王耀回头好奇地问我。

  “我觉得好像有人跟着咱……不,跟着您。”我说。额头已经沁出了汗珠,“而且,我背后快要被目光灼伤了。”

  “你脚下阿鲁。”王耀听后,冷着脸说了一句。

  “这什么东东!!”我的脚很沉重,努力抬起来后发现鞋底全白了,用力在跑道上踩几个脚印,然后,我发现——我踩到油漆工前两分钟新刷的跑道白漆了。我一跳,本来想跳出油漆范围,不料,“我曹揩干净那个这个又踩到了!”

  “作为一个老师不能爆粗口啊阿鲁。”王耀一本正经地对我说,他看着我又气又急还有点不知所措,像是在教育一个不听话的孩子。

  “啊……抱歉。”我说。

  “真的有人跟着我们吗阿鲁?”王耀也跟着我疑惑起来,“也有很多人在跑步呀阿鲁。”

  “王老师……我觉得真的是冲您来的啊。”我有点担心,“您练过自卫术吗?”

  “没有啊阿鲁。”王耀摇了摇头,我更担心了,“怎么了?”

  “现在已经晚上了,我怕一会儿您回家会危险。”我说,“虽然我想过送您回去但是我怕我一会儿回去……怎么办?”

  “你送我回去?你不怕吗阿鲁?”王耀的重点居然放在陈述句而不是疑问句上。

  “我小时候学过击剑,而且我出拳很重。”自豪君慢慢地爬到了我的脸上,“我爷爷可是警卫员呢!”

  “那你怕什么啊阿鲁?”王耀问。

  “……怕黑啊……”我说到这里,脸色变得难看起来。一向语文不太好的我想,这大概就是“谈虎色变”什么的吧(等等你语文不好你做什么历史老师)。

  “你知道有人跟踪我们,那就是……啊,你看他的模样了吗阿鲁?”王耀问。

  “不知道……现在暑假耶,好像我看见一个高个子,穿着类似围巾和大衣的东西……只是衣服,没看清脸。”我努力回忆,只能想到一点点,或许我一回头,能得到更多信息,不过与跟踪狂对视真的很危险,“啊,对了,他手里还有一个被路灯照得明晃晃的东西,不知道是什么,很长,是钢管吗?”

  “居然有武器呢阿鲁。”王耀若有所思,“看起来我们的处境很危险啊阿鲁!”

  ……等等王老师您的表情是害怕吗还是慌张或者是不知所措被水淹没……我怎么感觉您很开心的样子。

  “而且……我没有着手的东西哎。”我更沮丧了,“那怎么办……我倒是不要紧,王老师您不是很危险吗?”

  等等,为什么我心里突然涌现出三个不相干的字——“我错了”?根据我的经验,可能实习期我会说很多遍这样的话吧,那不就是意味着我要犯很多错误吗?等等,实习期的事情为什么会现在涌现……难道我的大脑已经变成能够预知未来的东西了吗?!(←同学你想多了

  “咳,”王耀瞬间认真起来,“搞不好这就是上次学校漏水事件的肇事者什么的阿鲁……”

  “漏水?是上次我去报道看见校长先生拿着个消防栓(漏水和消防栓有什么关联吗请问)那次吗?”

  “不是阿鲁,”王耀摇摇头,“那次是意外啦。”

◇然后回忆就结束啦!(写不下去什么的×

◇本章人物较多慎入!

Chapter4

  又是一个美丽的晴天。

  感叹完后我把伞挂好就走进了教室(喂),这可是我第一次上课。昨天晚上王耀给我做了好多思想教育,当然王耀绝对没有拿着军刀架在我的脖子上督促我准备课件这种血/腥情节啦。人家王老师可是很温柔的,只不过我脖子落枕了,可能是被中华锅(人家王老师只是换了个温柔的凶器而已嘛)顶的太久了也没睡好什么的。至于王耀怎么给我做的思想教育啊,就是说些鼓励的话啊什么的,我有种回到初中听叫兽们讲课的感觉。

  “老王为什么说这么多这些话啊?”

  “嗯?你还年轻,我怕你教了一节课就永远不想当教师这个高尚的职业了阿鲁。”

  “为什么?”

  “阿鲁……天已经黑了我得先回去了,对了,这班学生超难教。”

  啊……王耀这番话到底是什么意思直到我第二天上课都还没搞清楚。顺便一提,王耀还真是个没那么多规矩的人哪,称呼从“王老师”到“王耀”到“老王”人家也不介意。要是那个德/国来的政教处主任,一定会被打晕然后被塞到奶油里面放进烤箱里做成苹果蛋糕的嗯。这画面虽然有甜品成分但是想想也是很可怕的。更何况这个主任有初中教室那个多媒体黑板这么高了,大男人一个居然喜欢做甜点是个很可疑的事情。

  我的U盘前阵子弄丢了,如果再整理一次来不及了所以就跟那个白花花的头上有一只黄不留秋的肥鸟的老师借了一个,这老师貌似和主任关系挺好的,眼睛血红血红。“本大爷”这种奇怪的口头禅对于作为物理老师的他有点不利,会教坏小孩的。为什么我突然好庆幸他不是生物老师??哎为什么我跟他借U盘的时候他神情不正常,还跟我kesekesekese地笑了一会儿还说“这可是本年级存货最多的暴力女生物老师的良心推荐哦”“匈牙利的太给力了”“快回去吧不要感谢本大爷”之类的……

  回想结束,让我们从踏进教室门槛的那一刻开始吧!

  “啊……同学们好!我……”

  我/曹咧我怂了!!这班怎么这么吵!而且还真是去动物园看猴的眼神啊!!真的那个和王耀长得好像的面瘫同学你拿二胡出来干什么啊!哎好像我在阅览室见过的大个子学校原来还允许带水管的吗?头上别着小梅花的长发女生居然举着照相机?不行不行不行不行我终于懂得王耀的感叹了不要说上完一节课现在我就想辞职了!!

  咳,一会儿要是被校长或者是其他领导老师看见了我就得卷铺盖走人了,实习期没到就被赶走毕竟是件很丢人的事情啊……以后实习期结束我还得回大学培训,到时候这事儿要是传开了我还有什么颜面见我江东父老。

  “那个,我是你们的历史老师。请安静。”我试图跟他们商量。

  “好吧……请不要说话。”

  “听我说……”

  “你……大爷啊……(为人师表要小声)”

  怎么办我突然怀念起头顶黄鸟的基尔伯特了……哎我怎么知道他叫什么……(喂)

  “我希望你们给我留个好印象……所以请安静。”

  “老师你有高血压吗?”

  “没有!”

  等等为什么突然安静下来了我抬头才发现老王正在窗外视/奸。不管了反正能安静我就能上课。等到我把U盘插上教室突然就像水开了一样沸腾了,莫名其妙居然还有口哨声。

  哎……

  这是什么……我一脸遗憾地回头看。

  “教育片???!为什么还有一个括号里面写‘暴力女给的’??”

  “我终于知道为什么基尔伯特借给我U盘的时候扭扭捏捏不好意思了!!!(貌似他不知道我要用来上课所以才放心大胆地跟我kesekesekese地笑还跟我说……咳)”

  “王老师帮我打电话找一下路德主任好吗万分感谢!我手/机吓掉了!”

  我,是一个年轻的老师。

  当我人生的第一次授课时,我才知道原来teacher这份光荣的职业太过光荣,恐怕我承受不起。

  不,在这所英语老师有着海洋中藻类植物般厚实的眉毛并且政教主任是物理老师的弟弟而政治老师和物理老师交换推荐那啥资源的学校里这份光荣而沉重的任务格外艰巨。

  哪怕你是一个实习老师。哪怕你只是(着重号)一个无辜的古代史老师。

  “啊哈……不好意思啦,这是我跟物理老师借的U盘,同学们不要误会。好了,现在开始上课。”

  “——老师能拷贝一份给我吗?”后排传来一个犀利的声音,我的耳膜快被戳出血了。

  拷贝你/大/爷!作为一个具有“四有师德”的年轻人,我以我血荐轩辕呸呸呸我以我在大学多年来养成的忍耐力忍住了这句话。但是我在大学和基/友们没心没肺爆的粗/口就不算重复的来讲,能编成一本第六版的现代汉语大词典,比我们语文老师用得那种还要厚,相当于三四五个板砖。

  “……上课。”

  “起立——老师再见!”

  合着这群混小子给我送别来了!

  “……同学们好。”

  “我是你们的实习老师。”

  “我想你们可以……叫我黄老师。”

 

◇差一点就把我三次元的姓名透露了XD

◇越来越短啦……这文是搞笑向绝对不会有虐的啦!哎哎哎老师们的科目我分不清怎么办!!隐隐约约的all耀会被打吗×

Chapter5

  星期五第二届自修的初中各年级科目代表教师会议。

  当然我只是一个无辜的旁听。

  据说有一个来自乌/克/兰的女老师因为麻烦的弟弟没有来,还有一个叫罗德里赫的音乐老师因为半夜的时候在家里弹奏了《今夜无人入睡》被居委会举报扰民现在还没有做完检讨。总之麻烦很多,当时的场景据说“令人终生难忘”,对吧。那栋居民楼有一半是即将会考的高二学生。

  永无天日的代价。

  “这帮熊孩子,怎么会有前途呢!!”棕色头发的政治老师一边手拿着美妙的西红柿,一边还不忘抱怨他那教过最差的一班学生,但是他的脸因为有tomato的原因依旧很舒展。

  “上次本大爷为了上好一节关于电能的课,他们倒是很勤快地把教室的十二个灯管全拆下来了。”没错,这个就是那个给我拷有教育片U盘的物理老师基尔伯特,他头上那只叫肥啾的黄鸟笑得很开心,“比暴力女还要厉害,灯管是四十瓦一个的。”

  “现在难教的小孩很多啊阿鲁,”老王倒是很自豪的语气,“久了就习惯了呢阿鲁。”

  “啊啊啊混蛋……为什么……”来自罗/马的语文老师(同时也是很低调的校长之一呐)一副很揪心的模样,他小声的几句控诉使得会议室吵闹的气氛安静了下来,“简直是……罪/大/恶/极……他们居然……撕/书……那可是很珍贵的手写稿试卷啊……”

  “Baka!文档印出来的就算了,老大爷们老师的手写稿试卷你都给他们撕!”我已经几天没有见过的海苔眉英语老师气愤地说,他已经完全忘记他是怎么把家政老师用一块小小的叫“司(死)康(扛)饼”的点心给毒进医院的了,“不行啊,高中平起平坐就算了,这可是初中!难道要我们像教小屁孩吃饭一样教他们尊重老师吗!”

  “啊,不会吧。除了调皮一点我觉得还是可以的。”基尔伯特口中的“暴力女”就是这个生物老师(本年级存货最多什么的),这个叫伊丽莎白的匈/牙/利人大大咧咧地折腾着手中有很显眼的“BL”字样的杂志,这个我在王老师的办公室也见过,听说是没收的。

  “……”

  各位心存不满的大爷们发完言后,将疑惑的目光投向了我。

  “——新来的,你不打算讲两句吗?”

  “哎……我不用说了吧。对了,不是八个老师吗除了你们讲完不该还有一个么?”

  “我在这里啊……”旁边突然多出来一个抱着熊的金毛,我认得他,就是那个被毒晕然后出现口吐白沫症状最后被急救车送去医院的的家政老师,平时没什么课所以也很清闲,今天也一如既往地为没有人感觉得到他而苦恼。

  “你谁啊?”

  “我马修啊……”

  “咳,好吧!怎么办……明天还有一节历史课。我会被他们玩死的。”

  “那是你没法上课!年轻人还是要多积累经验。”基尔伯特说。

  “啊呜都怪你!居然在上课用的U盘里装这种东西……”

  “那又怎样,学生们也很喜欢不是吗?”他很骄傲地瞥了一眼伊丽莎白,我清清楚楚地感觉到他把“west也是”这几个字咽回了肚子里去。当然了,路德维希也在这里。

  “嗯,你也是。”

  “Baka你们说了半天到底在说什么?!”海苔眉对这场占用了他宝贵时间的谈话会抱有比学生们还不满的态度,“你们是用这种方式虚度年华的吗?”

  “眉毛我倒是想听听你的意见呢阿鲁。”王耀一脸淡定地看着炸毛的海苔眉。

  “咳我有事我先走了……憨八嘎白痴撑死在家里了。”说着海苔眉起身推开椅子就要走。

  “不行啊那我怎么办啊……你们的课上的都这么顺利不能就留我一个被赶回学校吧……”

  “年轻人嘛就要多吃点苦啊!”

  “你等着我去食堂给你买一饭盒苦瓜……”

  “你们就不能体谅一下大学生么!毕竟咱们也是过来人啊!”棕色头发老师眨巴着绿玛瑙一样的眼睛,手里还抓着那个番茄。

  ——我十分感谢您但我不知道您叫什么!

  “安东尼奥·费尔南斯德·卡里埃多!”

  “到!”

  “放下番茄束手就擒!”

  “就不!”

  “Do you like tomatoes?”

  “Yes,I do!”

  整个会议室的老师眼睛都不在别人身上,他们盯着毫不知情的老王一直到会议结束。当然,安东尼奥·费尔南斯德·卡里埃多先生(应该是叫这个吧!)每五分钟看一次老王,每一分钟看一次珍宝一般的tomatoes。

  美好的第二天。

  骗我的,一定是骗我的。

  为什么今天这群兔妈妈的孩子突然这么乖巧伶俐听话了。路德是不是背着我去说教他们了,据说每个下雨天孩子们在晚自修都能看见脸贴在玻璃窗上叫着他小孙子名字的罗/马老师,有时候是唱奇怪的歌,贴着玻璃没法卷舌头差点咬舌自尽。然后体育课的时候练习校运会集体项目跳绳接力,老王帮他们晃绳子,老王没注意,一个手抖把刚要抬脚的一个美/国学生的眼镜打掉了。丝毫不差,刚刚好。要是偏一点的话校医先生就有的忙了啊。

  我第二次上课,我发誓这本应是我人生第一节课的效益!为什么偏偏和第二节交换了(你怎么就这么确定这节课效益这么好呢)。

  “啊……然后,这样的暴政导致赫赫有名的秦朝后来怎么样呢?”

  “上——天!”

  “嗯。随你。然后秦朝就上天了。”

 

◇怎么办我写偏题了QLQ~抱歉……嗯我努力写多一点正文吧~我会用明确文字标出视角的(没有特别说明的应该还是历史老师第一人称视角),这样写koru♂koru的时候就不会尴尬啦!来一篇鸡汁可口的番外吧XD

 

Chapter6 王耀先生的日记

  我今天路过礼堂二楼的会议室,发现了地上有一本印着熊猫图案的笔记本,很可爱的一种风格,应该是学生会的某个女生掉的吧(因为不是学生会的学生基本不会来这里),我弯腰拾了起来,正当我纠结要不要翻开来看得时候,脑海之中想起了一句话——

  “不看怎么知道是谁的呢?”

  好有道理!

——

○年×日 天气:晴

  太好啦阿鲁!终于开学啦!湾湾终于不用老是求着我买同人本啦!她最近和伊丽莎白老师交情很深呢,她们能成为朋友我也很开心啊阿鲁,湾湾也不会离家出走啦阿鲁,下次一定要好好感谢一下伊丽莎白老师呢阿鲁。

○年×日 天气:晴

  哎,今天报道的时候居然见到伊万那头熊了阿鲁。话说他怎么长得这么快啊阿鲁,都快比我高了阿鲁(历史老师内心吐槽:老王他本来就比你高了好吗)!小孩子喝酒真的能长高吗阿鲁?嗯那现在还能说明我是滴酒不沾的好老师啊阿鲁(骄傲脸)。

○年×日 天气:晴

  这里有好多新老师啊阿鲁,大家将来要一起工作呢阿鲁。

  “我家的首/都是渥/太/华哦。”

  “本大爷今天也很帅!”

  “抱歉,罗马诺他生气了……和番茄一样。”

  “需要限/制/级的各位同事请联系我!同学们也可以哦~办公室标有‘801’的就是我那桌!”

  “除了打架、女人和酒,你还能说些什么?”

  “那不就只有海鲜可以说了吗?!”

  “费里西安诺!立正!不许在办事处睡午觉!”

○年×日 天气:晴

  “滚滚你说亚瑟和阿尔他们都在欺负我好可恶啊阿鲁……”我不停地往熊猫的怀里蹭,果然只有滚滚才是最舒服的(GITTY酱也是阿鲁),“尤其是那个伊万……总是在我背后偷偷捅我一刀……”

  伊万一下子把头上的熊猫头套摘掉了,露出了又白又长的围巾:“哎,你怎么知道!”

○年×日 天气:晴

  早上上完课的时候,伊万一下子就拽住了我,用不容拒绝的语气说他们宿舍停电了阿鲁,非要挤过来和我一起睡。想一想罗/马和日/耳/曼校长,停电什么的的确情有可原啊阿鲁。话说伊万这么大个人了居然还怕黑呢阿鲁,好幼稚。

  晚休熄灯的时候,这只死北极熊还真来了啊阿鲁!

  “我睡右边,你睡左边阿鲁。”我一边酣畅淋漓地揉着GITTY酱一边对他说。

  “哎……我还以为小耀会因为要自己一个人睡跟我争好久呢!”他倒是一副很惊讶的表情,抬手抓了抓他的睡帽。

  “你的脑子里一天到晚都在想些什么啊阿鲁!”我抓着GITTY酱的爪子去敲了一下他的头,“你乐意的话你去睡沙发啊阿鲁,反正我的床很小呢阿鲁。”

  关掉客厅的灯后伊万就跟着我进了卧室,可能是他真的怕黑吧,乖乖地钻进了左边的被窝,我翻箱倒柜才找到一个枕头给他,我随手一扔他就接中了,捏在手里还很陶醉地嗅了嗅,嗅完用一种很奇怪的目光看着我:“小耀,要睡觉啦。”

  我爬上床铺后伊万又开始吵吵嚷嚷地说我的GITTY酱太大了,他根本抱不到我。然后他又眨巴着眼睛说要跟GITTY酱换个位置。

  ……小孩子就是小孩子,真拿他没办法啊阿鲁。

○年×日 天气:小雨

  勇洙你个混蛋!居然被伊万收买了放他进家里!不是我说你啊阿鲁,要是被小港发现了你会被打的啊阿鲁!大哥也是为你的生命着想啊阿鲁(同时也为我的)。你想一想,上了一天班累的跟路德家的狗似的,终于可以休息了然后一掀开被窝就看到一团白白的东西会吓死的好吗!

  泡菜吃多了会变蠢吗阿鲁!

○年×日 天气:多云

  滚滚为什么最近变胖了好多啊阿鲁,都抱不动了阿鲁!哎,滚滚很冷吗为什么戴着围巾啊阿鲁?我的中华锅呢,滚滚为什么老是拿着水管玩啊阿鲁,很危险呢知不知道阿鲁!

——

  然后我去了食堂的挂失处。

  这种东西被别人捡到半夜会睡不着的吧!

 

◇抖抖三人组终于出场啦!《平和っていいな》很好听哦,三个人一起唱的!

◇这篇比较短~啊对了,可能以后会有出本的打算我也不知道是不是aph相关……嗯……万一以后我出个aph相关的那就谢天谢地啦。欢迎小伙伴们勾搭!(´・ω・`)

 

Chapter7 

  初一至二年级教职员办公室一号。一群兢兢业业的老师们在用手机刷头条、打游戏,或者用报纸盖住头脸直接趴在桌子上睡觉,以及打开笔记本电脑泡电视剧和撕试卷也是一种极好的消遣。

  “那个……同学,你有帕金森吗?”我看着面前这些个调成振动模式的小孩子,“抱歉说错了,三位同学,你们有帕金森吗?”

  “不是的……老……老师。”来自拉/脱/维/亚的矮小卷发男孩抖得最厉害。

  “莱维斯,你怎么抖得这么厉害?”来自立/陶/宛的学生,托里斯是症状最轻的一个,他还保持着正常人的脸色。

  “突然、突然好冷啊……!”来自爱/沙/尼/亚的学生,爱德华开始流起了冷汗,可以看得出来他在努力地翕动鼻翼不让眼镜从鼻梁上滑落下去,“需要……茶吗?我去煮茶了!”

  爱德华转身跑开了,脚步超级匆忙,差点摔个趔趄哎。那个,茶壶会摔坏的,你这样的话,海苔眉会生气吧……话说这么久了我都还不知道他叫什么(?!)。

  “冬天还没有这么冷吧,”我一脸茫然,“也没有开风扇什么的啊!”

  “老师你真的感觉不到吗?”托里斯更惊讶了。

  “啊?”我再次一脸茫然。

  “老师真的好厉害,”莱维斯很天真地看着我,“我要是有这样的心态面对伊万先生就好了。”

  “伊万?”

  “本、本来伊万先生不在的世界还是和平的……”

  “嘘、嘘!莱维斯!!啊啊啊啊啊!!”

  ——托里斯、爱德华和莱维斯,统称抖抖三人组。是年级中屈指可数的三位数学科代表,一个科目能有三个课代表简直就是奢侈。身为初二年级生物科组长的伊丽莎白·海德薇莉去哪儿了我也不知道,可能是去初一年级进行浩浩荡荡的义讲了,上次那个海德薇莉专场——“传授人体生物知识·走进生物”的讲座简直带坏了我们初一小天使五百多人啊!还我一个纯净美好天真无邪可爱美丽的校园和同学们!

  “伊丽莎白对你们做了什么?”我看着除了莱维斯的另外已经慌乱无比的两人,“怎么了吗?伊万可不是老师啊。”

  “那、那个,伊万先生可是可以随时出现在我们的面前的呢……”托里斯开始搓着双手。

  “难得伊万先生不在才显得和平呢!”莱维斯环顾了一下四周一派和平,天下大同的景象,异常地开心。

  “嗯,”伊万突然从盆栽后面伸出头来,他的后面有紫黑色的气体遍布了整个办公室,“那么托里斯,爱德华和莱维斯,你们出来和我玩吧~☆”

  “莱、莱维斯!!啊……啊啊啊啊!!”

  “等等,先把这些卷子拿过去吧。”我叫住了那三个抖得更厉害的家伙,“生育部长……啊不是,生物科长伊丽莎白·海德薇莉让我给你们的。转交给你们老师。*”

  “老、老师……”

  “放过我们吧!”

  然后我就眼睁睁地看着那三个疑似帕金森的课代表颤抖着进来颤抖着进去。

  我曾经一直以为体育课上的孩子们是活泼好动的。

  今天,我错了。

  我活这么大还是第一次见到有人这么把体育课玩脱。

  “哈哈哈哈!”一个呆毛一翘一翘的金色头发蓝色眼睛的学生好像遇到什么好事似的,双手叉着腰用他的肺活量咆哮着,“反对意见不接受哦!”

  “阿尔弗雷德!”另一个是已经被玩脱(x2)的体育老师,“你到底还测不测……”

  体育老师旁边是正在悠闲地喝茶的亚瑟·柯克兰,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就是那个眉毛超粗的英语老师。为了不伤人家的自尊我还特意去英语科问了一下他的大名,所以以后我就可以叫他名字啦而不是海苔眉。

  “亚瑟老师,”体育老师几乎要哭出来了,“你倒是帮帮我啊……”

  “急什么。”亚瑟坐在树荫下淡定地看着烈日下的这些勇士们,“连这个家伙都管不了,你是怎么当老师的?这可不是考驾照。”

  我今天总算亲眼见到什么叫做痛不欲生了。

  今天是实习期的第几天来着?啊,对了。昨天老王因为日记的事情还感谢我呢,夸我是个拾金不昧的人。但是你那东西算什么金啊……为什么今天总感觉后面有一根闪闪发亮的水管和紫黑色气体呢?好像在哪里见过……算了,今天去找托里斯他们玩吧!

 

*此处伊丽莎白教的班级不包括文中王耀所在班级,只是代课而已。本班生物老师是个路人甲。当然一篇文章一个科目只要一个老师足矣。√

 

◇番外中毒死循环。然后又要分什么课代表啊毛的,我都觉得角色不够用了污呜呜。(我们家科代表是一科两个的,所以太多了……

◇罗/马爷爷的名字我就没有去百度……看到一篇丝路组的文罗/马爷爷貌似叫“凯撒·瓦尔加斯”,一个名字一个斜杠我做不到……但是我用错了我会改的!!以及全文中国家配对不上本家给的名字的要及时告诉我哦QAQ

 

Chapter8 各国老师面对同一种日记时的评语以及各国课代表和同学们偷看日记的留言

201x年x月x日  星期x  天气:晴 

  今天是开学第一天,我见到了好多新老师!

  有的拿着番茄和罗维诺·瓦尔加斯同学聊得很开心,有的抱着熊猫被拿水管的伊万同学骚/扰(话说真为这个老师感到悲哀),有的兴致勃勃地与部分腐女同学交谈哪个老师和哪个老师的新发展(同性别老师……),有的长得银色头发红色眼睛像个兔子似的和一只黄/色的肥鸟争吵,有的一本正经地训斥着热衷于pasta的费里西安诺·瓦尔加斯同学,还有的扯着嗓子唱歌然后被日/耳/曼校长先生一拳打晕的,然后醒过来我好像听见了一句“孩子他奶奶”。

  ——哇,那个好厉害!看起来是欧洲人,眉毛我昨天见是五条,今天怎么六条了!!

  很期待他们上课的模样呢!

 

政治科安东尼奥(西/班/牙)

  不得了呢,居然被学生写进日记里了莫名其妙地开心起来了。同学,番茄不仅很好吃而且营养价值也很高呐。罗维诺·瓦尔加斯同学是个好同学!不过同学,我怎么那天见你那么眼熟呢,你是不是和伊丽莎白他们很熟啊?

 

政治科代表任勇洙(韩/国)

  开学第一天的起源是我思密达!各位老师的起源也是我思密达!

 

生物科组长伊丽莎白(匈/牙/利)

  同学,你渴望力量吗?来吧来吧来生物科找我吧!或者你找王湾同学也可以(哎,话说学校里的BL社现在很稀缺人才呢←这什么学校居然出BL杂志供学生阅读!不过我喜欢)。湾湾同学不愧是寻找JQ的好能手呀!学习也跟得上,大家要向她学习!嗯……下次你留个邮箱吧。我拷一个盘的资源给你要么?

 

生物科代表王湾(台/湾)

  我好像知道了什么不该知道的东西……

 

语文科凯撒·瓦尔加斯(罗/马)

  后生可畏!但是我也很担心王老师的生命安全呢。

 

英语科亚瑟·柯克兰(英/国)

  同学你这写的是什么啊……!你是家政那边儿的吧,你们老师马修曾经对我的司康无法自拔呢(自豪脸)!那些家伙真是大题小做,自己主张送他去医院了。等等,什么叫“昨天五条今天六条”!?你确定你把我的双眼皮也算上去了吗?!岂可修我可是很绅士的,我才没有生气着想去你们班代课家政的打算呢。

 

英语科代表阿尔弗雷德(美/国)

  同学和hero一起去吃憨八嘎吧!你认不认识本田菊同学啊?

 

数学科王耀(中/国)

  同学你擅长察言观色是好事阿鲁,但是能不能稍稍修改一下呢?比如“有的抱着熊猫被拿水管的伊万同学骚/扰”什么的,你要知道修改是一件利人利己的好事啊阿鲁。

 

物理科基尔伯特(普/鲁/士)

  什么!难道你就是那个炸了灯管的人!本大爷要对你给予严惩,本大爷才不是兔子!你生物不及格吧!哪儿有兔子和鸟吵架的啊!那是本大爷的朋友!!

 

数学科组长路德维希(德/国)

  严禁书写一切与正常生活无关的东西。

 

数学科代表托里斯(立/陶/宛)

  尽管我也觉得我当数学科代表不是很合理……请原谅我。您这么说,伊万先生会生气的…

 

数学科代表爱德华(爱/沙/尼/亚)

  伊万先生……好冷啊,我去煮茶。

 

数学科代表莱维斯(拉/脱/维/亚)

  有伊万先生在还依旧这么和平真是好事呢!

 

王港(香/港)

  什么!那死北极熊敢这样对我大哥!我一定要把爆竹塞进他菊/花里去!!

 

王澳(澳/门)

  所以说你还是遗忘了我这个不是赌/徒胜似赌/徒的好学生么……

 

本田菊(日/本)

  其实在下也是王湾同学的同行!在下要把极东兄弟的旗帜高高挂起!

 

音乐科罗德里赫(奥/地/利)

  我要用钢琴来表达我现在的心情!(算了要不我写曲名给你你自己去听……)

 

家政科马修(加/拿/大)

  啊,太、太好了。

 

实践科冬妮娅(乌/克/兰)

  露西亚终于有朋友了!

 

实践科代表阮氏玲(越/南)

  王湾同学真是个好人呢。

 

历史课实习预备生(作者?)

  玩的愉快!话说你们这样玩脱了我很难写下去啊……污呜呜。

 

未知科目土/耳/其

  来打架吧!哎,停、停下来,不要跳舞啦!

 

未知科目海格力斯(希/腊)

  Zzz……

 

罗维诺·瓦尔加斯(南/意/大/利)

  啊,那个笨蛋!番茄笨蛋!!不许唱歌!我、我这是在跳舞啊!为什么说成是“手脚扭在一起”啊,笨蛋!为什么要拉着费里西安诺那家伙一起跳波/莱/罗/舞!

 

费里西安诺·瓦尔加斯(北/意/大/利)

  好痛……路德好凶啊!呜呜呜……

 

校长日/耳/曼

  罗/马你个混蛋!我不允许再有下次,否则我就把你分配到赛里斯那边去!

 

GITTY

  很好,这很GITTY(托腮。

 

伊万(俄/罗/斯)

  (纸上有一道黑乎乎的划痕,以及清晰可辨的……Koru korukoru……)

 

 

Chapter9

  “正因为有苦难的过去,所以立/陶/宛才如此珍惜现在的美好呢。”我注意到这班熊孩子花花绿绿的炒豆子一样的脑袋海洋之中,托里斯的背挺得格外的笔直,虔诚的眼神里充满了希望,“同时,立/陶/宛人也十分热爱和平。”

  “老师,你在讲什么啊?”波/兰/人举起他的手。

  “咳?”我抄起课本看了一眼封面,“哦这是初二的世界史!!真是对不起呐同学们。好的,我们今天接着讲文景之治与光武中兴……”

  所以托里斯同学麻烦你下次听课认真一点不要听到自己的国家就意外地兴奋,还让我以为我这节课发挥得十分出色,学生十分喜欢呢。

  今天的课应该全部上完了吧。我撩起袖子看了看手表,没错学生们该晚自习了。今天应该是亚瑟坐班呢。如果是那个家伙看兔崽子们的话,现在去打探一下情况一定很危险……而且他只在休息日的时候会松懈,难道他会拿着杜/松/子/酒神经兮兮地在半夜悄无声息的校园里游荡吗(搞不好真的会)!

  “大家都说我做的饭很难吃,”不出我所料,亚瑟正在讲台上发表着讲话,如果有这个闲功夫他一定会用英文翻译一遍再用中文告诉他们(这种无聊的内容谁要听啊),“明明就是故意的嘛。”

  天哪噜我第一次看见这么乖巧的学生!我第一次看见这样的老师!太厉害了,居然不用像伊丽莎白一样用那些珍宝资源来作为安静学习的交换,就可以拯救这些沉迷want do to*的迷途羊羔们!

  啪。

  “啊!亚瑟,怎么黑了一片!”站在教室后门的我吓了一跳,我在确认到我没有失明后大叫了出来,“停电了吗?”

  “谁剪断了电线!”路德维希很生气地直接推开门对这一片像炸开了锅一样的学生们怒吼着,“不可能停电的,这个月的电费是我(和费里西安诺)亲自去交的!”

  “土豆混蛋!?主任……?”亚瑟显然是懵了,伸手探了探周围的环境,听到路德维希炸雷一样的声音又突然开口,“应该是停电了,是电闸烧掉了吧。”

  “发生什么了阿鲁!哎……哎哟,好、好黑啊!”王耀听见了这里吵吵闹闹的声音后连忙冲着进来,跌跌撞撞地差点摔了一跤,“怎么了?为什么整栋教学楼的灯全灭掉了。”

  “果然停电了……”路德维希很为难地扶着额。

  “停电了吗?让那个大水管拿出他的水管来照明啊!”阿尔弗雷德充满朝气的声音。

  “憨八嘎吃多了你的脑子也变傻了吗!”这个声音,我不是很熟悉,应该是个男的。但是我怎么觉得这么骚/气啊……不会是法国人吧,咳咳。联/合/国的未来领导们在这里念书吗?

听得出来他因为停电十分愤怒。

  “korukoru……”一阵奇怪的笑声从王耀后面响起,王耀一个激灵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抱住了,我揉了揉眼睛,看见了王耀被不知道什么时候离开了座位的伊万死死箍在了怀里,他用下巴不停地蹭着王耀的头,“小耀害怕吗?”以及,王湾同学越来越亮的眼睛和王港同学可以当火枪使用的眼睛。

  “本大爷来啦!”基尔伯特银白色的头发上闪耀着一个球体圆滚滚的金黄色的光芒,为这个乱哄哄而失去了光明的空间带来了一丝安全感,“阿西!王耀!你们都在啊!王耀,你后面那个是什么?”

  “哥哥……那一团光……”路德维希一脸胃痛发作的表情,“是肥啾吗!?”

  “啾啾啾!”肥啾很自豪地抬起了头,拍打着翅膀。

  “办公室还有老师吗?”王耀伸出个头来,“怎么好像全部老师都来这儿了。”

  “……怎么了吗?”海格力斯正在隔壁班睡觉,他被吵醒了,端着烛台走了过来。

  “我/曹那一栋楼,全全全全黑了!!”黑暗中传来一阵霸气响亮的声音。

  “喂……你的四有师德呢!”海格力斯差点将手中的烛台扔出去。

  “来打架啊!”

  于是在星期一的升旗仪式,学校处分了一大堆违纪的教师,其罪行包括早退、打架未遂(为什么是未遂)、讲脏/话和扰乱学校安全秩序,严重危害学生生命安全。生物科组长伊丽莎白十分热情地提供了当时的照片,并表示自己应该被纳入摄影部。

  怎么办我突然很愿意甚至迫不得已捡拾包裹回大学去了,我竟然觉得这样还比较美好。

 

*want to do:英语中的一个句型,本意是“想做某事”。在我们班里很有象征意义,被引申为“huang/du/du(拼音)”。

 

◇其实我想完结了但是我不会告诉你们。我的目标是两万以上起码三万(做不到啊做不到),然而这才一万五多,还不包括我自己的碎碎念……(望天)开头和内容会很逗比,结尾的话,会很开心。我是个话唠,然而整天神/经/不/正/常搞得我一写欢乐的就是这个模样了。

 

Chapter10

  我是这所学校的一名实习历史老师,我的身份其实是一名即将打包回老家的历史系大学生。我的名字在这篇文章中一次也没有提到过,好吧,只提到过一个last name(姓氏)。但我不满足于现状,我如今也在努力地与那些嗷嗷待哺的孩子们愉快地玩耍,我简直就要跟他们打成一片了(准确地说,是被他们带坏了)。

  你告诉我的,这个鬼学校居然还有校运会。

  你告诉我的,这个鬼学校举办完学生的后还要举办教师校运会。

  你告诉我的,这个鬼学校的校运会居然还要我们北校区的初中部去南校区的高中部集合。

  好吧,我现在告诉你,实习期没有工资。但是就这样回去可能我毕不了业,我可不想出去刻戳子。现在我混口饭吃容易吗!不过看在这些可爱的学生们我就暂时把打包回去的事情晾到一边先吧,他们毕竟还真诚地把我当成一个作为他们朋友的老师来对待,我很高兴。他们前几天还邀请我去乡下的精/神/病/医/院检查脑/部/神/经,对我说:“老师,你的染/色/体一定是多了一条或者少了一条。”

  生物从来没有及格过的我自我感觉十分良好,反正我知道了原来受到学生们的爱戴是这么好的一件事情。

  “那个,王老师,班牌和班旗给班长拿算了。”开幕式一结束,我就跑过去和王耀说。他刚刚接过了向导员手中那个十斤重的铁质班牌和有着木柄高高飞扬的红色班旗。

  “你拿着你的相机就可以了阿鲁。”王耀一脸无所谓,“一会儿是集体跳绳,去给熊孩子们加油啊阿鲁!”

  然后我就乖乖地拿着相机跟着学生的狂/潮向我们班的大本营移动。

  “这……这开玩笑的吧。”

  “几把椅子两张桌子拼起来叫做大本营……?”

  “啊,老师你来啦。”托里斯看见了我,站起身来拉开一张椅子,“我们的还算是可以的了,是在树荫下呢。”

  “后勤准备好了没有?准备开始比赛了!”王耀把班旗放好,举起班牌发号施令。

  “hero我早就准备好啦!”阿尔不知道从哪里掏出来一大堆憨八嘎。

  “大佬,你要的葡萄糖。”王港面无表情地指了指整齐摆放在桌面上的几盒东西。

  “参加集体跳绳的运动员和体委跟我过来,记得拿着秩序手册。”

  “老师不好了,”高大又有点吓人的瑞典学生从隔壁班过来,后面跟着一个抱着小狗的芬兰学生,“运动员缺席的数目有点大,两个以上。”

  “我们班有没有人愿意去替补一下呢阿鲁?”

  “hero已经是这个项目的运动员啦。”

  “老师,找过那些被体育老师淘汰的运动员了,加起来也是不够的。”

  “三十个人减去两个摇绳的和缺席的……”

  “对了!联/五!”

  “联/你/大/爷!联五有两个是老师,另外那三个你确定他们跳得了绳吗!”

  “都说了阿尔已经是了,那么剩下的……”我正在掰着手指,忽然一股冷气从背后袭来,我感觉好像有条蛇爬上了我的后脊梁,“开什么玩笑!我可不希望被扔进集体农庄!”

  “korukoru……”没错,托里斯他们已经开始颤抖了,我甚至觉得大地都在颤抖,那头北极熊来了,“小耀老师,我可以去吗?☆”

  “那……那这样不会……吓、吓跑摇绳的同学和裁判员老师吗?”莱维斯颤抖着开口。

  “莱、莱……维斯!!”托里斯和爱德华没有来得及捂住他的嘴,于是大声叫了出来。

  “话说现在不是很热吗?”我指了指身上的校服(学校统一穿的,八班数学老师跟着我一起穿,搞不好罗/马也在被日/耳/曼校长逼/着穿x),又看了看伊万脖子上围得紧紧的围巾,生怕别人抢走他的似的。

  “不能摘下来~☆”伊万笑得堪比天上的太阳,“摘下来封印就要解除了~☆”

  “好了不要闹了阿鲁,”王耀郑重其事地说,“事到如今也只能这样了阿鲁。”

  我感觉王耀做了一个错误的决定,而且他一定会后悔的。但我认为这未必是件坏事,起码在气势气场上我们以黑暗不明势力把其他班死死压制,让他们在精神上饱受痛苦——太、太可怕了!还好我生的早,现在还是老师。不然就要承受压路机碾压十几百遍一般的苦难了。

  后来他们不知道从哪里找来几个替补勉勉强强地把人数凑齐了,我就和亚瑟坐在石凳上看他们比赛,王耀站在队首调整队伍。

  “我有预感,我们班一定会得奖的。”我对亚瑟说。

  “那是当然。”不知道什么原因亚瑟居然很赞同我的说法。

  “不,我不是那个意思。”我解释道,“我们班的队伍里,有一股不寻常的气息。”

  “有那个家伙在,别的班已经开始流冷汗了吧。”

  “唉,亚瑟。我问你个事儿吧。”

  “咋了?”

  “染/色/体是什么?”

◇以一个无名的历史老师为第一视角。(好吧有可能是三次元的我。×

◇现代架空什么的当真就不好玩了。

 

◇第一章历史老师先生找不到重要角色老王于是他纠结了一章。

 

Chapter1

  我,是一个年轻的老师。

  当我的生命之舟载着二十四支蜡烛,驶向二十五岁的彼岸时。

  一阵过堂风。全灭了。

  好吧我是一个历史老师当年读文科我十分自豪。我初一历史满分六十我就五十五了,科代表偷偷抄书也就比我多一分。因此我很自豪,但从来没有什么慈眉善目的大爷大妈叔叔阿姨甚至是陌生人看到我的分数后摸摸我的头,亲切地告诉我这孩子将来是个学历史的料。

  我的中学时代就这么无所事事地过去了。和谁都一样。唯一不同的可能是我有一个大概一米九的数学老师,当年教物理,会说作死,上课像演戏。貌似和我家里人很熟,他在去食堂吃饭的路上和我爸搭讪过几次,还有一次我去教室找试卷,也碰见过他,吓得我一边跳着脚换了个方向下楼梯一边十分恐惧地念叨这老头的名字,感觉背后阴森森的一阵风,但还是被这老头看见了我,我老老实实地问了好,他意味深长地笑了几声,说出了我的名字——我的妈老师你上课看过我吗你怎么知道我叫什么!

  因此我对理科老师都有点小阴影,以及英语老师,是她让我走上爱国的道路,让我把仇恨的目光移到那些番邦蛮夷身上。好吧。顺便,痛恨着发明地理的人。

  今年我终于大学毕业了。

  当地教育局很爽快地把我分配到了一所中学当实习老师,履行我的本职,当一名青涩的历史老师。听说班主任姓王,在我到学校那天和学生开学报道那天王老师始终没有露面。我不免对这个人产生了不小的好奇心。

  王老师就给我打过一个电话。声音闷闷的,很像我爸煮完他那些反\人\类的药汤之后被熏的。王老师告诉我,先学习一下有经验的历史老师是怎样上课的,觉得适合时机了就可以考虑上课的问题。当然,所谓学习并不是什么“季夏之月,鹰乃学习”那种文绉绉的玩意儿。不就是拿个小板凳,端着圆珠笔,拎着大学发的小本本,乖乖地坐上那么一节课。

  ——好吧,我坐,还不行吗!

  ——老子当年被强迫去演讲,去做二十个仰卧起坐,什么没有做过!

  一节和谐美满的历史课。

  好吧熊孩子们还没见过我我又长得那么年轻。回头看我就算了……为什么一个个的目光都这么奇怪你们是没见过实习老师吗……噫笑得说好的天真无邪美丽可爱呢。我一边在心里暗暗吐槽一边庆幸还好我不是英语老师还好我不是分配到高中部的不然。平起平坐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作为老师的你需要面对你那一堆学生的善意骚/扰和十分奇怪的问候。

  话说王老师怎么还没来啊死半道儿上了么。这丧/病的学校也没有规定班主任可以迟到啊。七点四十,都打铃了。王老师不接电话,发了短信不见回。当然您读到这里不用质疑我和他是什么关系,连迟到都这么担心。担心?——王老师是班主任他不来我怎么知道要做什么啊!作为一只实习老师,作为一只需要听班主任分配工作任务的实习老师。难道要让我到学校去游荡什么的么……而且第一节课是上英语。

  ——英语。

  ——哦,上英语啊。

  这……

  是要我当着英语老师的面旁听吗……

  没办法啊没事做如果真的游荡会被门卫大叔当成无业游民赶出去的吧。

  但是……

  你让一个对英语有阴影的人情何以堪啊!!

  好吧好吧我不是旁听不是旁听只是坐一坐坐一坐趁王老师没来之前坐一坐只要英语老师不看见我就可以很安全嗯对没错没错我是实习老师我只是学习长辈的教学方式不是没事找事。良好的自我催眠。

  再次拿个小板凳,端着圆珠笔,拎着大学发的小本本,乖乖地坐上那么一节课——第一节课上完了大概王老师应该到办公室了吧。

  可是我还没见过其他老师。这样一声不吱地坐着大概会打扰到人家吧。真心觉得文科老师去听教洋文的老师的课很别扭。但我没事做,学校还没有清出办公的地方来给我。哪怕要是有呢,我喝杯茶暖暖身子我都不去听洋文课。

  可惜没有。

  “造化弄人啊……”我一边拎着板凳一边小声嘀咕。前面的女生似乎听见了,回头疑惑地看了我一眼,赶紧跑上楼梯了。……我又不是坏人。总之,我要在英语老师来之前悄无声息地潜入教室,不让他们发现我。我有身高优势(这个有什么好自豪的啊)!就这么愉快地决定了。想着我加快了脚步。

  进到教室后,人家英语老师快人一步,早来了。

  我真是弱爆了。

  英语老师居然是英/国/人。

  超级惹眼的眉毛让我想起了家妹经常放在房间里的零食。按生活环境可以分为水生生物制成的那种……叫什么名字来着……啊,对了。

  ——海苔。

  海苔眉很不舒爽地瞄了我一眼,从表情可以读出他不满于似乎没有任何人告诉他今天有老师来听课。我有点慌了手脚,跟他解释:“我是实习老师,王老师不在,所以我……”

  他估计今天心情不好或者是其他什么的原因,没有瞄我第二眼。听都没有听我解释就转身去找他的课件去了。

  天哪大/英/帝/国的人都这样吗还是说他听不懂Chinese?

  然后他让学生们读书,对我这个方向招了招手,示意我出去。

  大概是叫我出去的意思吧。

  于是我跟着他出去了。

  “你干什么的。”他对我说。

  “history teacher”我说。我也不知道我怎么了胆大包天的敢跟一名英语老师飚英语,最怕的就是语法错误一般都能跟我撕巴一节课。

  海苔眉脸上依旧没有表情,也没有说什么,简单地“哦”了一声,问我:“历史老师来我这里干什么?”

  “给我分任务的王老师不在,不接电话,学校没有给我腾出办公的地方。”我说。

  “王老师这阵子可能都来不了了。”海苔眉的表情没有那么僵硬了,听到“王老师”这三个字眼我觉得他心情一定愉悦了不少,“你不会是要一直坐在教室后面吧。”

  “要多久才能来?我实习期只有两个月。”我有点方,“什么都不做可不行啊。”

  “王老师运动过度,右腿抽筋了,连路都走不了,坐也坐不下去,只能一天到晚睡着呢。”海苔眉告诉我,“行了,你回去吧。”

  他转身潇洒地回了教室,留我一个人在风中凌乱。

  我的脑子里还在迅速运作,我在想着运动过度等关键词汇(没错文科生就是这么有想法),海苔眉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我要不要拿个小板凳去看看王老师?面试的时候还好好的怎么说不来就不来了?

  海苔眉的表情很像在说“in the evening”。

  我站了一会儿,回到了教室。

 

◇啊,我终于找到我初中时的English课本啦!←说话都变味了。

 

Chapter2

  “当表示‘学校的课’时,class和lesson区别不大,美式英语中常用class,英式英语中常用lesson。”海苔眉用粉笔在黑板上写了一些我看不懂的洋文,他已经忘却了有我这个人的存在了,肆无忌惮地讲着他的课。

  粉笔突然断了一截,在黑板上划出不好看的弧线,海苔眉气沉丹田,青筋凸起,指着他面前十二点钟的方向,一句“后面那个给我起立!”喝住了本来就已经很安静的教室。

  我一脸无辜,前面的人没有一个是站起来的。好吧……说的是我吗?不管怎样我先站着先吧。我面朝讲台方向,很听话地站了起来。海苔眉看见后有些惊讶:“怎么又是你?我还以为是个学生!”

  他难得没有无视我扭曲的面部表情,有些抱歉地对我说:“行了你坐下吧。”

  ——我心好痛啊!

  ——你确定他不是在歧视我如此完整的一米六的宏伟的身材吗!

  忽然,调成振动的手机的屏幕亮了一下。王老师给我回信了。

  “不好意思,手机关机了。现在有点事脱不开身,下午我让眉毛语老师把文件袋给你吧。运气好的话我下午大概也能来吧”

  哎?眉毛语是什么东西。

  下课我忍不住了。除了历史老师的课我再也不去听别的老师的课了。心机叵测啊这群老师……这不是赤果果的借机报复??老天呐赐我我双明亮的双眼吧让我洞悉了世间百态的丑陋与美丽污呜呜。

  好不容易熬到了下午,王老师还是没有来,留我一个人在陌生人堆在一起的鬼地方,哭都没有地方给我哭。难得有一个塑料盆给我盛西湖一样的泪水去建设国家的水资源。哦,终于有一个好消息了。历史老师终于愿意分点作业给我改了,王老师不来的话就让我先坐他的位子,将就一下。

  于是我很开心,一边跳着脚一边嘿嘿嘿地傻笑往二楼的初二办公室跑。

  到之后,我才发现。

  我被骗了。

  ——我的妈这几大摞叫做分一点???天哪历史老师你这辈子真够充实的,你还看人/民/day/报呢!怎么这么悠哉!

  历史老师把视线从手机屏幕移到我身上,不戴眼镜视力超棒的她没看见我(这感觉就像吃了死扛.JPG)的表情,拍一张薄薄的纸在桌子上,笑容可掬地跟我说:“答案在这里,改去吧。改完拿回来我给学生上分数。”

  说完后继续看她的人/民/day/报。不亦乐乎。

  ……所以,你不打算给多我几支红笔,也不打算让几个学生帮我抱作业过去吗?或者你考虑一下雇一个车队什么的?

  好好好我自己干还不行么好好好你是老师你说了算。

  十分明智地选择了分批运输,所以我才能活着抓起红笔啊。

  然后我发现,王老师的位置不够放试卷的。

  所以我被遣去阅览室了。

  几张漆着油漆的绿油油的长桌子,全都是一直二十四班的试卷。很整齐,好心的老师把我要改的部分让学生一组一组地码好了。阅览室有一个政/治老师,貌似也是在改段考试卷的吧。几个学生,刚刚考完段考,他们很神奇地看着我,那种眼神就像在动物园里看属于珍稀动物的猴子似的。

  “哦,能帮我一下吗?”我向他们投向求助的目光。

  书架里摆满了整齐的杂志和资料,墙上贴着爱国英雄的画像和各种标语,有的学生听见这话从容不迫地把书塞回去,齐步走,顺着高一二十四班的楼梯扶着扶手滑了下去——嗯这是体育部的学生吧真有意思啊有意思。看看手表,距离问出请求到学生逃亡。

  半分钟不到。

  有一个学生,没有跑。安安静静地低着头,看着他手里的书。

  “能帮我一下吗?我需要你的帮助。”我说。

  “嗯?”他朝我抬起头。从一个简单的单音我就能听出这个人的声音有点娃娃,可他毕竟是个大个子,目测大概有一米八,比我高两个头。天气冷的原因,他围了围巾我开始后悔问话了。然后他对我说话,我更后悔了。

  “同学你好,我是初一一六〇一班的实习历史老师,能帮我一个忙吗?”

  “好的。”高个子合起书,放回书架,向我走来。

  ……我错了。

  “老师好~您是实习老师哎,您认识王耀老师吗?”高个子声音很奇特,奶声奶气的。如果闭上眼睛和他说话,我会认为他比我矮两三个头(那就是一年级的小孩子了)。

  可惜不是。如果是我就不会这么怨念了。没办法啊,我就好奇他们体育部的学生不应该去主任那里集中么来阅览室玩什么!!

  “认识的。”我淡淡回答道,“你是他的学生吗?”

  “啊,是的。如果是小耀老师的好朋友的话,那就要好好帮忙了~☆”他很兴奋的模样,像是乡下的小孩去看露天电影那样开心。

  ……我真的错了。

  ……我这辈子最后悔的事情,除了中学时军训趁教官弯腰捡水杯,我没忍住,手欠把他裤子脱掉了之外,就是当了历史老师。以后这句话会经常在这篇坑爹的文章出现的,我相信它的出场率一定比我还多。

  “那麻烦你了。”

  “油漆很新的样子哦,老师不知道油漆前几天刷过吗~?☆”

  “我就说怪不得这么熏鼻子!!”

  ……王老师你快救救我啊!!!

 

◇本章回忆……放假的时候历史老师先生和老王的夜跑时间?

Chapter3

  说起跟王老师混熟的那天,还是放暑假的时候。我刚刚来到这个学校。因为学生们还没开学的原因老师们都很闲,开学工作已经做好了,我的实习手续也办好了,校长决定自己抛下我去哪里吃喝p/i/a/o/d/u(划掉),把我交给王老师,让他带我熟悉一下环境。

  当天王老师就跟我约好去南校区的操场跑步。还是晚上。

  ……我才不怕黑呢。晚上人也很多对吧。

  天气很美好,黑漆漆的天空像是被谁用抹布擦过一样亮,有几颗璀璨的星星零零散散地分布在夜空的任何一个角落。

  “小王老师!”我向王老师招了招手。

  “你怎么这么慢啊阿鲁!上公交的时候被司机杀掉了吗?”王老师似乎等了很久了,他的脸上浮现出许多不愉快——不,不愉快都写在脸上了好吗!用湖笔写的,标准的吕/建/德字体。我见过。

  王老师听了我的解释后,一脸愉快地拉着我去运动场跑步去了——SO这货根本没有生气只是唬我玩呢?!忽然,我发现了王老师腰那里别着一个东西,黑乎乎的把手,看来我得小心点,王老师今天带中华锅出来了。为了我的生命安全,体质差的我还是跟他疯疯癫癫去了。

  “王老师,我怎么觉得这么奇怪啊。”我叫住了王耀。

  “什么阿鲁?”王耀回头好奇地问我。

  “我觉得好像有人跟着咱……不,跟着您。”我说。额头已经沁出了汗珠,“而且,我背后快要被目光灼伤了。”

  “你脚下阿鲁。”王耀听后,冷着脸说了一句。

  “这什么东东!!”我的脚很沉重,努力抬起来后发现鞋底全白了,用力在跑道上踩几个脚印,然后,我发现——我踩到油漆工前两分钟新刷的跑道白漆了。我一跳,本来想跳出油漆范围,不料,“我曹揩干净那个这个又踩到了!”

  “作为一个老师不能爆粗口啊阿鲁。”王耀一本正经地对我说,他看着我又气又急还有点不知所措,像是在教育一个不听话的孩子。

  “啊……抱歉。”我说。

  “真的有人跟着我们吗阿鲁?”王耀也跟着我疑惑起来,“也有很多人在跑步呀阿鲁。”

  “王老师……我觉得真的是冲您来的啊。”我有点担心,“您练过自卫术吗?”

  “没有啊阿鲁。”王耀摇了摇头,我更担心了,“怎么了?”

  “现在已经晚上了,我怕一会儿您回家会危险。”我说,“虽然我想过送您回去但是我怕我一会儿回去……怎么办?”

  “你送我回去?你不怕吗阿鲁?”王耀的重点居然放在陈述句而不是疑问句上。

  “我小时候学过击剑,而且我出拳很重。”自豪君慢慢地爬到了我的脸上,“我爷爷可是警卫员呢!”

  “那你怕什么啊阿鲁?”王耀问。

  “……怕黑啊……”我说到这里,脸色变得难看起来。一向语文不太好的我想,这大概就是“谈虎色变”什么的吧(等等你语文不好你做什么历史老师)。

  “你知道有人跟踪我们,那就是……啊,你看他的模样了吗阿鲁?”王耀问。

  “不知道……现在暑假耶,好像我看见一个高个子,穿着类似围巾和大衣的东西……只是衣服,没看清脸。”我努力回忆,只能想到一点点,或许我一回头,能得到更多信息,不过与跟踪狂对视真的很危险,“啊,对了,他手里还有一个被路灯照得明晃晃的东西,不知道是什么,很长,是钢管吗?”

  “居然有武器呢阿鲁。”王耀若有所思,“看起来我们的处境很危险啊阿鲁!”

  ……等等王老师您的表情是害怕吗还是慌张或者是不知所措被水淹没……我怎么感觉您很开心的样子。

  “而且……我没有着手的东西哎。”我更沮丧了,“那怎么办……我倒是不要紧,王老师您不是很危险吗?”

  等等,为什么我心里突然涌现出三个不相干的字——“我错了”?根据我的经验,可能实习期我会说很多遍这样的话吧,那不就是意味着我要犯很多错误吗?等等,实习期的事情为什么会现在涌现……难道我的大脑已经变成能够预知未来的东西了吗?!(←同学你想多了

  “咳,”王耀瞬间认真起来,“搞不好这就是上次学校漏水事件的肇事者什么的阿鲁……”

  “漏水?是上次我去报道看见校长先生拿着个消防栓(漏水和消防栓有什么关联吗请问)那次吗?”

  “不是阿鲁,”王耀摇摇头,“那次是意外啦。”

◇然后回忆就结束啦!(写不下去什么的×

◇本章人物较多慎入!

Chapter4

  又是一个美丽的晴天。

  感叹完后我把伞挂好就走进了教室(喂),这可是我第一次上课。昨天晚上王耀给我做了好多思想教育,当然王耀绝对没有拿着军刀架在我的脖子上督促我准备课件这种血/腥情节啦。人家王老师可是很温柔的,只不过我脖子落枕了,可能是被中华锅(人家王老师只是换了个温柔的凶器而已嘛)顶的太久了也没睡好什么的。至于王耀怎么给我做的思想教育啊,就是说些鼓励的话啊什么的,我有种回到初中听叫兽们讲课的感觉。

  “老王为什么说这么多这些话啊?”

  “嗯?你还年轻,我怕你教了一节课就永远不想当教师这个高尚的职业了阿鲁。”

  “为什么?”

  “阿鲁……天已经黑了我得先回去了,对了,这班学生超难教。”

  啊……王耀这番话到底是什么意思直到我第二天上课都还没搞清楚。顺便一提,王耀还真是个没那么多规矩的人哪,称呼从“王老师”到“王耀”到“老王”人家也不介意。要是那个德/国来的政教处主任,一定会被打晕然后被塞到奶油里面放进烤箱里做成苹果蛋糕的嗯。这画面虽然有甜品成分但是想想也是很可怕的。更何况这个主任有初中教室那个多媒体黑板这么高了,大男人一个居然喜欢做甜点是个很可疑的事情。

  我的U盘前阵子弄丢了,如果再整理一次来不及了所以就跟那个白花花的头上有一只黄不留秋的肥鸟的老师借了一个,这老师貌似和主任关系挺好的,眼睛血红血红。“本大爷”这种奇怪的口头禅对于作为物理老师的他有点不利,会教坏小孩的。为什么我突然好庆幸他不是生物老师??哎为什么我跟他借U盘的时候他神情不正常,还跟我kesekesekese地笑了一会儿还说“这可是本年级存货最多的暴力女生物老师的良心推荐哦”“匈牙利的太给力了”“快回去吧不要感谢本大爷”之类的……

  回想结束,让我们从踏进教室门槛的那一刻开始吧!

  “啊……同学们好!我……”

  我/曹咧我怂了!!这班怎么这么吵!而且还真是去动物园看猴的眼神啊!!真的那个和王耀长得好像的面瘫同学你拿二胡出来干什么啊!哎好像我在阅览室见过的大个子学校原来还允许带水管的吗?头上别着小梅花的长发女生居然举着照相机?不行不行不行不行我终于懂得王耀的感叹了不要说上完一节课现在我就想辞职了!!

  咳,一会儿要是被校长或者是其他领导老师看见了我就得卷铺盖走人了,实习期没到就被赶走毕竟是件很丢人的事情啊……以后实习期结束我还得回大学培训,到时候这事儿要是传开了我还有什么颜面见我江东父老。

  “那个,我是你们的历史老师。请安静。”我试图跟他们商量。

  “好吧……请不要说话。”

  “听我说……”

  “你……大爷啊……(为人师表要小声)”

  怎么办我突然怀念起头顶黄鸟的基尔伯特了……哎我怎么知道他叫什么……(喂)

  “我希望你们给我留个好印象……所以请安静。”

  “老师你有高血压吗?”

  “没有!”

  等等为什么突然安静下来了我抬头才发现老王正在窗外视/奸。不管了反正能安静我就能上课。等到我把U盘插上教室突然就像水开了一样沸腾了,莫名其妙居然还有口哨声。

  哎……

  这是什么……我一脸遗憾地回头看。

  “教育片???!为什么还有一个括号里面写‘暴力女给的’??”

  “我终于知道为什么基尔伯特借给我U盘的时候扭扭捏捏不好意思了!!!(貌似他不知道我要用来上课所以才放心大胆地跟我kesekesekese地笑还跟我说……咳)”

  “王老师帮我打电话找一下路德主任好吗万分感谢!我手/机吓掉了!”

  我,是一个年轻的老师。

  当我人生的第一次授课时,我才知道原来teacher这份光荣的职业太过光荣,恐怕我承受不起。

  不,在这所英语老师有着海洋中藻类植物般厚实的眉毛并且政教主任是物理老师的弟弟而政治老师和物理老师交换推荐那啥资源的学校里这份光荣而沉重的任务格外艰巨。

  哪怕你是一个实习老师。哪怕你只是(着重号)一个无辜的古代史老师。

  “啊哈……不好意思啦,这是我跟物理老师借的U盘,同学们不要误会。好了,现在开始上课。”

  “——老师能拷贝一份给我吗?”后排传来一个犀利的声音,我的耳膜快被戳出血了。

  拷贝你/大/爷!作为一个具有“四有师德”的年轻人,我以我血荐轩辕呸呸呸我以我在大学多年来养成的忍耐力忍住了这句话。但是我在大学和基/友们没心没肺爆的粗/口就不算重复的来讲,能编成一本第六版的现代汉语大词典,比我们语文老师用得那种还要厚,相当于三四五个板砖。

  “……上课。”

  “起立——老师再见!”

  合着这群混小子给我送别来了!

  “……同学们好。”

  “我是你们的实习老师。”

  “我想你们可以……叫我黄老师。”

 

◇差一点就把我三次元的姓名透露了XD

◇越来越短啦……这文是搞笑向绝对不会有虐的啦!哎哎哎老师们的科目我分不清怎么办!!隐隐约约的all耀会被打吗×

Chapter5

  星期五第二届自修的初中各年级科目代表教师会议。

  当然我只是一个无辜的旁听。

  据说有一个来自乌/克/兰的女老师因为麻烦的弟弟没有来,还有一个叫罗德里赫的音乐老师因为半夜的时候在家里弹奏了《今夜无人入睡》被居委会举报扰民现在还没有做完检讨。总之麻烦很多,当时的场景据说“令人终生难忘”,对吧。那栋居民楼有一半是即将会考的高二学生。

  永无天日的代价。

  “这帮熊孩子,怎么会有前途呢!!”棕色头发的政治老师一边手拿着美妙的西红柿,一边还不忘抱怨他那教过最差的一班学生,但是他的脸因为有tomato的原因依旧很舒展。

  “上次本大爷为了上好一节关于电能的课,他们倒是很勤快地把教室的十二个灯管全拆下来了。”没错,这个就是那个给我拷有教育片U盘的物理老师基尔伯特,他头上那只叫肥啾的黄鸟笑得很开心,“比暴力女还要厉害,灯管是四十瓦一个的。”

  “现在难教的小孩很多啊阿鲁,”老王倒是很自豪的语气,“久了就习惯了呢阿鲁。”

  “啊啊啊混蛋……为什么……”来自罗/马的语文老师(同时也是很低调的校长之一呐)一副很揪心的模样,他小声的几句控诉使得会议室吵闹的气氛安静了下来,“简直是……罪/大/恶/极……他们居然……撕/书……那可是很珍贵的手写稿试卷啊……”

  “Baka!文档印出来的就算了,老大爷们老师的手写稿试卷你都给他们撕!”我已经几天没有见过的海苔眉英语老师气愤地说,他已经完全忘记他是怎么把家政老师用一块小小的叫“司(死)康(扛)饼”的点心给毒进医院的了,“不行啊,高中平起平坐就算了,这可是初中!难道要我们像教小屁孩吃饭一样教他们尊重老师吗!”

  “啊,不会吧。除了调皮一点我觉得还是可以的。”基尔伯特口中的“暴力女”就是这个生物老师(本年级存货最多什么的),这个叫伊丽莎白的匈/牙/利人大大咧咧地折腾着手中有很显眼的“BL”字样的杂志,这个我在王老师的办公室也见过,听说是没收的。

  “……”

  各位心存不满的大爷们发完言后,将疑惑的目光投向了我。

  “——新来的,你不打算讲两句吗?”

  “哎……我不用说了吧。对了,不是八个老师吗除了你们讲完不该还有一个么?”

  “我在这里啊……”旁边突然多出来一个抱着熊的金毛,我认得他,就是那个被毒晕然后出现口吐白沫症状最后被急救车送去医院的的家政老师,平时没什么课所以也很清闲,今天也一如既往地为没有人感觉得到他而苦恼。

  “你谁啊?”

  “我马修啊……”

  “咳,好吧!怎么办……明天还有一节历史课。我会被他们玩死的。”

  “那是你没法上课!年轻人还是要多积累经验。”基尔伯特说。

  “啊呜都怪你!居然在上课用的U盘里装这种东西……”

  “那又怎样,学生们也很喜欢不是吗?”他很骄傲地瞥了一眼伊丽莎白,我清清楚楚地感觉到他把“west也是”这几个字咽回了肚子里去。当然了,路德维希也在这里。

  “嗯,你也是。”

  “Baka你们说了半天到底在说什么?!”海苔眉对这场占用了他宝贵时间的谈话会抱有比学生们还不满的态度,“你们是用这种方式虚度年华的吗?”

  “眉毛我倒是想听听你的意见呢阿鲁。”王耀一脸淡定地看着炸毛的海苔眉。

  “咳我有事我先走了……憨八嘎白痴撑死在家里了。”说着海苔眉起身推开椅子就要走。

  “不行啊那我怎么办啊……你们的课上的都这么顺利不能就留我一个被赶回学校吧……”

  “年轻人嘛就要多吃点苦啊!”

  “你等着我去食堂给你买一饭盒苦瓜……”

  “你们就不能体谅一下大学生么!毕竟咱们也是过来人啊!”棕色头发老师眨巴着绿玛瑙一样的眼睛,手里还抓着那个番茄。

  ——我十分感谢您但我不知道您叫什么!

  “安东尼奥·费尔南斯德·卡里埃多!”

  “到!”

  “放下番茄束手就擒!”

  “就不!”

  “Do you like tomatoes?”

  “Yes,I do!”

  整个会议室的老师眼睛都不在别人身上,他们盯着毫不知情的老王一直到会议结束。当然,安东尼奥·费尔南斯德·卡里埃多先生(应该是叫这个吧!)每五分钟看一次老王,每一分钟看一次珍宝一般的tomatoes。

  美好的第二天。

  骗我的,一定是骗我的。

  为什么今天这群兔妈妈的孩子突然这么乖巧伶俐听话了。路德是不是背着我去说教他们了,据说每个下雨天孩子们在晚自修都能看见脸贴在玻璃窗上叫着他小孙子名字的罗/马老师,有时候是唱奇怪的歌,贴着玻璃没法卷舌头差点咬舌自尽。然后体育课的时候练习校运会集体项目跳绳接力,老王帮他们晃绳子,老王没注意,一个手抖把刚要抬脚的一个美/国学生的眼镜打掉了。丝毫不差,刚刚好。要是偏一点的话校医先生就有的忙了啊。

  我第二次上课,我发誓这本应是我人生第一节课的效益!为什么偏偏和第二节交换了(你怎么就这么确定这节课效益这么好呢)。

  “啊……然后,这样的暴政导致赫赫有名的秦朝后来怎么样呢?”

  “上——天!”

  “嗯。随你。然后秦朝就上天了。”

 

◇怎么办我写偏题了QLQ~抱歉……嗯我努力写多一点正文吧~我会用明确文字标出视角的(没有特别说明的应该还是历史老师第一人称视角),这样写koru♂koru的时候就不会尴尬啦!来一篇鸡汁可口的番外吧XD

 

Chapter6 王耀先生的日记

  我今天路过礼堂二楼的会议室,发现了地上有一本印着熊猫图案的笔记本,很可爱的一种风格,应该是学生会的某个女生掉的吧(因为不是学生会的学生基本不会来这里),我弯腰拾了起来,正当我纠结要不要翻开来看得时候,脑海之中想起了一句话——

  “不看怎么知道是谁的呢?”

  好有道理!

——

○年×日 天气:晴

  太好啦阿鲁!终于开学啦!湾湾终于不用老是求着我买同人本啦!她最近和伊丽莎白老师交情很深呢,她们能成为朋友我也很开心啊阿鲁,湾湾也不会离家出走啦阿鲁,下次一定要好好感谢一下伊丽莎白老师呢阿鲁。

○年×日 天气:晴

  哎,今天报道的时候居然见到伊万那头熊了阿鲁。话说他怎么长得这么快啊阿鲁,都快比我高了阿鲁(历史老师内心吐槽:老王他本来就比你高了好吗)!小孩子喝酒真的能长高吗阿鲁?嗯那现在还能说明我是滴酒不沾的好老师啊阿鲁(骄傲脸)。

○年×日 天气:晴

  这里有好多新老师啊阿鲁,大家将来要一起工作呢阿鲁。

  “我家的首/都是渥/太/华哦。”

  “本大爷今天也很帅!”

  “抱歉,罗马诺他生气了……和番茄一样。”

  “需要限/制/级的各位同事请联系我!同学们也可以哦~办公室标有‘801’的就是我那桌!”

  “除了打架、女人和酒,你还能说些什么?”

  “那不就只有海鲜可以说了吗?!”

  “费里西安诺!立正!不许在办事处睡午觉!”

○年×日 天气:晴

  “滚滚你说亚瑟和阿尔他们都在欺负我好可恶啊阿鲁……”我不停地往熊猫的怀里蹭,果然只有滚滚才是最舒服的(GITTY酱也是阿鲁),“尤其是那个伊万……总是在我背后偷偷捅我一刀……”

  伊万一下子把头上的熊猫头套摘掉了,露出了又白又长的围巾:“哎,你怎么知道!”

○年×日 天气:晴

  早上上完课的时候,伊万一下子就拽住了我,用不容拒绝的语气说他们宿舍停电了阿鲁,非要挤过来和我一起睡。想一想罗/马和日/耳/曼校长,停电什么的的确情有可原啊阿鲁。话说伊万这么大个人了居然还怕黑呢阿鲁,好幼稚。

  晚休熄灯的时候,这只死北极熊还真来了啊阿鲁!

  “我睡右边,你睡左边阿鲁。”我一边酣畅淋漓地揉着GITTY酱一边对他说。

  “哎……我还以为小耀会因为要自己一个人睡跟我争好久呢!”他倒是一副很惊讶的表情,抬手抓了抓他的睡帽。

  “你的脑子里一天到晚都在想些什么啊阿鲁!”我抓着GITTY酱的爪子去敲了一下他的头,“你乐意的话你去睡沙发啊阿鲁,反正我的床很小呢阿鲁。”

  关掉客厅的灯后伊万就跟着我进了卧室,可能是他真的怕黑吧,乖乖地钻进了左边的被窝,我翻箱倒柜才找到一个枕头给他,我随手一扔他就接中了,捏在手里还很陶醉地嗅了嗅,嗅完用一种很奇怪的目光看着我:“小耀,要睡觉啦。”

  我爬上床铺后伊万又开始吵吵嚷嚷地说我的GITTY酱太大了,他根本抱不到我。然后他又眨巴着眼睛说要跟GITTY酱换个位置。

  ……小孩子就是小孩子,真拿他没办法啊阿鲁。

○年×日 天气:小雨

  勇洙你个混蛋!居然被伊万收买了放他进家里!不是我说你啊阿鲁,要是被小港发现了你会被打的啊阿鲁!大哥也是为你的生命着想啊阿鲁(同时也为我的)。你想一想,上了一天班累的跟路德家的狗似的,终于可以休息了然后一掀开被窝就看到一团白白的东西会吓死的好吗!

  泡菜吃多了会变蠢吗阿鲁!

○年×日 天气:多云

  滚滚为什么最近变胖了好多啊阿鲁,都抱不动了阿鲁!哎,滚滚很冷吗为什么戴着围巾啊阿鲁?我的中华锅呢,滚滚为什么老是拿着水管玩啊阿鲁,很危险呢知不知道阿鲁!

——

  然后我去了食堂的挂失处。

  这种东西被别人捡到半夜会睡不着的吧!

 

◇抖抖三人组终于出场啦!《平和っていいな》很好听哦,三个人一起唱的!

◇这篇比较短~啊对了,可能以后会有出本的打算我也不知道是不是aph相关……嗯……万一以后我出个aph相关的那就谢天谢地啦。欢迎小伙伴们勾搭!(´・ω・`)

 

Chapter7 

  初一至二年级教职员办公室一号。一群兢兢业业的老师们在用手机刷头条、打游戏,或者用报纸盖住头脸直接趴在桌子上睡觉,以及打开笔记本电脑泡电视剧和撕试卷也是一种极好的消遣。

  “那个……同学,你有帕金森吗?”我看着面前这些个调成振动模式的小孩子,“抱歉说错了,三位同学,你们有帕金森吗?”

  “不是的……老……老师。”来自拉/脱/维/亚的矮小卷发男孩抖得最厉害。

  “莱维斯,你怎么抖得这么厉害?”来自立/陶/宛的学生,托里斯是症状最轻的一个,他还保持着正常人的脸色。

  “突然、突然好冷啊……!”来自爱/沙/尼/亚的学生,爱德华开始流起了冷汗,可以看得出来他在努力地翕动鼻翼不让眼镜从鼻梁上滑落下去,“需要……茶吗?我去煮茶了!”

  爱德华转身跑开了,脚步超级匆忙,差点摔个趔趄哎。那个,茶壶会摔坏的,你这样的话,海苔眉会生气吧……话说这么久了我都还不知道他叫什么(?!)。

  “冬天还没有这么冷吧,”我一脸茫然,“也没有开风扇什么的啊!”

  “老师你真的感觉不到吗?”托里斯更惊讶了。

  “啊?”我再次一脸茫然。

  “老师真的好厉害,”莱维斯很天真地看着我,“我要是有这样的心态面对伊万先生就好了。”

  “伊万?”

  “本、本来伊万先生不在的世界还是和平的……”

  “嘘、嘘!莱维斯!!啊啊啊啊啊!!”

  ——托里斯、爱德华和莱维斯,统称抖抖三人组。是年级中屈指可数的三位数学科代表,一个科目能有三个课代表简直就是奢侈。身为初二年级生物科组长的伊丽莎白·海德薇莉去哪儿了我也不知道,可能是去初一年级进行浩浩荡荡的义讲了,上次那个海德薇莉专场——“传授人体生物知识·走进生物”的讲座简直带坏了我们初一小天使五百多人啊!还我一个纯净美好天真无邪可爱美丽的校园和同学们!

  “伊丽莎白对你们做了什么?”我看着除了莱维斯的另外已经慌乱无比的两人,“怎么了吗?伊万可不是老师啊。”

  “那、那个,伊万先生可是可以随时出现在我们的面前的呢……”托里斯开始搓着双手。

  “难得伊万先生不在才显得和平呢!”莱维斯环顾了一下四周一派和平,天下大同的景象,异常地开心。

  “嗯,”伊万突然从盆栽后面伸出头来,他的后面有紫黑色的气体遍布了整个办公室,“那么托里斯,爱德华和莱维斯,你们出来和我玩吧~☆”

  “莱、莱维斯!!啊……啊啊啊啊!!”

  “等等,先把这些卷子拿过去吧。”我叫住了那三个抖得更厉害的家伙,“生育部长……啊不是,生物科长伊丽莎白·海德薇莉让我给你们的。转交给你们老师。*”

  “老、老师……”

  “放过我们吧!”

  然后我就眼睁睁地看着那三个疑似帕金森的课代表颤抖着进来颤抖着进去。

  我曾经一直以为体育课上的孩子们是活泼好动的。

  今天,我错了。

  我活这么大还是第一次见到有人这么把体育课玩脱。

  “哈哈哈哈!”一个呆毛一翘一翘的金色头发蓝色眼睛的学生好像遇到什么好事似的,双手叉着腰用他的肺活量咆哮着,“反对意见不接受哦!”

  “阿尔弗雷德!”另一个是已经被玩脱(x2)的体育老师,“你到底还测不测……”

  体育老师旁边是正在悠闲地喝茶的亚瑟·柯克兰,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就是那个眉毛超粗的英语老师。为了不伤人家的自尊我还特意去英语科问了一下他的大名,所以以后我就可以叫他名字啦而不是海苔眉。

  “亚瑟老师,”体育老师几乎要哭出来了,“你倒是帮帮我啊……”

  “急什么。”亚瑟坐在树荫下淡定地看着烈日下的这些勇士们,“连这个家伙都管不了,你是怎么当老师的?这可不是考驾照。”

  我今天总算亲眼见到什么叫做痛不欲生了。

  今天是实习期的第几天来着?啊,对了。昨天老王因为日记的事情还感谢我呢,夸我是个拾金不昧的人。但是你那东西算什么金啊……为什么今天总感觉后面有一根闪闪发亮的水管和紫黑色气体呢?好像在哪里见过……算了,今天去找托里斯他们玩吧!

 

*此处伊丽莎白教的班级不包括文中王耀所在班级,只是代课而已。本班生物老师是个路人甲。当然一篇文章一个科目只要一个老师足矣。√

 

◇番外中毒死循环。然后又要分什么课代表啊毛的,我都觉得角色不够用了污呜呜。(我们家科代表是一科两个的,所以太多了……

◇罗/马爷爷的名字我就没有去百度……看到一篇丝路组的文罗/马爷爷貌似叫“凯撒·瓦尔加斯”,一个名字一个斜杠我做不到……但是我用错了我会改的!!以及全文中国家配对不上本家给的名字的要及时告诉我哦QAQ

 

Chapter8 各国老师面对同一种日记时的评语以及各国课代表和同学们偷看日记的留言

201x年x月x日  星期x  天气:晴 

  今天是开学第一天,我见到了好多新老师!

  有的拿着番茄和罗维诺·瓦尔加斯同学聊得很开心,有的抱着熊猫被拿水管的伊万同学骚/扰(话说真为这个老师感到悲哀),有的兴致勃勃地与部分腐女同学交谈哪个老师和哪个老师的新发展(同性别老师……),有的长得银色头发红色眼睛像个兔子似的和一只黄/色的肥鸟争吵,有的一本正经地训斥着热衷于pasta的费里西安诺·瓦尔加斯同学,还有的扯着嗓子唱歌然后被日/耳/曼校长先生一拳打晕的,然后醒过来我好像听见了一句“孩子他奶奶”。

  ——哇,那个好厉害!看起来是欧洲人,眉毛我昨天见是五条,今天怎么六条了!!

  很期待他们上课的模样呢!

 

政治科安东尼奥(西/班/牙)

  不得了呢,居然被学生写进日记里了莫名其妙地开心起来了。同学,番茄不仅很好吃而且营养价值也很高呐。罗维诺·瓦尔加斯同学是个好同学!不过同学,我怎么那天见你那么眼熟呢,你是不是和伊丽莎白他们很熟啊?

 

政治科代表任勇洙(韩/国)

  开学第一天的起源是我思密达!各位老师的起源也是我思密达!

 

生物科组长伊丽莎白(匈/牙/利)

  同学,你渴望力量吗?来吧来吧来生物科找我吧!或者你找王湾同学也可以(哎,话说学校里的BL社现在很稀缺人才呢←这什么学校居然出BL杂志供学生阅读!不过我喜欢)。湾湾同学不愧是寻找JQ的好能手呀!学习也跟得上,大家要向她学习!嗯……下次你留个邮箱吧。我拷一个盘的资源给你要么?

 

生物科代表王湾(台/湾)

  我好像知道了什么不该知道的东西……

 

语文科凯撒·瓦尔加斯(罗/马)

  后生可畏!但是我也很担心王老师的生命安全呢。

 

英语科亚瑟·柯克兰(英/国)

  同学你这写的是什么啊……!你是家政那边儿的吧,你们老师马修曾经对我的司康无法自拔呢(自豪脸)!那些家伙真是大题小做,自己主张送他去医院了。等等,什么叫“昨天五条今天六条”!?你确定你把我的双眼皮也算上去了吗?!岂可修我可是很绅士的,我才没有生气着想去你们班代课家政的打算呢。

 

英语科代表阿尔弗雷德(美/国)

  同学和hero一起去吃憨八嘎吧!你认不认识本田菊同学啊?

 

数学科王耀(中/国)

  同学你擅长察言观色是好事阿鲁,但是能不能稍稍修改一下呢?比如“有的抱着熊猫被拿水管的伊万同学骚/扰”什么的,你要知道修改是一件利人利己的好事啊阿鲁。

 

物理科基尔伯特(普/鲁/士)

  什么!难道你就是那个炸了灯管的人!本大爷要对你给予严惩,本大爷才不是兔子!你生物不及格吧!哪儿有兔子和鸟吵架的啊!那是本大爷的朋友!!

 

数学科组长路德维希(德/国)

  严禁书写一切与正常生活无关的东西。

 

数学科代表托里斯(立/陶/宛)

  尽管我也觉得我当数学科代表不是很合理……请原谅我。您这么说,伊万先生会生气的…

 

数学科代表爱德华(爱/沙/尼/亚)

  伊万先生……好冷啊,我去煮茶。

 

数学科代表莱维斯(拉/脱/维/亚)

  有伊万先生在还依旧这么和平真是好事呢!

 

王港(香/港)

  什么!那死北极熊敢这样对我大哥!我一定要把爆竹塞进他菊/花里去!!

 

王澳(澳/门)

  所以说你还是遗忘了我这个不是赌/徒胜似赌/徒的好学生么……

 

本田菊(日/本)

  其实在下也是王湾同学的同行!在下要把极东兄弟的旗帜高高挂起!

 

音乐科罗德里赫(奥/地/利)

  我要用钢琴来表达我现在的心情!(算了要不我写曲名给你你自己去听……)

 

家政科马修(加/拿/大)

  啊,太、太好了。

 

实践科冬妮娅(乌/克/兰)

  露西亚终于有朋友了!

 

实践科代表阮氏玲(越/南)

  王湾同学真是个好人呢。

 

历史课实习预备生(作者?)

  玩的愉快!话说你们这样玩脱了我很难写下去啊……污呜呜。

 

未知科目土/耳/其

  来打架吧!哎,停、停下来,不要跳舞啦!

 

未知科目海格力斯(希/腊)

  Zzz……

 

罗维诺·瓦尔加斯(南/意/大/利)

  啊,那个笨蛋!番茄笨蛋!!不许唱歌!我、我这是在跳舞啊!为什么说成是“手脚扭在一起”啊,笨蛋!为什么要拉着费里西安诺那家伙一起跳波/莱/罗/舞!

 

费里西安诺·瓦尔加斯(北/意/大/利)

  好痛……路德好凶啊!呜呜呜……

 

校长日/耳/曼

  罗/马你个混蛋!我不允许再有下次,否则我就把你分配到赛里斯那边去!

 

GITTY

  很好,这很GITTY(托腮。

 

伊万(俄/罗/斯)

  (纸上有一道黑乎乎的划痕,以及清晰可辨的……Koru korukoru……)

 

 

Chapter9

  “正因为有苦难的过去,所以立/陶/宛才如此珍惜现在的美好呢。”我注意到这班熊孩子花花绿绿的炒豆子一样的脑袋海洋之中,托里斯的背挺得格外的笔直,虔诚的眼神里充满了希望,“同时,立/陶/宛人也十分热爱和平。”

  “老师,你在讲什么啊?”波/兰/人举起他的手。

  “咳?”我抄起课本看了一眼封面,“哦这是初二的世界史!!真是对不起呐同学们。好的,我们今天接着讲文景之治与光武中兴……”

  所以托里斯同学麻烦你下次听课认真一点不要听到自己的国家就意外地兴奋,还让我以为我这节课发挥得十分出色,学生十分喜欢呢。

  今天的课应该全部上完了吧。我撩起袖子看了看手表,没错学生们该晚自习了。今天应该是亚瑟坐班呢。如果是那个家伙看兔崽子们的话,现在去打探一下情况一定很危险……而且他只在休息日的时候会松懈,难道他会拿着杜/松/子/酒神经兮兮地在半夜悄无声息的校园里游荡吗(搞不好真的会)!

  “大家都说我做的饭很难吃,”不出我所料,亚瑟正在讲台上发表着讲话,如果有这个闲功夫他一定会用英文翻译一遍再用中文告诉他们(这种无聊的内容谁要听啊),“明明就是故意的嘛。”

  天哪噜我第一次看见这么乖巧的学生!我第一次看见这样的老师!太厉害了,居然不用像伊丽莎白一样用那些珍宝资源来作为安静学习的交换,就可以拯救这些沉迷want do to*的迷途羊羔们!

  啪。

  “啊!亚瑟,怎么黑了一片!”站在教室后门的我吓了一跳,我在确认到我没有失明后大叫了出来,“停电了吗?”

  “谁剪断了电线!”路德维希很生气地直接推开门对这一片像炸开了锅一样的学生们怒吼着,“不可能停电的,这个月的电费是我(和费里西安诺)亲自去交的!”

  “土豆混蛋!?主任……?”亚瑟显然是懵了,伸手探了探周围的环境,听到路德维希炸雷一样的声音又突然开口,“应该是停电了,是电闸烧掉了吧。”

  “发生什么了阿鲁!哎……哎哟,好、好黑啊!”王耀听见了这里吵吵闹闹的声音后连忙冲着进来,跌跌撞撞地差点摔了一跤,“怎么了?为什么整栋教学楼的灯全灭掉了。”

  “果然停电了……”路德维希很为难地扶着额。

  “停电了吗?让那个大水管拿出他的水管来照明啊!”阿尔弗雷德充满朝气的声音。

  “憨八嘎吃多了你的脑子也变傻了吗!”这个声音,我不是很熟悉,应该是个男的。但是我怎么觉得这么骚/气啊……不会是法国人吧,咳咳。联/合/国的未来领导们在这里念书吗?

听得出来他因为停电十分愤怒。

  “korukoru……”一阵奇怪的笑声从王耀后面响起,王耀一个激灵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抱住了,我揉了揉眼睛,看见了王耀被不知道什么时候离开了座位的伊万死死箍在了怀里,他用下巴不停地蹭着王耀的头,“小耀害怕吗?”以及,王湾同学越来越亮的眼睛和王港同学可以当火枪使用的眼睛。

  “本大爷来啦!”基尔伯特银白色的头发上闪耀着一个球体圆滚滚的金黄色的光芒,为这个乱哄哄而失去了光明的空间带来了一丝安全感,“阿西!王耀!你们都在啊!王耀,你后面那个是什么?”

  “哥哥……那一团光……”路德维希一脸胃痛发作的表情,“是肥啾吗!?”

  “啾啾啾!”肥啾很自豪地抬起了头,拍打着翅膀。

  “办公室还有老师吗?”王耀伸出个头来,“怎么好像全部老师都来这儿了。”

  “……怎么了吗?”海格力斯正在隔壁班睡觉,他被吵醒了,端着烛台走了过来。

  “我/曹那一栋楼,全全全全黑了!!”黑暗中传来一阵霸气响亮的声音。

  “喂……你的四有师德呢!”海格力斯差点将手中的烛台扔出去。

  “来打架啊!”

  于是在星期一的升旗仪式,学校处分了一大堆违纪的教师,其罪行包括早退、打架未遂(为什么是未遂)、讲脏/话和扰乱学校安全秩序,严重危害学生生命安全。生物科组长伊丽莎白十分热情地提供了当时的照片,并表示自己应该被纳入摄影部。

  怎么办我突然很愿意甚至迫不得已捡拾包裹回大学去了,我竟然觉得这样还比较美好。

 

*want to do:英语中的一个句型,本意是“想做某事”。在我们班里很有象征意义,被引申为“huang/du/du(拼音)”。

 

◇其实我想完结了但是我不会告诉你们。我的目标是两万以上起码三万(做不到啊做不到),然而这才一万五多,还不包括我自己的碎碎念……(望天)开头和内容会很逗比,结尾的话,会很开心。我是个话唠,然而整天神/经/不/正/常搞得我一写欢乐的就是这个模样了。

 

Chapter10

  我是这所学校的一名实习历史老师,我的身份其实是一名即将打包回老家的历史系大学生。我的名字在这篇文章中一次也没有提到过,好吧,只提到过一个last name(姓氏)。但我不满足于现状,我如今也在努力地与那些嗷嗷待哺的孩子们愉快地玩耍,我简直就要跟他们打成一片了(准确地说,是被他们带坏了)。

  你告诉我的,这个鬼学校居然还有校运会。

  你告诉我的,这个鬼学校举办完学生的后还要举办教师校运会。

  你告诉我的,这个鬼学校的校运会居然还要我们北校区的初中部去南校区的高中部集合。

  好吧,我现在告诉你,实习期没有工资。但是就这样回去可能我毕不了业,我可不想出去刻戳子。现在我混口饭吃容易吗!不过看在这些可爱的学生们我就暂时把打包回去的事情晾到一边先吧,他们毕竟还真诚地把我当成一个作为他们朋友的老师来对待,我很高兴。他们前几天还邀请我去乡下的精/神/病/医/院检查脑/部/神/经,对我说:“老师,你的染/色/体一定是多了一条或者少了一条。”

  生物从来没有及格过的我自我感觉十分良好,反正我知道了原来受到学生们的爱戴是这么好的一件事情。

  “那个,王老师,班牌和班旗给班长拿算了。”开幕式一结束,我就跑过去和王耀说。他刚刚接过了向导员手中那个十斤重的铁质班牌和有着木柄高高飞扬的红色班旗。

  “你拿着你的相机就可以了阿鲁。”王耀一脸无所谓,“一会儿是集体跳绳,去给熊孩子们加油啊阿鲁!”

  然后我就乖乖地拿着相机跟着学生的狂/潮向我们班的大本营移动。

  “这……这开玩笑的吧。”

  “几把椅子两张桌子拼起来叫做大本营……?”

  “啊,老师你来啦。”托里斯看见了我,站起身来拉开一张椅子,“我们的还算是可以的了,是在树荫下呢。”

  “后勤准备好了没有?准备开始比赛了!”王耀把班旗放好,举起班牌发号施令。

  “hero我早就准备好啦!”阿尔不知道从哪里掏出来一大堆憨八嘎。

  “大佬,你要的葡萄糖。”王港面无表情地指了指整齐摆放在桌面上的几盒东西。

  “参加集体跳绳的运动员和体委跟我过来,记得拿着秩序手册。”

  “老师不好了,”高大又有点吓人的瑞典学生从隔壁班过来,后面跟着一个抱着小狗的芬兰学生,“运动员缺席的数目有点大,两个以上。”

  “我们班有没有人愿意去替补一下呢阿鲁?”

  “hero已经是这个项目的运动员啦。”

  “老师,找过那些被体育老师淘汰的运动员了,加起来也是不够的。”

  “三十个人减去两个摇绳的和缺席的……”

  “对了!联/五!”

  “联/你/大/爷!联五有两个是老师,另外那三个你确定他们跳得了绳吗!”

  “都说了阿尔已经是了,那么剩下的……”我正在掰着手指,忽然一股冷气从背后袭来,我感觉好像有条蛇爬上了我的后脊梁,“开什么玩笑!我可不希望被扔进集体农庄!”

  “korukoru……”没错,托里斯他们已经开始颤抖了,我甚至觉得大地都在颤抖,那头北极熊来了,“小耀老师,我可以去吗?☆”

  “那……那这样不会……吓、吓跑摇绳的同学和裁判员老师吗?”莱维斯颤抖着开口。

  “莱、莱……维斯!!”托里斯和爱德华没有来得及捂住他的嘴,于是大声叫了出来。

  “话说现在不是很热吗?”我指了指身上的校服(学校统一穿的,八班数学老师跟着我一起穿,搞不好罗/马也在被日/耳/曼校长逼/着穿x),又看了看伊万脖子上围得紧紧的围巾,生怕别人抢走他的似的。

  “不能摘下来~☆”伊万笑得堪比天上的太阳,“摘下来封印就要解除了~☆”

  “好了不要闹了阿鲁,”王耀郑重其事地说,“事到如今也只能这样了阿鲁。”

  我感觉王耀做了一个错误的决定,而且他一定会后悔的。但我认为这未必是件坏事,起码在气势气场上我们以黑暗不明势力把其他班死死压制,让他们在精神上饱受痛苦——太、太可怕了!还好我生的早,现在还是老师。不然就要承受压路机碾压十几百遍一般的苦难了。

  后来他们不知道从哪里找来几个替补勉勉强强地把人数凑齐了,我就和亚瑟坐在石凳上看他们比赛,王耀站在队首调整队伍。

  “我有预感,我们班一定会得奖的。”我对亚瑟说。

  “那是当然。”不知道什么原因亚瑟居然很赞同我的说法。

  “不,我不是那个意思。”我解释道,“我们班的队伍里,有一股不寻常的气息。”

  “有那个家伙在,别的班已经开始流冷汗了吧。”

  “唉,亚瑟。我问你个事儿吧。”

  “咋了?”

  “染/色/体是什么?”


评论(3)
热度(82)
< >
露中不可逆/画画什么的我做不到!/微博@老朽今年三十八【注意!我发布的所有属于我本人的东西,都有它受到保护的权益,未经允许不能做出任何举动(包括转载、二次创作等)!严禁挂文!未经我的允许请不要擅自墙我的文和我的脑洞,以及我本人。】
< >
© 老朽今年三十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