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ABO世界观】(HE/甜)好比下雨之类的part21




Part20 down
  被挤在一边的卡里莫夫姿势别扭地靠窗看似数落实则关心地对库尔班说道:“你果然被詹托罗传染了笨蛋病/毒吧,跑个步也可以摔伤,也真不辜负你医学组第一名的荣誉。书呆子果真是书呆子,估计读了这么多年书,被好学生层层包围着,你连怎样喝酒都忘了吧。”
  “不不不,醉酒上街会被拘留。我可不想到满是摄像头和冰冷冷手铐的小房子里给人们看病。”库尔班笑着给了他一个幽默风趣的回答,“顺便求您件事儿,回去千万不要让阿基洛夫碰我的书和笔记本,不然我会忍不住打你弟弟的。如果我真的这样做了,那也是我被愤怒冲昏了头脑,并非我本意,还请原谅我的失礼。”
  正在开车的阿比舍维奇打破了沉默,放声笑道:“好啊!我也好久没有看见库尔班打架了,回去我就让他亲爱的小弟弟把你书给撕了,你喜欢长条状的还是方块状?我可以在上面给你画风景画噢,或者写诗也可以。”
  “其实库尔班还是个挺善良的孩子呢。”被伊万借口位置不够而圈在怀里的王耀冒出毛茸茸的脑袋,自带小红花背景,天真地开口道,“在提醒他人之前还提前为自己的行为道歉,如果伊万也是这样就好了,这样就不用和我争助教职位了阿鲁。”
  “小耀你的口癖又露出来了,我给你擦擦。”伊万低下头去蹭蹭他的嘴边,高挺的鼻梁戳到他软绵绵的脸蛋,王耀觉得有些痒痒的。库尔班朝他们投去奇怪的目光,就像是食猫鼠见到了自己送上门的猫一样惊讶。
  “你开慢点!你的眼睛被沙拉酱糊住了吗,前面有个红绿灯!”努力掩饰自己慌张的卡里莫夫抓紧了胸前的安全带,取下衬衫口袋上的钢笔,指着正在换挡的司机说。
  “不啊,我不喜欢那玩意儿,就好比你亲爱的弟弟讨厌绿油油的蜜豆吐司那样。”阿比舍维奇面无愠色地回复道,“你再吵吵吧火我就踩油门,我这连六十迈都不到。这里还有这么多小孩子和一位智慧老人,你可要做个高尚的教科书——死古板晕车虫。”说完话还不忘嘲讽他一句。
  库尔班看了看坐在旁边正在和智慧老人腻歪的另一位小孩子,无奈地摇摇头说:“我可不是什么小孩子,而且我是除了你之外你的努尔(指金雕)唯一不啄的人,即使我把羊毛毡子包住他的头他也不会对我生气。”
  “的确,我跟他说过不要和白痴一般计较。这么厚的脸皮啄坏了努尔的嘴怎么办,我可不想让他自己飞去医院。”
  观战的王耀嗤嗤地笑了起来,用力推起瘫倒在他身上的伊万:“你看他们三个多么和睦啊,你怎么不学学如何与可爱的娜塔莎妹妹相处呢。”
  “兄弟姐妹的就算了,如果小耀你喜欢孩子的话,我可以帮你,让你生一个也行喔。”伊万颇有深意地在王耀平坦的小腹按照圆形轨道摸了几圈,“名字我都想好了,不过当然是随父亲姓。”
  王耀还没来得及对他的恶劣语言发表什么意见,一旁的电话就响了起来。王耀瞥了一眼在有些昏暗的车子里发着并不强烈的光的手机屏幕,发现来电者是王京*。
  “喂,阿京。”他咽了咽口水,顺手接起了电话,“你不是去给明夏*扫墓了吗?怎么还有闲工夫给我打电话。”
  王京嘴一撇,欲哭无泪地向王耀吐苦水:“交通瘫痪了,我在长安第十五号路堵住了,别说去扫墓,连买花都买不到。这年头自行车在堵车里面都不能畅通无阻了,我心好痛啊。尤其还是建立在这种事情上面的。”
  “你敢抱怨一声试试,小心今晚王明夏给你托梦。”
  “王明夏是谁?”趁着一个路口的红灯,听力极好的阿比舍维奇捕捉到了一个陌生又熟悉的名字,不过实在记不起来是谁,只好开口问道,“听着很耳熟,我觉得他应该是你远房亲戚,或许我见过。”
  “应该吧,只不过他很小的时候就被别人用刀刺死了。”王耀动了动干涩的嘴唇,只有缓慢的语速才能让他控制住泪水,不然坚强的堤坝就会被悲伤冲破,这对于要强的老王来说,无疑是件丢人的事情,“是一个粗眉毛老头让人刺死了明夏,当时我什么都不知道,我居然还在睡午觉。”
  而且当人们听见王明夏拼劲全力的呼救后赶到事发地点的院子里时,除了看到一滩骇人的血迹和中毒了一样晕死过去的凶手,不要说尸体,连任何属于受害者的东西都没有。
  王京咬咬牙,拍了拍趴跪在冷冰冰的地板上嚎哭的王津*以表安慰,并恶狠狠盯着地上躺着的凶手地说道:“绝对不可能活着,出了这么多血,非死无疑!明夏决不可能自己逃跑,起码连走都走不了了,地上除了这里的血迹没有任何血迹,这里还有谁看见了明夏!?”
  “这么多血,的确死透了。”王濠镜站起来拍拍身上的尘土说道。
  

*王京,北/京的拟人。
*王津,天/津的拟人。
*王明夏,圆/明/园的拟人。名字取自“圆/明”和“夏/宫”。本文中的明夏,因为遇到意外而英年早逝,但与伊万没有任何关系,两人没有见过面。小时候的亚瑟和王耀闹了矛盾,无意听见亚瑟抱怨的亚瑟父亲让打手去王耀家报仇,被在院子里和小狗嬉戏的王明夏发现,王明夏被活生生刺死。

评论
热度(7)
< >
露中不可逆/画画什么的我做不到!/微博@老朽今年三十八【注意!我发布的所有属于我本人的东西,都有它受到保护的权益,未经允许不能做出任何举动(包括转载、二次创作等)!严禁挂文!未经我的允许请不要擅自墙我的文和我的脑洞,以及我本人。】
< >
© 老朽今年三十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