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ABO世界观】好比下雨之类的part6、7、8(主露中欢脱向)

Part6
  王耀一听阿比舍维奇提起那个即将夺走自己饭碗的噩梦,抄起亚瑟放在桌子上黑糊糊的精致小巧糕点向他投掷过去,并气不打一处来地朝他嚷嚷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顺了你的意,不给黑毛子看就给白毛子看吧。”阿比舍维奇嬉皮笑脸地理了理被他自己折腾得乱七八糟甚至有些卷起来了的头发,“我倒觉得没什么,失去了这个助教的职位你可以获得更好的待遇,为什么要拘泥于此呢?”
  “不不不,明天你就不会这么觉得了,或者说一会儿我回来时。同样,我倒觉得你这种无所谓的态度真是让人想往你那美丽的脸上砸些美味的馕。”王耀说前半句话的时候已经迈出了办公室,他腰上像系了个推进器,连步行速度都比以前快得多。
  路德维希老远就在走廊那儿等着他了,一见到王耀就跟见了救星一样,就差没哭出来了。他十分感动地抓着王耀的双手,配上那张严肃的面孔简直就像是王耀做了什么对不起他的事情似的。
  “陛下,您终于来了。”路德维希把手放在门把上,为王耀打开了人事部办公室的门,“恕末将甲胄在身不能施以全礼。”
  王耀朝他点点头,深表同情地走了进去。这时路德维希马上回到了教室,重新坐回这木椅子的感觉真是太好了,全教室的人一脸疑惑地看着自带小红花气氛的老师。
  “好,现在请告诉我你能靠什么来当助教。”王耀一脸不服气地看着他,珀色的眼睛里是快要溢出来的不满和愤怒。
  “我啊?我可以教小语种和其他科目,除了国文什么都可以教一点点。”伊万笑着回答他。
  王耀头疼说道:“这没什么了不起的,努尔苏丹完全可以取代你,但这不是你将取代我的理由。努尔可以教俄/语,他的母语甚至乌/兹/别/克语。比起你这来路不明的家伙我更愿意把这个职位让给我熟悉的同事!”
  说完后他就想起了阿比舍维奇那句关于给谁看的话,像个慢慢泄气的皮球,越说到后面越没有气势了。但还好老王是个喜怒不形于色的人。
  “是吗?”伊万脸上的笑意更浓了,但是王耀觉得伊万在嘲笑他,“如果我不去争取,他们也会抢着把这个职位让给我的。你以为他为什么没有帮那个四眼打我?他还没来得及请我吃别什巴尔马克(手抓羊肉)呢!”
  “不,你不是他们家的宾客,不要忘了你家里也有个四眼。”王耀恶狠狠地瞪着他,“我听卡里莫夫说阿比舍维奇几个小时送阿基洛来学校的时候,被围殴了——不会是你指使他们干的吧?”
  “卡里莫夫说的!?”伊万的脸一下子就白了,“不对啊,阿比舍维奇被打了!?”
  王耀作出要打电话的样子吓唬他:“你要是不信,我可以现在就打电话给阿比舍维奇。还有,不要觊觎这个职位了。”
  精明!王耀以此来威胁伊万,这样就不用绞尽脑汁地跟他打口水战了。就在伊万做出一脸乱七八糟的表情时,王耀突然觉得有些不舒服的劲儿直挺挺地往大脑上窜。
  他发情了吗?
  Part7
  伊万见他脸色都变了,整个人乍一看就像犯心绞痛的病人,连忙从沙发站起来伸手过去扶他,还关切地问道:“你怎么了王先生?”
  还没等王耀来得及编个天衣无缝的借口,被卡里莫夫拉住的阿比舍维奇就毫无预兆地踹开了办公室的门。所幸是木门,如果是铁门的话这声音跟铜锣似的,吵了吧唧的被人老师发现了还不得好好挨说一顿。
  阿比舍维奇用关心小动物的眼神看着他,神色颇为生动,平日半眯的眼睛这个时候睁的大大的,连知道他在演戏的卡里莫夫都要感动得哭出来:“老王,你怎么出门都不带护舒宝啊?”随后就从口袋里拿出一包粉红色包装精巧的东西给他,还郑重其事地放到王耀手上。
  “啪”的一声响,王耀瞬间就懵逼了,他不仅听到了自己石化的声音,还听到了伊万隐隐约约的笑声。他看着手中一包的天使之翼,再看看伊万憋笑憋到扭曲的脸庞,又看看洁白如雪的墙壁。
  他没有半点犹豫地冲向那面墙:“嗷!滚滚饼干我们来世再见!”
  阿比舍维奇一挥还带着皮手套的手,对着空气发号施令道:“休想——努尔,你去抓住他!”只听话音未落,伊万还没有反应过来,就看见一道棕黑色的光影往老王悲壮的背影奔去。好战术!伊万在心里默默为影帝兄弟二人鼓了半分钟的掌(王耀被耍倒是真的)。
  毫不知情的王耀被突如其来的惊吓震慑到了,他朝着正在摸努尔翅膀的羽毛阿比舍维奇吼道:“你这家伙不要胡说!我可是堂堂的……”一边说还一边朝卡里莫夫打手势,意思是让他把这家伙拉走,能多远走多远。
  “不,再伟大的人物业经不起○妈的折腾。相信我,老王,我们可以挺过去的。”阿比舍维奇仍然用着激昂澎湃的语调劝阻他,如果有背景的话他的身后一定有一片壮阔无边波涛汹涌的蔚蓝大海。
  刚刚去厕所笑了个够的伊万回来了:“噢?这是你们的家务事咯。”
  阿比舍维奇一脸坚决地说道:“不,布拉金先生。其实我是他的弟弟,您要知道我们是多么地尊敬他,所以还请您好好待他。对了另外,明早来教务处盖个章,正式上班。”
  两人迅速地溜出了人事部,只剩下老王和伊万。只见老王把手中的天使之翼朝着两人离去的方向甩了出去,还意犹未尽地嚷道:“别让我再看见你们两个!我一直以为卡里莫夫是个好人,结果没想到你们你们你们……啊!”最后气得都说不出话来了,直接以一个音节结尾。
  伊万恍然大悟道:“我还以为你是个男性Omega,没想到您是女性beta,真是失敬失敬!不过我已经争取到了,那么来日我们还要相互帮忙才是哦!顺便一提,我是伊万。”
  “你为什么不说我是个女性alpha呢?这样我还能高兴点。”王耀吃了苍蝇般地看着他。
  “您的柔美可是让我无法想象您是个alpha呀!要不这样吧,您也消消气,明天就是周五了我们可以一起去逛个商场什么的……”然而早已看透了一切的伊万还在糊弄气在头上的王耀。
  “你说什么?”
  伊万心虚地补充道:“当然是要邀请卡里莫夫老师和阿比舍维奇老师啦!可不能放过他们呢!”他的脸上都滑过了一滴冷汗。
  下班以后王耀去上了个厕所,脱裤子的时候发现裤兜里不知道什么时候被塞了一些抑制剂。他一下子就明白是谁干的好事了。
  一场闹剧。

Free talk:
嗷嗷嗷!就是三个人联手演了一出戏,但是的确是哈乌两人早已有预谋,临时拉上了露熊,结果把老王整的团团转,直到晚上下班才发现阿比舍维奇跟他开了不小的玩笑。大家都要给我厨力啊今天是双更噢不过第二更放到明天发了qwq

Part8
  今天早上阿比舍维奇和卡里莫夫是偷偷摸摸地在办公室落座的。趁王耀一大清早迷迷糊糊没睡够的劲儿赶紧先收拾好东西去上课,免得一见到他俩非玩命儿不可。
  卡里莫夫用书立起来挡住自己的脸,对着阿比舍维奇小声地说道:“嘿,今天我们还有什么计划吗?我昨天在走廊听见伊万先生周五晚上要约耀先生出去,还说要带上我们俩个。怎么样,我们去不去啊?”
  阿比舍维奇慢悠悠地嘬着暖融融的豆浆,还时不时用门牙咬咬吸管:“废话——当然要去了都到了这份上,那天努尔应该会跟着我来,真不知道他是在我身上装了什么追踪仪之类的,明明去食堂吃晚饭的时候我都把他放回河谷了,可是我准备出去帮老王的时候他又叼着抑制剂敲我的窗,还戴了个假发。”
  “天哪,这真的不是小时候家里那只牧羊金雕吗?”卡里莫夫惊叹道,“我记得当年发大雪,山路都被封住了,羊也不知道跑哪去了,那只金雕抓着我的毡帽把我领回了家。他就在前面飞,我在后面跟着跑。那时阿妈抱着我都快哭了,请他*吃了好一顿。”
  “两位,门外有人有请哦。”
  坐在靠窗位置的安东尼奥打着番茄手语,很配合他们鬼鬼祟祟的气氛,卡里莫夫感觉到有点不对,结果回头一看发现赛迪克正在为用小收音机他们放贝多芬的《命运交响曲》。
  于是他们轻手轻脚地走了出去,出门时还不忘把门带上。王耀在梦中梦见了两只肥啾的好朋友,他们撅着圆滚滚的屁股在光滑的地板上滑来滑去,黑曜石一样的眼珠子正在和滚滚进行眼神交流。这么想着,王耀无意识地笑了出声,把门外做贼心虚的兄弟俩吓了个半死。
  伊万笑着过去和阿比舍维奇握手:“Qay?rl? ta?,Qalais???(早上好,你怎么样)” 
  阿比舍维奇很友好地回应了他:“K?rmegeli qay zaman?Qo?, keldi?iz!(好久不见,欢迎)” 要知道,今天是伊万上班第一天。昨天还多亏了那俩家伙用生命在两肋插刀,不然伊万早就被暴脾气的王耀赶出来了。
  卡里莫夫看着这个颇有国际交易风范的问候场合,实在是坐不住了。毕竟他还是个土生土长的乌/兹人,怎么可能听得懂这些西里尔字母纵横交错的组合。不过哪怕是中/文和俄/语呢,他也听得懂。
  卡里莫夫如此抱怨道:“Mentushunmayapman(我不明白)——”
  “啊,卡里莫!昨晚多亏你们了,今晚你们也要加油哦。”
  “啊,卡里莫!昨晚多亏你们了,今晚你们也要加油哦。”伊万朝他们眨眨眼睛,意味深长地说道,“我会准时在学校门口等他的,即便他不愿意来也要……那样那样地让他来来哦。”
  阿比舍维奇突然叫住伊万,每个字都充斥着失落和抱歉:“可能,我今天晚上有点忙啊。阿基洛的班级要搞评比了,学习园地还没有弄好呢。老师让他和宣传委员她们一起布置,但是可怜的小阿基洛夫不是很喜欢那些聒噪的娘们儿,非让我去帮忙。”
  “娘们儿?这是阿基洛那臭小子的原话吧。”卡里莫夫笑道,“是时候该搓搓他的锐气,老是在家里当霸王,你的书房都快被他弄成游乐场了!努尔先生。”
  阿比舍维奇干脆利落地把卡里莫夫嘲弄的话语怼回去:“你活该单身。连伊万都能遇到春天你练秋后问斩的机会都没有,你什么时候能让我见见我弟妹啊,看看隔壁家老王,人家都儿孙绕膝了都。”
  卡里莫夫快速清理了一下人伦关系,当机立断地做出了疑问:“我们隔壁家住的不是那个有钱人琼斯吗?他这就当爷爷啦?”
  伊万笑眯眯地否定道:“绝对不会哦,我昨天刚刚揍了他一顿,没有任何小孩过来请我吃糖哦,更不用说抱孙子了,说不定早就吃司康饼吃的不孕不育了呢。”
  卡里莫夫不放心地去撩开窗口的绿色窗帘,往办公室里面瞄了一眼,确认王耀还在睡梦中才惴惴不安地开口:“说来也奇怪,昨天晚上努尔来上班的时候被一群坏小子围殴了。”
  “卡里莫……!”
  伊万仍旧是那副笑脸:“什么时候的事情?怪不得阿比舍回绝了路德的请求呢。”
  “我也不清楚,但是那个时候我正在和他打电话,然后我听见奇怪的声音,最后他直接把电话挂了。我找过医务室的威廉姆斯,他说那几个坏小子伤的很重,反而努尔倒没什么事。是一只英勇的金雕救了他,不过是努尔的话……一定也可以把他们塞到下水道去。”
  “但是这样就会堵住啦卡里莫!”阿比舍维奇不满地嚷嚷道。
  “那么,那群坏心眼的家伙有没有跟你说什么不好的话呢?”
  阿比舍维奇清清楚楚地看到了伊万身后散发出来的黑气,心说大事不好,于是装出回想的姿态,片刻后才给出一个看似合情合理的答案:“什么都没说。顺便我也很想念伊利亚先生,还拜托他多来我家做客才是。”

*因为金雕在阿比舍维奇家里有着至高无上的象征,把金雕看成了人,所以和他一起长起来的卡里莫夫顺着他的话也这么说。

Free talk:
看到这里就基本懂了,在回国的过程中伊万觉得卡里莫夫和王耀关系很好,所以才会想出类似“英雄救美”的老梗,就是让一群人围殴卡里莫夫,误以为王耀一定会来救他。结果根本就不知道卡里莫夫还有一个长得很像的兄弟。
阿比舍维奇当晚受到伊利亚的委托(苏哥还没有见过老王,但是想帮单身狗伊万一把),他本身也很感兴趣,结果直接把老王给卖了。233

评论
热度(14)
< >
露中不可逆/画画什么的我做不到!/微博@老朽今年三十八【注意!我发布的所有属于我本人的东西,都有它受到保护的权益,未经允许不能做出任何举动(包括转载、二次创作等)!严禁挂文!未经我的允许请不要擅自墙我的文和我的脑洞,以及我本人。】
< >
© 老朽今年三十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