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朽今年三十八

近代史基情挖掘机器/APH红色同志半隐退/家道中落的文手,乱涂乱画(基本私设的都欢迎抱人设呀!),爱好唱歌。

【露中/abo世界观】好比下雨之类的 1、2(HE/欢脱向)

   原帖传送门:https://tieba.baidu.com/p/5258092787?pid=110192597392&cid=0#110192597392




好比下雨之类的(雨降りエトセトラ)


半海归半游客A露x中学助教O耀

[NEW!]阿基洛夫:塔/吉/克拟人
卡里莫夫:乌/兹/别/克拟人
阿比舍维奇:哈/萨/克拟人

Part 1
  “嘿,耀先生!您知道吗,据说过几天就要下雨啦。”亚/细亚班的几个孩子欢呼雀跃地谈论着他们从未见过的新鲜事物。
  的确,这座小城已经很久没有下过雨了,但这里的人们一点儿也不缺水,拜他们所居之处的富饶资源所赐,小城还是十分有名的。慕名而来的外来人员也不少,王耀就是其中一个,不过他已经活得很像个土生土长的小城人了。
  他在一所私立中学当实习助教,不过很奇怪的是,老师们都把他当长辈,学生们都把他当朋友。这种前所未有的相处模式让王耀诧异不已,他很好奇为什么那些经验丰富的优秀教师们对他相敬如宾。
  “是啊,我也很想见识一下小城里的雨。”王耀是唯一一个会在自习课上和学生有一搭没一搭聊天的老师,“自从我来到这里,我就再也没有见过下雨的场景了。以前在家乡都很讨厌湿漉漉的天气,现在反倒有些珍惜了。”
  “老师,我听说有的Omega的气味是雨味儿的,真的有吗?”不久前才知道自己是个alpha的淘气男孩儿阿基洛夫瞪大了水灵灵的眼睛,“我的家乡很干燥,下雨也是件稀奇事儿呢。”
  “都会有的,只是没遇上而已。”王耀用手撑着头,慢慢回忆起小时候穿着雨衣和弟弟在盛满雨水尸骸的洼坑里面蹦来蹦去,笑着说全世界的人都喜欢踩泥坑的事情,“你的哥哥,前阵子出差了对吧。”
  “你们可是同事呀,老师不应该比我更清楚吗?”阿基洛夫扬起头来仰望王耀,“那个邋遢鬼自己跑出去了,把我扔在一个陌生人家里。反正不用吃他那馊了吧唧的馕!本来那么好吃的东西,却做成那样糟糕的,真是失败!”
  这个alpha男孩儿不同他人的地方就体现在这里了,王耀第一眼见到他时还以为这是个安静的孩子,结果却是个讨厌哥哥的家伙。俗话说家丑不可外扬,哪有人会大声地对别人抱怨自己的兄长是个会做刷锅水味道的馕的人呢?
  “你还真说得出口啊阿基洛,我亏待你了吗?”阿基洛夫口中的陌生人有些委屈地说道,“现在我家的羊见到你都哭,半夜还托梦求我让你快些离开。”来串班的阿比舍维奇老师刚一推开门,就听见怨气冲天的声音,不用看都知道肯定是 卡里莫夫家的堂弟,成日上蹿下跳,叨叨几句也不足为奇。
  “哦,救星大人您来啦。”王耀懒散地站起身来蹬开椅子,“太好了我终于可以翘班了,维奇你一定是上天派来拯救我的,嗯。我先去包子铺把午饭给买回来,顺道看看有没有羊肉馅儿的。”
  “懂我,去吧!”阿比舍维奇使了个眼神给他,顺势坐在那张还热乎着的椅子上。阿基洛夫恨得牙痒痒,从笔袋里拿出绘图铅笔就开始画年轻时短发的 卡里莫夫(卡里莫夫很不愿意回首自己那段时光),在他眼中这是一种泄愤方式,但是被发现画了那么多难免也有些说不过去。
  这时的小城已是初冬的模样,天上飘着细细碎碎的雪花,浅色的天空是亮晶晶的。夜晚景光就能够看得很清楚,像是挂住星星们的橡塑胶挂钩松了松,然后星星们都坠了下来点儿的样子。
  王耀已经一星期没吃包子了,储存柜里的那丁点儿茶叶他要和英语老师亚瑟分着喝,平时都是弗朗西斯和 卡里莫夫给他带饭,偶尔费里西安诺也会送他意面尝尝鲜。
卡里莫夫是个不折不扣的酒鬼,但嗜酒比不上其他地位靠前的兴趣爱好,有时候没空就干脆在办公室小酌三两杯,王嘉龙还嘲笑过他他的信息素是中/华包子味的。
  他就快到街口了,他舔了舔干燥的嘴唇,肚子也不耐烦地响了起来。
  番茄酱和辣椒酱或者其他酱料给香喷喷软乎乎的白胖包子刷上好看的颜色,一想到这个王耀就情不自禁地加快了前进的脚步。

            ☆好茶闺蜜向不存在其他感情。
Part 2
  “伊万先生,很快就到我们学校了。”
  多么熟悉的声音!除了双休日以外在工作日他天天都可以听见。这平稳的中音音色分明就是卡里莫夫那个beta,不出所料,这家伙果然背着阿比舍维奇偷偷回来了。看这架势估计是带了什么重要的客人,是来观摩学校的领导吗?
  王耀摸了摸干净的下巴,思忖了一阵子才决定跟着他们走段路程。
  卡里莫夫缠满白色绷带的手吊在脖子上,是前阵子下楼梯时不小心摔的,倒是阿基洛夫上次因为在绷带上写了拆字而被他狠狠熊了一顿。
  王耀看见卡里莫夫旁边是个拥有一头白色狗毛的大高个,身上的深色大衣背后仿佛标签了他强大的HP值和SP值,让人不敢靠近。王耀光是跟着走了几步就不停地打喷嚏,他看了一眼头顶正在普照的太阳。
  “果然只有阿比舍维奇说的话他才会听进去。”听完王耀诉说的神奇经历的亚瑟一边优雅地喝茶,一边发表他的言论,“但愿这个笨蛋不要把什么麻烦带回来就好了,我才没有稀罕特产呢!”
  “说起来阿比舍维奇和他的交情还真好呢,据说他们俩是双胞胎,但是……的确看不出来阿鲁。”王耀谈起教师里最难说话的两个人(不过卡里莫夫看酒行事),面色沉重地叹了口气,“虽然说双胞胎性格会不一样,但也没有那么不一样的。”
  亚瑟想起了阿尔揽着马修向大家介绍的时候,大家都说阿尔汉堡吃多脑子被堵住了,居然介绍一团空气给他们的事情,深有同感地跟王耀一起唉声叹气:“世界上总有那么几个例外。很不巧的是例外总在我们身边,我们还浑然不知。”
  于是今早来上班的安东尼奥看见两人在办公室里举着茶杯惺惺相惜的动人画面,掏出番茄做起了吃番茄群众。弗朗西斯拿着一朵玫瑰,在门口抽了风一样歌咏贵圈真乱的友情。
  “王老师,您快去停车场看看!”彼得费了好大劲儿才把门前两个不务正业的家伙推开。
  “去做什么?阿尔弗雷德又用汉堡包装纸堵塞水管啦?让他死去谢谢。”
  “不是啊,阿比舍维奇老师和别人打架了!虽然是阿尔弗雷德老师挑的事端……”
  彼得的话还没有讲完,就听见王耀仿佛生气到极点而爆发出来的声音,他不清不楚地吼了句“阿二肥我挑你个仙人板板!”就像阵风似的卷了出门,撩动花花草草无数。留彼得和亚瑟孤苦伶仃地矗立在风中。
  亚瑟继续喝茶:“他们真有缘,开头都是阿,这次还组团打架去了。”
  一脸懵的彼得:“人群当中,我的帽子为什么是绿的呢?”  
  王耀以脚后跟冒火星子的速度赶赴事发地,结果到停车场一看,和平时一样,车位停的都是挂着熟悉车牌号的车,打架的分明只有阿尔和彼得口中的别人。
  王耀当即阻止了战斗,才发现和阿尔打架的是今早和卡里莫夫说话的那个人。而阿比舍维奇笑吟吟地在旁边的地上盘着腿,一副看好戏的模样:“您的老王还有五秒钟到达战场。”
  “你动手了,阿比舍?”身为年级主任的王耀指着还想再战的两个人质问道,“你们俩怎么回事,不给我个好交代你们今天全去政教处说理去。”
  “动了,”阿比舍维奇很坦诚地回答道,“但是我没打人,倒是踢坏了根电线杆,回头你和财务室说下,从我工资里面扣。记处分什么的,就写‘努尔*和电线杆打架,造成对方伤残’就好了,贴在公告栏里应该效果不错。”
  “那你们是怎么回事?”王耀把话锋对准了两只金毛,“坦白从宽抗拒从严,老实交代。”
  “其实……其实是那个……”
*是阿比舍维奇的昵称。

Free talk:
努尔帅不帅?帅!其实把阿比舍维奇写得那么有意思是因为他和周边的矛盾相对来说较小,所以是个很平淡的人。Emmm..卡里莫夫其实也挺帅的,当然还是露熊更帅!!!总之露熊终于出场,下章再见!



评论(2)
热度(23)

© 老朽今年三十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