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朽今年三十八

近代史基情挖掘机器/APH红色同志半隐退/家道中落的文手,乱涂乱画(基本私设的都欢迎抱人设呀!),爱好唱歌。

【露中】海棠依旧(中)学生露x国文老师耀

前文 http://yuanjiang613.lofter.com/post/1e633e74_10c8c3ed


  伊万发现自己的交上去作为作业应付老师的日记被批改了,上面的中心内容是“好好学习,天天向上”,落款还很随便地写了“王耀书”三个字。用母语算什么哪怕十六国语言写日记都没关系,反正妨碍不了老师打评语就可以。
  看来送花的事情被王耀察觉到是伊万送的了。王耀认为这是地摊言情中很俗套的手段,但他还是把那朵微笑的向日葵放到了卡里莫夫亲手做给他的白色花瓶里,就像小王子对待他的整个星球唯一那朵玫瑰一样呵护向日葵,给她做挡风板和玻璃罩,离去时抹着眼泪说她要用微不足道的几根刺去抵御整个世界。
  你说那张餐券?作为吃货国的子民怎么可能放过如此好的机会?王耀自豪地哼了一声。
  王耀沏好了茶正准备拿杯子去倒点儿尝尝味,卡里莫夫就风尘仆仆地推门进来了,脸上是藏都藏不住的欢喜:“老大姐!有的你忙了,这学期要开运动会,主持大会的工作是你负责!”他的右臂腋下还夹着一个文件袋,估计是刚刚开会回来。
  冲这个高兴劲儿,王耀还以为他们班得先进班级了呢,差点就跟着乐了。卡里莫夫其实就是存心捉弄他嘛,对着一大堆工作笑得合不拢嘴那是傻子。
  “不许这么叫!一会儿我就去找年级主任举报你工作期间酗酒…”王耀咬紧了牙,干脆拿出长辈的威严,举着黑漆漆的锅面目狰狞地威胁道,“你小子不许跑,加班也有你的份儿!笑笑笑,笑个屁。长了牙就敢对着长辈龇牙咧嘴地笑了是不?”
  “明天就要开动员大会,这是工作清单,你好好看看。”卡里莫夫很配合他,“龇牙咧嘴”毫无形象地笑了起来,“加班肯定的啦,大家都一起挑灯奋战嘛,回头让安南请我们搓一顿就好啦。”
  “不去,王爷爷我的饭有着落了。”王耀翘起了二郎腿,“请我瓶驱蚊水就可以。”
  卡里莫夫半惊愕半好笑:“好嘛,那小子真疼你。王大爷请关爱散光患者,回头我去买两副墨镜,我和阿基洛夫一人一副。”
  在王耀决定带着吃穷对方的信心赴约时,他几乎要把上级派达的那张薄薄的加班指令撕成北京的雪。他不满地吭哧了几句,心痛到窒息地在伊万的日记上留言,顺便还涂鸦发泄了几下。
  加班的夜晚总是难熬的。上完晚自修的学生该走了走了该吃夜宵的吃夜宵去了,说到夜宵,王大爷的肚子很争气地响了几下,声似铜锣,无人不闻。他绝望地哀嚎道:“怎么办啊,祖国的栋梁要饿死了!”
  赛迪克正在整理运动项目报名表:“大哥,你不是有金卡吗,可以去食堂买点夜宵什么的。你放心,我早已打听过,这个点亚瑟绝对回家做梦去了。”
  王耀如获大赦般豪气地站起来,一不小心撞倒桌子疼得他怀疑人生,在扫荡食堂之前回眸一笑:“众爱卿,你们需要点什么吗?”
  “什锦拼盘、干炒牛肉丝、锅烧鸡、软炸里脊、烤鸭、软炸牛脑、烩果羹、烹蹄筋、熘羊肝、咖喱牛肉、栗子鸡、琥珀桃仁就可以。”半睡半醒的阿基洛夫一下子就跳了起来,一不小心弄倒了卡里莫夫的书,不过两兄弟还是异口同声地说道。下一秒他们就反应了过来,又开始了新一轮你踢我打的斗争。
  “我要去的是食堂,你们这些黑毛子…”
  阿基洛夫在卡里莫夫干净得发亮的高帮皮靴上踩了一脚,像个获得食物的猴子一样蹿来蹿去,终于逃出了卡里莫夫的魔爪,他兴奋地说:“老师老师这么晚了我跟你一起去吧!你一个人不安全!”
  直到王耀关门前他还能看见被赛迪克和安东尼奥拦住的嚷嚷着要杀人的卡里莫夫。
  王耀霸气地踩上食堂的台阶,大步流星地迈向食物的源泉,食堂师傅一看是VIP会员来了,像厨房混进了亚瑟似的慌张:“大爷…您吃点啥?”
  “这个时候好像没有什锦拼盘了哦。”阿基洛夫失落地低下了头,“我记得我桌膛里还有桔子汁,老师一会儿和我去拿吧。”
  王耀买了几份米线提着袋子就和阿基洛夫上了四楼。还好晚上的学校是不断电的,不然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真的很令人浮想联翩。阿基洛夫的教室已经熄灯了,好在楼道还有光。他让王耀在门外等他,自己个儿进去摸索了。
  “呜嗷——!”黑暗中传来阿基洛夫的嚎叫声,王耀吓得一个劲儿起鸡皮疙瘩,背后有条蛇似的凉飕飕,他试探地喊了一句:“——阿基洛夫!你没事吗?”
  “伊万先生?你在这干什么啦……吓、吓死我了。”阿基洛夫按了按自己的心口,里面的东西差点被吓得蹦出来。听到阿基洛夫的声音,王耀这才放心。
  不一会儿,阿基洛夫背着装有桔子汁和草莓酸奶的单肩包快步小跑了出来,后面还跟了个白围巾熊系男子,不看清楚真以为是动物园的熊成精了。
  阿基洛夫惨白的脸色已经变得正常些了,他笑着把伊万拉到旁边:“老师,这就是那个给你送饭的伊万先生啦。怎么样,好吃吗?我都没有吃过呢。”他的眼睛眨巴眨巴的。
  伊万的状态不是很好,他有些害羞但更多的是开心。他知道王耀对他的印象只停留在学校方面,所以还不能那么快采取行动。
  “老师最近工作比较忙,所以不能吃穷你了,真是抱歉呐。”王耀从口袋里掏出那张餐券,递过去给伊万,“下次吧下次吧,这个你先拿回去。”
  伊万有些不知所措,他木讷地伸出一只戴手套的手接了过去。
  “伊万先生,长辈给的东西要双手接呀。”目睹了整个过程的喝桔子汁观众阿基洛夫指正道,“不然的活就是不尊重,老师说过的哦。话说老师上次就说我了,怎么不说你呢?”
  “哦,啊……抱歉。”
  “阿基洛夫你能和人家比吗?”王耀说,“你几曾何时关心过为师的饮食啊?”
  “那我们先走了,你有什么事忙去吧。”他弯腰去拉比伊万矮了一截的阿基洛夫,回头对沉浸在爱河里的伊万说,“明天就要开始运动会啦,你可要养足精神。班上指着你们这些个大高个得先进班级呢!”
  王耀麻木地听完校长干巴巴的讲话以后,老头子才宣布运动会开始。也就意味着兔崽子们有一段不用上课放飞自我的时间,王耀除了带他们去参加运动项目就没在再多管他们。王耀觉得自己刚刚是被绑在椅子上开完大会的,现在浑身酸痛,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
  运动会更有趣的是,还有教师参加的项目。王耀一想到去年卡里莫夫跳高后被学生拥住的窘迫样子,他就忍不住想笑。并且他打算一会儿再去嘲笑一下卡里莫夫,这个可怜人。
  “老大姐,你要的那个什么苷口服液买好了。”可怜人卡里莫夫拿着一袋子肌苷口服液穿过学生的人潮好不容易挤回来了。
  “放那儿给我吧,一会比赛结束就给他们送去。对了现在是什么比赛?”
  “男子组一千米长跑。”
  “是伊万先生的项目哦!”阿基洛夫正趴在地上做俯卧撑,等下结束以后就是这个小伙子的跳绳项目了,“老师一定要看看哦,超级棒的。”
  于是王耀和卡里莫夫来到人山人海的比赛场地(阿基洛夫正在准备比赛的注意事项),甚至无比神圣的主席台都有吃瓜群众,他还没看到伊万翱翔的英姿呢,裁判长伊丽莎白就宣布比赛结束了。
  没关系。王耀自我安慰了几句。反正还可以给他送肌苷嘛。但当王耀捧了一盒肌苷过去时,伊万的脸上写着巨大的“什么东西”这四个字,他向来就是那种说做就做的人,于是他真的指着那盒无辜的口服液问了:“老师,这是什么?”
  “补充能量的,王家秘密配方!”王耀不自觉地开启了奸商推销模式,“这次是免费品尝!”
  “喂,老大姐,注意形象。”卡里莫夫用手肘动了动王耀,轻声提醒他。
  “对啦,今天是我家的大扫除日,所以我特地请假回家。接下来的项目还麻烦你帮我带班了,要不是今天没有课,不然真的很难批假呢。”王耀话锋一转,犀利地对着卡里莫夫。让他觉得无形之中有一口中华锅正在向他友好地招手。
  “……老师!”伊万一把拉住转身就要走的王耀,“那个,我可以帮你晒被子。”
  “你接下来没有项目了吗?”
  “没有了……真的没有!我以伏特加之神的名义发誓。”
  “那我们一起去晒被子吧!”

——

没有下文了,由于这个是收录于本子里面的,所以结局已经被锁定。emm

反正都没人看。的说。emmm

评论(5)
热度(7)

© 老朽今年三十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