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朽今年三十八

近代史基情挖掘机器/APH红色同志半隐退/家道中落的文手,乱涂乱画(基本私设的都欢迎抱人设呀!),爱好唱歌。

【露中/苏中】现世报 1【现代报社AU】

现世报

报社编辑苏、露x小资本作家耀

(自由旅行摄影家)卡里莫夫:乌兹别克拟人
(报社实习生记者)阿基洛夫:塔吉克拟人
两者死对头and王牌助攻兄弟设定
除上述CP其他均为亲情友情

我想好好地在其他世界的小城里谈一场恋爱。
                             ——题记
Chapter1 见义勇为
  “呃……伊万先生,您的邮箱有新消息。”莱维斯面色惨白地对着旋转椅子上忙碌的身影说道,还时不时打着颤抖,看起来就像个受了大惊吓的可怜孩子。他已经尽量按照伊万的要求把话语尽量缩短了,但是在别人眼里严格的伊万总是不满意他的工作。
  这时的中国热得像个不透风的蒸笼一样,人们能感受到来自大地的热情。
  “那个,老大姐,你写稿子的事情能不能先搁一搁?”卡里莫夫悲惨地蹬着自行车,欲哭无泪地对着电话那头的王耀哀嚎。“我现在来不了了,估计要好一阵呢,要不你要我来也行,准备好夜宵啊!”太后悔了,愚蠢的摄影家居然选择炙热的下午出门,现在他觉得他要被烤熟了。
  “你现在在哪里?是不是又喝多了你,”王耀在家里抱着咕噜咕噜转的风扇,为了方便说话他还把嘴里的脆皮冰棒拿了出来,“等等,你要是喝了酒开车我可不去交警大队领你回家!你要啥夜宵?家里还有胡萝卜和甜菜。哦!没有番茄酱了,回头你去安东尼奥那儿买点。”
  “我…我去,我没喝酒!我堵路上了,现在我快热死了,老大姐救我!”卡里莫夫被扑面而来的热气灌了一鼻孔,差点没呛死,“我就喝了点啤的,踩个自行车还能撞飞卡车是怎么地?我要吃京菜!”
  王耀继续嘬冰棒,对着隔着屏幕的卡里莫夫嘲笑一般地比划了个胜利手势:“耶,恶人有恶报,活该!让你叫我老大姐。”
  独留卡里莫夫一人在五环上堵成傻逼。他对着显示对方已经挂断电话的手机屏幕骂骂咧咧地嚷了两句,枯藤老树昏鸦,小桥流水人家,古道西风瘦马,夕阳西下……他脑袋昏昏涨涨,把装有单反相机的单肩包背到胸前。
  于是好汉卡里莫夫推着自行车毅然决然地停在了路边,去赛迪克的小卖部买了根布丁雪糕吮吮。过路的人都把好奇的目光投向这位抓狂的歪果友人,卡里莫夫干脆把身子转过去不看他们。
  他想起上次貌似老王头给了他那报刊的编辑部地址,因为据说里面有个特鬼畜的主编,所以特意让卡里莫夫以投稿的名义去打探打探。也许那张脆弱的小纸条早就殒命在洗衣机里啦,卡里莫夫轻松地想,这样他就有借口不惹这麻烦事儿了。
  一摸口袋。
  乌兹别克良民卡里莫夫真切地感受到了世态炎凉。
  “念给我听。”伊万利落地下达了命令,他从小就是不辜负众人期望的缩句高手。
  “那个,伊万先生,是两个人联合发来的询问信……他们说他们看见了咱们报刊的征稿启示,希望能够在贵刊上求取发表游记的地方……”莱维斯的声音刚刚能听见,伊万也不好说他什么,“他们一个是负责、负责撰文,另一个是提供所述地方的相、相片…的。”
  “什么名字?”
  莱维斯看着伊万正在唰唰写着什么的手,顿了一下:“抱、抱……歉,没有名字。不过看起来笔风应该不是负责撰文的那、那个,语气有点不像本地人。”
  伊万摆了摆手,然后站了起来,后坐力把转椅推了出去,整理起他方才的工作成果:“我知道啦,一会儿我自己看。”
  与此同时,卡里莫夫打了个喷嚏。这么热的天儿自己居然有感冒的嫌疑,一定是疯了。他先把自行车锁好,然后细细端详起王耀给他的纸条。他发现王耀颇有一股要把自己送去就不打算要回来的决心,连地图都画出来了。
  王耀刚想打个电话去找卡里莫夫,但貌似卡里莫夫的电话没电系统自动关机了,要不然平时除非他喝多了是绝对不会把手机关掉的。王耀短暂回忆了一下和他的交情,决定还是出门找找他吧。反正卡里莫夫家又不在郊区,距离还不够十万八千里呢。
  王耀和街坊邻居打完招呼以后,在胡同里转了几个弯儿还是没有找到卡里莫夫,敲了敲他家的门也没有人回应。卡里莫夫不是独居,就连他弟弟都不在家。考虑到可能有事脱不开身,机智的王耀每隔三分钟就敲一次门,六分钟后彻底放弃了寻找他的念头。
  “算了不能怪我啊,这家伙手机关机了,找也找不到他。”王耀呼了口气自我安慰道。王耀摸了摸喉咙感觉有些口干舌燥,于是加快了下楼的速度,跑到赛迪克的小卖部去买瓶水喝。
  卡里莫夫还靠在自行车上钻研图纸呢(压根就没走),赛迪克一脸疑惑地看着他。终于,卡里莫夫对着赛迪克憋出来一句话:“老兄,这个字儿是什么?”
  “您不识字儿啊?”
  “嗯……咳咳。”卡里莫夫的脸有些红,他企图用咳嗽声来遮盖。
  “卡里莫夫!你的手机怎么关机了?”王耀在远处对小卖部那个熟悉的模糊身影喊道。绝对不会认错的,卡里莫夫在一群天朝人当中仿佛就是万绿丛中一点红,他的身上就好像刻上了“乌兹别克制造”一样,忒显眼了。
  “哦——老大姐!”卡里莫夫高兴得快要跳起来,他把吃完剩下的冰棒棍子喂到街边企鹅绅士垃圾桶的嘴巴里,催促一般地向王耀招着手,“恭候多时啦,快点过来哦!”
  “怎么样?你的那些照片拿来没有?”王耀问他。
  “为什么我觉得从你嘴里说出来本来很纯洁的话语都……变味儿了呢……拿来了,都在储存卡里面。”卡里莫夫情不自禁地弯起了嘴角,“等会儿回头看看他们给回信没有。话说你家乡还真热,比大沙漠还要热。”
  “扯淡!”王耀拍他脑袋。
  “冤枉呐,真的比我家乡还要热。”卡里莫夫被打的脑袋麻酥酥的,刚要开口装作求饶的样子配合他,他看到一个戴着黑色鸭舌帽的男人用细细长长的镊子往王耀的口袋里夹着什么,卡里莫夫在王耀家里看过法制节目,惊吓之余他理性地做出了反应——
  “AssalomuAlaykum*!”卡里莫夫大喊了一声,王耀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就看见卡里莫夫把身子侧过去狠狠地在那个男人肚子上捶了一拳,“Ahvolingizqalay*?”
  “卡里!”王耀惊叫道,他以为卡里莫夫在他不注意的时候打人了,“你在干什么啊,快放开人家!”卡里莫夫的动作不小,招引来不少叽叽喳喳议论得火热朝天的围观群众。
  卡里莫夫拍掉王耀想去扶起那人的手臂,回头眨巴着眼睛对王耀笑着说:“老大姐呀,乌兹别克人是这样对待小偷的哦。总之就是非常非常非常讨厌,放到老巴那边去儿是可以做成羊肉饺子*的哦。”
  王耀脸上的表情就像打翻了的调色盘,但他还是把地上疼得嗷嗷叫的扒手男拉了起来。反正扒手男要真的生气了打也是打不过卡里莫夫的。你猜猜,一个只会三脚猫功夫的小偷和一个当过兵的酒鬼哪个会赢?
  看到卡里莫夫的脸上还是挂着一副毫无惭愧的神情,王耀拉着人快快跑掉了。
  “你脑子被孜然和胡椒塞满了吗,你就不会动作小一点?非得搞得像记者采访一样,”王耀把他拉到胡同里后还不忘教育他两句,“这下好了吧,我跟你讲过了,这里是天朝,你要学会入乡随俗。”
  “好吧。”卡里莫夫像个犯了错误的孩子一样低下了头。
  这时候,抱着相机马不停蹄地往楼上跑的实习记者阿基洛夫刚刚发现了一桩小新闻,不过值得八卦的是新闻人物居然是在小城里小有名气的靠天吃饭作家王耀,以及一个面生的歪果佬。这样的组合就很有趣了,他正急着向主编禀报呢。
  “二当家!”阿基洛夫敲了敲门,还没有得到应允就毫不避讳地开了门进来,“我刚刚在路边发现了新闻,您要看看吗?”莱维斯很羡慕他的胆量,明明同是伊万的下属,还同龄,怎么差别就这么大。
  “路边能有什么新闻,俩女人吵架的我可不要啊。整天往报刊里塞胡同里的事儿,又不是小城日报。”伊万正在歇息,他抬头一眼就瞥到了闯入者的手持物,“你照到了?”
  “偷偷照的,应该没有被发现吧。”阿基洛夫欣喜得像跳舞一样蹦跳着到了伊万的面前,他把相机从脖子上拿下来,递过去给伊万,“里面两位都是小城里的小名人。”
  “这……”伊万简单翻了翻相片,一下子竟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这怎么那么像打架斗殴现场,你有没有报警啊?这是很好的证据,说不定还能给个见义勇为啥的。”
  也不怪伊万,相片上一个揍人的一个挨打的怎么看都像打架斗殴现场。
  “不对啦,他们才是见义勇为的吧?”阿基洛夫纠正道,“你看呐,旁边这个可是作家哦,打人的那个好像是摄影家来着。应该是他们俩认识的,然后被打的人是个扒手,被摄影家发现了然后揍了一拳貌似。”
  “是吗……那还真是……”
  门外一阵敲门声打断了刚要做出评价的伊万。
  
*乌兹别克语,两句的意思分别是你好和你好吗。
*绞和谐刑的诙谐说法。

tbc

评论(2)
热度(10)

© 老朽今年三十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