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露中】海棠依旧 (上)学生露x国文老师耀

先放个上,没人看就这样吧。XD


国文老师耀x学生露

卡里莫夫:乌兹别克拟人
阿基洛夫:塔吉克拟人
两者死对头and王牌助攻兄弟设定
除上述CP其他均为亲情友情
BY/老朽今年三十八(总字数10225)


  “天哪,卡里莫夫!”王耀被后桌垒得像一个小山丘一样的试卷埋没,他像见了鬼一样看着那毫无形象地瘫在椅子上的人,上课前他还是个受人尊敬的好老师,“你个酗酒的优秀教师,收拾一下你的桌子,谢谢!”
  “老妈子,你凭什么管我?”卡里莫夫摆明着是喝高了,脑袋迷迷糊糊地怼了王耀一句,放在平时他可没这胆量。说完后,上午没课的家伙一歪头倒在桌子上,被派遣去周公家讲课去了。
  “真不知道都秋天了你为什么还能睡得这么死——!”
  一办公室的人都没有做出太大的反应,卡里莫夫是个只和啤酒和马奶酒的酒鬼早已经不是秘密,所以当他们看着被层层裹缚着学生怨灵般的卷子包围的王耀时,都只是一笑而过。
  据说那个热情的班主任伊丽莎白更换了国文课代表,王耀作为任课老师还没有见过,心里估摸着在今天交代事情的时候顺便看看新课代表。伊丽莎白虽然平时性格奇怪得有些过头,不过眼光还是不错的。
  他就这样等待着,到了第三节课打响了下课铃,卡里莫夫醒了之后就简单整理了一下本来很干净的办公桌(每天都很干净但喝醉之后就乱掉了的恶性循环),然后拍拍白色的外套就出去了。
 “卡里莫夫其实还是很靠谱的,”赛迪克推了推不存在的眼镜,望着走廊正在面带笑容的学生包围的卡里莫夫感叹道。
  王耀在卡里莫夫走后不久等来了他的新课代表,不过是和生物科代表一起来的。
  他的脸色有点发白,前桌的安东尼奥清楚地看到他流汗了。仿佛他的新课代表身上写了大大而且会发光的“NEW”,外加一个感叹号那样引人注目。王耀推了推桌子甚至连那点想站起来藐视一下小屁孩的欲望都被粉碎掉了。
  王耀最讨厌比他高的人了。于是他没好气地从抽屉里拿出一张纸递过去给他的新课代表就打发他走了。然而课代表愣在原地,眼神死死地抓住了他,浑身不自在的王耀轻咳两声提醒他他才回过神来。
  随行的阿基洛夫强忍住笑意,大高个新课代表不知道他在笑什么,用一脸不明不白的懵懂看着他。大高个自觉处境尴尬,开了门就出去了。阿基洛夫豪放地一屁股坐在卡里莫夫的位子上,手还不老实地左翻翻右动动。
  “阿基洛夫,你真的是越来越皮痒了。”王耀本来想伸出左手但考虑到对方是卡里莫夫的亲戚后改换成了右手*,他用骨节分明的那只右手把试卷扒到一边,“糟蹋你哥的位置不说,见到我也不问声?”
  “请不要跟我提起那个只会以右手按胸并躬身为礼的邋遢鬼。”阿基洛夫从椅子上蹦下来,傲气地看了他一眼,“亲爱的王耀老师,再见!”
  第四节课是国文课,王耀匆忙收拾了一下课本就直往四楼的教室跑。怪不得那个德高望重的老教师打死也不教这帮兔崽子,并不是因为教他们心力交瘁,而是因为四楼——哇,可以爬死人的。
  王耀再次切身体会到了小时候赶着上课时那种踩着上课铃声上课的感觉,四层楼爬得他大汗淋漓,身上的白衬衫都要变成透明的了。
  众学生看到老师扶着门框气喘吁吁地进来,开始心疼当年那个老教师了。
  王耀打开教室的教学用电脑,把几本教材放在讲台上,这时他才发现那个新课代表在三伏六月带着厚厚的围巾,颜色就像卡里莫夫家乡的马奶。
  他草草地讲了几个重点后就下课了,他发现新课代表好像很孤僻,没有人敢靠近他,除了阿基洛夫。这个小伙子总是嬉皮笑脸的,无忧无虑的天真模样,所以他愿意和任何人交朋友。
  遗憾的是小伙子很讨厌学校里性格也很好的老师。王耀也不是很清楚为什么阿基洛夫这样性格的人居然会讨厌卡里莫夫。按理来说他们应该是像两瓶质地优良的化学剂一样相溶甚至更好,而不是相互排斥。
  王耀趴在办公室的玻璃窗上,看着窗外翩翩飞舞的银杏树叶,用它们来泡茶味道一定不逊色,微微泛黄的秋色不止萧条和寂寥,它们还很好吃。
  而阿基洛夫发觉貌似伊万今天是特意放了学还留在教室,没有像往日一样快快走掉。他们都是住宿生,放学一般在学校吃饭。由于食堂掌勺大厨和英语老师亚瑟很熟,所以大家都不敢去那里吃饭。
  阿基洛夫还好,他的妈妈会给他做便当并且带来学校给他。顺便让他给卡里莫夫带一份过去,因为学生和老师共用食堂,对此王耀深有感触——
  人生就像一个装满肉的饭盒,你永远不知道下一块肉是不是死扛味的。
  伊万把正要去送午饭的阿基洛夫叫了过来,一向拆水管动作利落的大棕熊难得地腼腆了起来,他从抽屉里拿出一个熊猫印花的饭盒:“一会儿你去给你哥送饭的时候帮我把这个给国文老师。”
  没错,他就是那个会发光的国文课代表。他最近看起来对王耀很感兴趣,会在莱维斯他们八卦王耀的时候无声无息地出现,吓昏那可怜的孩子不止一两次。班主任无可奈何,劝说几句就再无多说。
  “少年有前途。”阿基洛夫小声嘀咕了一句,并抛给他一个赞许的眼神,自信地拍拍胸脯,“好的,为了您的幸福,请尽管交给小塔我吧!”
  阿基洛夫趁着午休的大好时光一路跑向了教师办公室,伊万可能回去睡午觉了,也可能不是。反正宿管员从来没有管过他和伊万的作息,累了就睡觉,不需要谁来多加干涉。
  果然不出他所料,卡里莫夫这个酒鬼,又在看什么不三不四的书了吧?阿基洛夫这次故意不敲门,蹑手蹑脚地溜了进去,正在擦眼镜的王耀看见了他的那个禁声手势没说什么,他也不打算插手他们的家务事。
  “哈!”阿基洛夫提高平时说话的分贝大喊了一声。
  “你做什么?”卡里莫夫手捧一本五三,正在观摩里面隐藏着的高科技,“小兔崽子不想活了?还是说你又想和我打架?正好啊,你哥我今天很有闲情,你看操场那块草地怎么样?”
  “阿妈给你的饭,爱吃不吃。”阿基洛夫没得到吓得酒鬼哭爹喊娘那样想要的效果,有点失落,但是小小的负面情绪无法阻碍他和卡里莫夫的斗争,“邋遢鬼!”
  王耀哑然失笑:“卡里,你弟弟真懂事。多少钱都换不来啊,好好珍惜珍惜。”
  “只会喝桔子汁的小屁孩,”卡里莫夫气势恢宏地白他一眼,“不跟你计较。”
  阿基洛夫想起他的伟大任务,走到王耀面前,从单肩包里掏出那个充满少女心的饭盒:“老师老师,这是课代表给你的。”
  “谁?”与刚才截然不同的态度让王耀掏掏耳朵表示他没听清楚。
  “我们都叫他伊万,是国文课代表。”阿基洛夫语气平缓地说道,“就是刚刚和我一起来的那个大高个,是个很好玩儿的人。”
  “哦,谢谢啦。”王耀收起只在上班时才戴的眼镜,伸手接过熊猫饭盒,不拒绝的原因是因为王耀觉得那个饭盒很好看,毕竟是学生的心意应该也不会差,“伊万吗?很好,但是这样做的话期末国文科目也不会加分的哦,阿基洛夫。”
  “老师我觉得他不是那个意思啊。”阿基洛夫看了一眼赛迪克的空位,顺手就拽了他的凳子坐了下来,“他现在看你的眼神都不同于其他老师啦。”
  “什么意思?”
  “老师你有没有过半夜打手电看漫画的经历?如果有的话,就像在漫画里看到了一个超级漂亮的姑娘一样,在没有被宿管员抓到时那种激动,那种兴奋。”阿基洛夫深情款款地像个游吟诗人般说道,卡里莫夫用屁股想都知道他在瞎扯淡。
  “所以说——老师,”阿基洛夫俨然一副资深老教授的模样,正儿八经地传授知识灌溉祖国花朵,“伊万先生很可能喜……”
  “激动个什么劲儿!阿基洛夫不许瞎搅和。”卡里莫夫一边嚼肉一边嫌弃地打断了他的演讲并数落他,“人家好好的敬仰之情被你说的跟什么似的,看琼瑶了你。”
  “邋遢鬼!”
  第二日清晨,办公室一个人都没有。王耀早早地来开了门,他是每天来得最早的一个。卡里莫夫虽然上班很辛勤,但是有时会因为喝酒扣掉全勤奖;安东尼奥要照顾小孩和番茄园;赛迪克研究美食和如何打败被猫操控了神经的海格力斯。这么看来,王耀的确是最闲的那个。
  王耀的办公桌上安安静静地躺着一朵灿黄的向日葵,湛蓝的丝带紧紧地拥抱它,下面压着一张自助餐券。如果王耀可以看得再透彻些,或许能看到向日葵上辈子可能是个开朗的少年,在死后人们依旧怀念他俊朗的容颜。
*卡里莫夫家里忌讳左手传递东西或食物,认为使用左手是不礼貌的。

tbc

评论
热度(13)
< >
露中不可逆/画画什么的我做不到!/微博@老朽今年三十八【注意!我发布的所有属于我本人的东西,都有它受到保护的权益,未经允许不能做出任何举动(包括转载、二次创作等)!严禁挂文!未经我的允许请不要擅自墙我的文和我的脑洞,以及我本人。】
< >
© 老朽今年三十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