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朽今年三十八

近代史基情挖掘机器/APH红色同志半隐退/家道中落的文手,乱涂乱画(基本私设的都欢迎抱人设呀!),爱好唱歌。

【all耀以及其他相关】树洞无限2

10.打球赛
土:让开我要摘面具辣!
希:Zzzz..
米:hero要射门啦!哈哈哈哈!
英:你这个连篮板都守不好的笨蛋……!笨蛋笨蛋笨蛋!
洪:(吹哨做手势)犯规啦犯规啦,你这家伙走步!
耀:等等阿鲁,这是足球赛还是篮球赛阿鲁?
11.跪坏搓衣板的下场
耀:小姐你好阿鲁。
白:……
耀:请你帮我把这个包裹转交给冬妮娅小姐谢谢阿鲁,我虽然是个邮递员但是我现在有事阿鲁。记得要死死地摁住不然里面的东西会跳出来阿鲁。
苏:娜塔莎,收下吧。这也是小耀的一片心意。
沙:对啊对啊。能好久看不到这混蛋小子(瞥包裹)我真是很开心呢。
露:(被挤在包裹箱子里)你们这群可恶的大人……!
12.打RPG单机游戏解闷阿鲁
(露的场合)
耀:呀!伊万你居然打通关了阿鲁!真厉害呢阿鲁。
露:是呢kurokurokuro……(浑身散发着无形的黑气)
某RPG作者:啊……为什么突然间变得好冷好冷。
(苏的场合)
耀:伊利亚,这个猜字谜的答案是什么阿鲁?
苏:呃……小耀请不要拿汉化游戏来问我好吗?
(沙的场合)
耀:斯捷潘你的躲避视线过的好流畅啊阿鲁,我玩这个要躲来躲去的纠结好久呢。
沙:啥?一直按键盘的冲刺键不就好了嘛。
13.大暑
露:小耀家好热啊~☆
苏:我的灵感…随着热能要爆发了!快拿纸和笔给我!快!
沙:厕所在那边不要走错了(冷淡)。果然只有我一个人能保持冷静的风度。
耀:你们不要随便在别人家吵好不好阿鲁?
巴:耀先生您好,我来拜访您了。
沙苏露:小耀他是谁???
耀:只不过是一个家里更热的人罢了,貌似小巴家里有沙漠呢阿鲁。对了小巴,什么时候请我和这三头熊一起去你家做客呢阿鲁?
沙苏露:(惊慌)
14.语言纠纷
米:come on!跟hero我一起念!Painting!
耀:潘婷。
米:sunny!
耀:萨尼。
米:大家看见了吧hero家的语言还是很好学的~
英:去你的大笨蛋!说得好像不是我家的一样!!
耀:那你这么说大家也觉得中/文很好学阿鲁。
露:啊呀,我家计划几年后再开始学中/文呢~☆
兹(乌/兹/别/克):我家现在已经学了呢!耀先生我感觉我跟您更亲近了呢!
露:kurokurokuro……真羡慕乌兹君呢……(散发黑气中)
兹:啊!!俄先生!!(吃鲸)
拉:呜……(颤抖颤抖)
耀:怎么了阿鲁?小乌不是以学俄/语为次要吗阿鲁?
【话说乌兹君家里真的开始学习中/文了呢~】
15.撞车
露:伊利亚我嫂子呢?你不会现在还是单身吧~我可是有了小耀……
苏:(点开手机屏幕指着壁纸上面的老王)在这里哦。
沙:那是你嫂子好吗?伊柳沙你什么时候从我相册里剽来的相片(掀桌)??!
露:……大人……(本来想嘲笑他人的家伙)
16.歌迷
耀:最近小桂很喜欢嘉龙家里的歌呢阿鲁。
湾:他现在不唱山歌了?
港:上次他跑到人/民/广/场去唱山歌结果被抓走了。
粤:阿桂他偶尔也会唱唱我家的流行歌哦……
桂:吹呀吹~让这风吹~抹干眼眸里亮晶的眼泪~吹呀吹~让这风吹~哀伤通通带走~管风里是谁哀伤通通带走~管风里是谁~
电视女主持人:台风来袭,尤其是近日广/西沿海有台风,请市民多加注意。
粤:阿桂,今天怎么不吹了?身(肾)体不好吗?
桂:好冷啊……我快要被吹走了……(蜷缩)
港:最后还是改回去了么。
【王桂、王粤、王港三人家里通用语言都为粤/语,并且七月中下旬真的是台风,16和17都是针对最近的气温写出来的,不得不说天气预报真有爱】
17.高温预警
萌(内//蒙):大、大哥!我受不了了,好热啊!!
耀:(不停扇风)要不要我打个电话给老毛子?你以为这么大块地盘儿就你那旮旯热呢阿鲁。
露:哎呀……真不知道你们是怎么活下去的……kurokurokuro
沙:真的很厉害呢,天气预报上你家(指了指萌)地盘全都是一片红色呢。
露:我也想和小耀一起红色呢……可惜不行……kurokurokuro
蒙(外//蒙):没志气的家伙!就算是高温烈焰的灼伤,能够阻挡我们在草原上翱翔吗!
耀:欢迎你来我家做客阿鲁。
蒙:罢了,最近还有点公务事!
萌:你不就放放羊骑骑马打打怪吗还有啥公务事!!QAQ
18.不为人知的往事(中//亚全员,就这么几个人我就不写名字了,猜猜吧,AU战争设定)
那是一个行军的夜晚。
兹:好、好酒!啊啊啊,我甚至已经能闻到酒的香味了!
塔:上尉大哥你…昨晚吃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了?
库:Umm…有一定值得推理的线索!来让我们继续前进吧!
哈:这么说起来我也有点饿了呢。只不过是乌兹饿得比我早比我疯而已啦。
塔:果然这就是跟俄先生往来被感染的后果么……!真可怕!
库:小塔别这么说嘛,我也是“五/国/峰/会”里面的一个美男子呀。
塔:不不不,你是被伊//朗那家伙感染了吧?
哈:话说我没有带酒呢。
兹:难道你就眼睁睁地看着你亲爱的下属遗憾地死去吗!
哈:下次踢足球不带你玩了(摆手)。
塔:(果然不相上下地腹黑呐…突然有点冷)
露:kurokurokuro……行军路上不许聊天哦~☆
19.台风登陆事件
耀:小香你也来那个了……阿鲁?
港:(摇摇晃晃)啊……是的呢,真是可恶,都好久没有来过那个了。
海(海//南):大哥我也来那个了,天哪,我家的游客都变少了好多。
沙:……你们都?!
苏:难道是女的吗?!
耀:我终于知道为什么你们家很少有台风了阿鲁。

评论
热度(26)

© 老朽今年三十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