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路组】河岸Chapter2完整版

Chapter 2 不过一瞬间的事

◇路德维希和凯撒关系很好,但是表面看不出,是标准的互损。

 

  “那我岂不是把医生得罪了……?!”忽然领悟的凯撒用力敲了敲202的门,很不幸的是,路德维希为了专心工作,把门死死地锁上了。旁边的诊室五花八门的,

  “你们日/耳/曼人都这么喜欢欺负我吗?!”

  无计可施的凯撒只能乖乖认命,要么去向刚刚的那个话都不说完就走了的医生道歉,要么就回到大厅去找估计已经睡着了的那家伙。

  凯撒想起了他的那一席话,为了给同学们树立一个“有病就治”的好榜样,他义愤填膺地敲门了。首先,他得好好看看周围有没有中华锅这种凶险的东西。嗯,很好,没有,他可以放心大胆地进去。

  “请进。”还是那个医生,不过凯撒已经想好怎样给他道歉了。

  “……嗯,嗨。”凯撒笨拙得像一个牙牙学语的小屁孩,说着他自己都不知道是什么意思的话。总之就是慌乱之下的胡言乱语,“冒犯了,我是来看病的……嘿。”

  “又——是——你——啊——”医生一脸的不愉快,他拖长了简短的抱怨,再看到他的病历后更加不愉快了:“那么请坐下来吧,这是一份心理测试卷,请凭直觉作答,不要强迫自己,尽量以第一感觉来心在,不然这样会使结果有误差。”

  “可是我……”凯撒有些不好意思地扭捏着,这让他尴尬极了。

  “怎么了?”医生正在用画有“为人民服务”的大口盅杯子喝茶。

  “我不识中文啊,先生。”

  “会说不会写?”医生嘲讽一般地笑笑,“你在这里怎么活下来的?”

  “我……”凯撒低着头,就像个被惩罚了的小孩子。

  然后医生也没说什么,冷哼了两声就去对门找路德维希了,只留下凯撒一个人在他的诊室里面,对着大口盅杯子发呆。凯撒又重新拿起那张问卷,只有隐隐约约认识的几个字。当然了,还能是什么?无非就是当年来中/国前,他在阿斯亚的白眼下学来的,用来勾搭妹子的那三个字。

  尽管他不知道:国人认为这三个字超俗的。你去大街上随便找一妹子,告诉她这三个字,绝大部分的人会二话不说一高跟鞋平底鞋运动鞋拖鞋抽死你。

  过了一会儿,门开了。医生把路德维希带了过来,这俩相敬(路德对他的尊敬很深,但表面实在是看不出来)相杀的好师生又碰面了。其实,医生只是让他来翻译题目而已。

  “好难得啊!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路德维希那张严肃的脸上露出了惊讶的神色,“工/口老头,你这病可不是遗传吧?”

  “嗯嗯,原来先生你得的是这种病吗?”王耀笑着把那一摞纸都塞回抽屉里去。

  “我想你应该找一个好朋友,有什么苦痛不要在心里憋着,现在暂时不要吃任何的药。”王耀建议他,“多出去走走,晒晒太阳。”

  凯撒回去后闷闷不乐的,他也不敢把结果告诉阿斯亚,自己背对着他躺在沙发上,饭也吃不下。海格力斯的猫蹦来蹦去,踩在他的屁股上他也毫不在意。

  阿斯亚端着盘子从厨房走出来,严肃正经的五官拧成不可思议的模样,他用抹布擦干净了手之后,说:“很好,瓦尔加斯先生的世界末日。”

  “一会儿费里切就回来了,你给我精神点。”阿斯亚用脚踹了他几下,“喂。”

  “老天哪,你让我一个人静一静吧。”凯撒几乎是哭着跟他说话。

  “你为什么不回你的房间去?”阿斯亚怼他,“无颜以对你那一屋子的光荣历史?”

  “我发誓,这是我人生第一次想用意/大/利面打你。”凯撒在看到阿斯亚有点不悦的脸色时坐了起来,“不不不,我是说我想请你吃意/大/利面。”

  “路德维希说什么了?”阿斯亚问他。

  临走前,王耀依旧是笑吟吟地对着路德维希说:“我可还没听说过抑郁症有遗传的呢。”

  “工/口老……瓦尔加斯老师,”路德维希突然喊住转身就走的凯撒,“你在害怕吗?不会怎么样的。”

  凯撒冲进卧室,拉起窗帘,打开纱窗,他望着从远方那一抹红色逐渐蔓延成淡黄色的天空,咀嚼起了医生二人之间的对话,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

  他打开了紧锁的第二个抽屉,从里面抽出一本书。他深情地凝望着那本书,他的眼睛越发明亮起来,他握紧了拳头。

  “我决定了,我要活下去。”

ps故事到这里就把伏笔给交代完了。

评论
热度(3)
< >
露中不可逆/画画什么的我做不到!/微博@老朽今年三十八【注意!我发布的所有属于我本人的东西,都有它受到保护的权益,未经允许不能做出任何举动(包括转载、二次创作等)!严禁挂文!未经我的允许请不要擅自墙我的文和我的脑洞,以及我本人。】
< >
© 老朽今年三十八 | Powered by LOFTER